极恶非道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MHA/轰爆】舍不得儿子套不着狼

*万圣节paro
*吸血鬼和狼人,历史钦点相爱相杀
*瞎写的

一座位于荒山野岭的古堡深院里,安德瓦伯爵又在破晓时分定时吼一嗓子:“焦冻啊啊啊啊啊!你这个熊孩子又跑去哪野了?!还有五分钟不到就天亮了,到时候太阳出来了,你想被烤成水蒸汽吗?”

这时后院的大门被不客气地踢开,由于年久失修,早已锈迹斑斑的铁门发出沉重的吱呀声响惊起一屋子蝙蝠乌鸦。一个年轻苍白的美少年从黑暗中渐渐现出身形。

“都说我门禁之前能回来,吵死了。”轰焦冻风尘仆仆地赶回了家,身上好像扛着什么东西。

听到刚刚还在挂心的孩子说了话,安德瓦便想上前教训自家爱放飞的臭小子。却没想到借着烛光,他突然看清了对方肩膀上扛着的好像一只…“慢着,你背了一只什么回来?”

伯爵Jr.轰焦冻拍了拍趴在自己肩上那家伙的屁股,“?狗…狗崽?”

安德瓦:“我怎么看他的毛色不像是狗哇?”

“就是狗吧,你没看见他长了兽耳吗?”

“唔唔唔…!(翻译: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哎呦,还挺凶的。普通狗没这么尖的耳朵和这么狠的眼神吧?”

“老爸上年纪眼花了吧?他难道就不能是只德牧吗?你看他这不是还摇尾巴吗?”

“唔唔唔唔唔…!(你还哈士奇呢!老子是你狼大爷!你们这帮臭蝙蝠!)”

“不过你在哪捡到这只小…奶狗的?还有,干嘛把他的嘴还缠住了?”

“咱家山脚下捡到的。我看今晚月亮很圆适合出门狩猎,没想到回来就看到路边倒了一只毛茸茸的小家伙。不绑着他的话,会咬人的。”焦冻说完,就伸开他印着一排牙印的左手。

“等等你说月圆?”

“对啊,我看他走都不能走,浑身发烫,喘息不停,还喷着热气哼哼,一看就很虚弱的样子。大概是受伤或者肚子饿了吧?”

“所以你把他带回来了?”

“嗯,我要养。只打算跟你招呼一声,不是要你同意。”反正安德瓦同不同意,这人都铁定要养。

“不是啊,焦冻乖乖,你要听爸比的话,这玩意儿咱们不能——”砰地一声,对方把房门关上,将安德瓦那个“养”字堵在门外。


“唔唔唔唔唔!(本来我要守在你回家路上夜袭你的!失算了!)”

“哦,是吗?”

“唔唔唔!(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放心,你都亲自来了。我怎么可能立刻动手。”

“唔唔?(等等?)唔唔唔唔唔?!(你这家伙该不会?一开始就?)”

“放心,爆豪,我马上让你夜袭成功。”年轻的吸血鬼将怀里人轻轻放在床上,随后起身解开自己的披风。“那么开始吧,狼人先生?”

狼少年看着面前笑得阴阳怪气的半边脸少年,他只觉得浑身泛凉,耳朵和尾巴都惊到战栗起来。

“唔唔唔唔唔!(你给我等着!混蛋!)”


第二天入夜之后,被榨得脸色更加惨白的焦冻少年慢腾腾地从床上爬了起来,用带着起床气的幽怨小眼神看着床上被喂到红光满面的小狼:“再有下次,还是别月圆的时候来找我,否则我晚上起不来,又要被臭老头念叨了。”

“可恶,下次一定不会再便宜你了!”

“好了好了,这次你夜袭已经成功让我累到半死不活。”轰透过镜子看了看自己后背布满各种抓痕咬痕,“下次月圆,我是要交待在你身上了。”

说完吸血鬼少年轻轻咬了一下爆豪的狼耳朵,“等我回来给你带好吃的,你想吃点什么?”

“你!”

“没问题,白天见。”

  103
评论
热度(103)

© 极恶非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