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非道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MHA/胜茶】Near or Far

*Crazy For You后续之一

*半夜修仙速写而成_(:з」∠)_……脑洞再不写就要爆炸,管不了那么多
*继续给基友还稿债 @EcsRin 

 

丽日御茶子再一次经过商店化妆品区的指甲护理专区,琳琅满目的色号看得人真是眼花缭乱啊。特别这一支粉橙色的指甲油,感觉涂上一定会非常可爱。丽日想着想着就不知不觉把手伸向那瓶指甲油所在的位置。


“喂,挡路了。”熟悉的声音忽然从背后响了起来,这让丽日吓了一跳,她立刻从化妆架猛地抬起头。身后竟真的站了个意想不到的家伙。“瞪什么瞪,想死吗?”爆豪没好气地把脸歪到一边,漫不经心地来回扫着货架上的指甲油。

 

“爆豪君……这里是化妆品区哦?”丽日试探性开口。

“废话!” 

“正确来说,这是女性化妆品专区哦!”丽日不死心进一步暗示对方。 

“啊?所以呢?”

“所以……所以你竟然有这种爱好!?一点都看不出来!”丽日以手掩饰住自己的惊呼。

 

“蛤!?你是活腻了想让我加速送你上路吗?!”爆豪刚想提起丽日教训她一顿,手挥到一半看到对面的丸子出于本能,紧张地闭眼躲避。


不知为何爆豪又想起之前体育祭的那场比试,最后在自己眼前晕倒的这颗丸子,一贯活泼倔强的脸和那时写满不甘的表情重叠在一起。“切!”挥出的手掌由抓变成了捏住对方鼻子的两根手指。


“痛痛!我开个玩笑都不行吗?”丽日双眼瞬间疼到飙泪,她小心翼翼揉着自己本就不太挺拔的圆鼻头,“真是小气!想打架就来啊!”


爆豪却意外没火大,他只是把手向前一伸,“呐!”略带别扭又没好气地说道:“你姑且也算个女人……帮我看看,这个颜色哪里有卖。”

“喂,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在你面前的可是货真价实的JK,是少女好吗?‘姑且’是怎么回事!”

“噗…JK……”爆豪不置可否地摇了摇头。


“笑什么!本来就是!”丽日同样不客气地将东西一把拽过来拿到眼前看。是一瓶指甲油,正确来说是一瓶盖子被摔碎的指甲油。“我就说你果然有这种爱好!你都这样了,竟然还不敢承认!”

“我才不管你是不是女生,信不信我直接当众把你宰了啊!!!”


“那这个是……?”丽日本想说是女生的?但是她想了想爆豪身边除了切岛就是濑吕……除此之外就是上鸣啊小久啦,并没有什么女生吧?再说,敢在他周围转悠的女孩,应该还没出生吧?

“我家老太婆的……”爆豪烦躁地抓了抓头发,“我在家打游戏,一激动不小心撞翻了她放在茶几上的这玩意。”真是的,也不想想是谁总乱放东西,到时候意外出现,反倒总会找个人替她背锅。


“阿姨原来喜欢涂这么少女的颜色呀!”丽日仔细端详这个掺着银粉的糖果色瓶子。真好看,不过牌子告诉她,不是便宜货。

“她和你一样,都爱自诩少女。你们女人怎么总是这么自恋。”

“爆豪君,你刚刚一瞬间得罪了全世界的女人,你已经成为女性公敌!女孩子都希望自己永远年轻,像少女那样好看啊!你必须立刻向所有女性道歉。”


“啥?!喂喂……丸子脸你生气了?”爆豪盯着眼前的少女眨了眨眼,皱起眉头说了句:“好吧,刚刚的话我收回去。”只是他一说完自己都愣住了,自己方才是在向那个死丫头低头服软吗?丽日这家伙还真让人不得不谨慎提防,和废久走得进的家伙,果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好吧,看在你勉强认错的态度上,我告诉你……阿姨用的这个牌子这里没有卖的。是要去那种高级商场才行。”

“没事,她知道我那点零用钱一买高档货直接破产,所以只让我照着这个样子给她买个颜色相似的就行。我看她就是故意刁难我,好报破坏她指甲油的仇……哼!”


“嘻嘻…嘿嘿嘿。”丽日忍不住笑出声。

“恶心死了,别笑了!”爆豪感觉自己被丽日笑得更加毛躁。

“你跟阿姨的关系真好,比起母子…感觉更像姐弟或者朋友?”

“啊?省省吧!像她这样的老太婆,和一般人家的老妈都没差别的。”


“不是哦……我就很久没和父母相处了。啊…别误会,我不是本地人,老家离得远,为了上学才来租房住而已。因为东京周边房价太高,家里只能供应一个人的开销。”

“我有什么可误会的,那是你自己的事情吧?你自己处理好就行了。”


丽日也不知道为何会对爆豪提起自己的家事,也没想过对方会这样回答自己,她禁不住嘟起嘴:“你这家伙,真的很难讨女生喜欢……”

“蛤?我用不着!女人什么的,烦得要死!”爆豪听丽日这么回复自己,莫名其妙就心生怒火。他正想暴吼“算了,你滚吧,我自己能搞定”的时候……衣服下摆被那丫头轻轻地拽了拽。


“找到了!爆豪君,你看这个颜色可不可以?”


又是似曾相识的景象,午后晒得人脸颊发烫的阳光透过橱窗洒了进来,映在眼前的丫头身上。让她圆圆的脑袋仿佛罩了一层金色的,细小的,茸茸软毛。她笑得双眼弯成两条小豆荚,两粒圆润的豆子藏在缝隙里忽闪忽闪,泛着光亮……真是……越看越碍眼!特别两颊的红晕……也让自己感觉傻透了!爆豪胜己微不可察地挑了挑自己的眉头,他此时此刻为何会如此焦躁?实际上他明明有些喜欢吃青豆的。


“随便!这瓶就这瓶吧!快拿走交钱!”爆豪说完从裤子口袋随便掏出张纸币胡乱塞到丽日手里。


“为什么要我去交钱呀?明明是你要买……”丽日不明白自己又怎么惹到这个熊孩子了,他这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啊。


“我一个男人拿着这个去交钱像话吗?正好遇到你,要是个好女人的话,这个时候也应该长点眼色对吧?”爆豪又嫌烦一样摆手将她赶了赶。


“这家伙也太死要面子了吧?”丽日心里大喊,可除了“哈哈”干笑两声,她嘴上并没有表现出来,要是自己真想到什么就直接说的话,今天对方应该就买不成赔礼了,连商场这一排货架上的商品大概也很难幸存。毕竟好看的指甲油是无辜的嘛。


还没等丽日转身交钱,爆豪又突然叫住对方:“你就这样直接交钱?不买东西?”

“诶?我要买什么?”

“我以为你也是在挑这东西,所以才在货架前啰嗦了那么久。”

“也不是……喏,你看。”丽日把自己的手掌摊开在爆豪面前,她指了指自己手指肚上突出的小肉球,“因为个性的原因,我的手和常人长得不太一样……没有一般女孩子的手那么纤细好看,指头还鼓鼓的,如果涂上指甲油也一定不搭,会更蠢的。”


爆豪才瞥了一眼就没什么耐心地抬起头,继续催她走,“你是挺蠢的,少啰嗦,快交钱。”


“呵…早知道就不跟你说这么多,你这家伙果然就是漫画里常见的那种不招女生喜欢的家伙!”

“都说了我不稀罕!你找死吗?”


真是!爆豪这家伙,我才因为体育祭的事对他有所改观……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差劲!下次再在外面遇到他,就装作不认识好了!


“……顾客,顾客?”收银员看着眼前陷入自我世界的丽日有点尴尬,“您好,总共2600円,收您5000円整。”

“诶?不对!”听到对方报出金额,丽日才从情绪里清醒过来,“一瓶不是1300円?”

“对呀,总共两瓶。”收银员递给她已经收讫好的两个小盒子。

“我只要了一瓶呀!”丽日不解。

“拿着吧。”爆豪将另一个盒子接过来放到丽日手里,“就当你帮我的酬劳。”


“诶诶?你什么时候?”丽日拿着手里的小盒子一脸惊讶地看着爆豪,“就才一阵工夫不到……这个我不需要,你别破费了…都说我不适合。”


“所以我才说你挺蠢的啊。”爆豪拿走自己的那瓶直径越过丽日朝前走去。“什么适不适合,那不也是一双在努力独自生活的手吗?它们是你独一无二的个性吧?”

丽日看着爆豪逐渐远去的背影,她打开了手里的盒子——是自己起初在货架上想要偷偷试用的那瓶粉橙色指甲油。


“爆豪同学!谢谢你!”


栗色头发的少女站在爆豪身后不远的商店门口,正拼命用力挥手对他告别。而爆豪胜己却一直没有回头。此时此刻,爆豪决不能让别人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尤其是身后那颗丸子,因为一旦被她看到,那就意味着自己有可能真会输给对方。对于这件事,爆豪胜己丝毫不敢轻敌。


=====之后可能继续=====

  90 1
评论(1)
热度(90)

© 极恶非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