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非道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MHA/爆豪中心】I-m-possible

【MHA/爆豪中心】I-m-possible

by若愚


*之前一直想写各cp生病/受伤后的相处模式。

*思路来了挡也挡不住,作为补偿掉落给wb同好@最酷的仔。

*因为写来送人,所以尽量篇幅长一些,努力避免流水账_(:з」∠)_.......


关于感冒~轰爆的场合~


爆豪这两天感冒了。

爆豪:“我好像感冒了。”

轰:“你多喝水。”

爆豪:“我感冒了!”

轰:“是不是该…多喝水?”

爆豪:“我这是感冒!”

轰:“所以才要多喝水啊。”

爆豪:“……走开!”


不知过了多久,挺尸在床晕到不知今夕何夕的爆豪,渐渐发现自己的体温降了下来。他抬起沉重的眼皮,睡眼惺忪地辩识了会周围的环境,现在应该是拂晓时分,四周隐隐约约能感受到清晨特有的模糊气息。爆豪在昏迷中发觉自己额头似乎一直敷着冰块。他微微侧头,发现轰伏在他的床边,貌似睡着了,而轰的右手一直盖在爆豪的额头上。似乎是强行让自己源源不断输送个性,并将其小心翼翼控制在不会冻伤爆豪的范围内。爆豪接着便发现轰的身体右侧已然结了一层薄冰。


爆豪把自己的外套胡乱披在轰的背上,看着对方嘴唇泛着不自然的白。意外很小声地哼了一句:“……真是笨蛋啊,半边脸。”


之后轰也不能幸免地被传染上感冒。某个爆炸头毫不客气地咣当一声推开轰的房门,双手插肩嘲笑道:“哼哼~你看看,号称全班最强的家伙怎么这个样子呢~最受女生欢迎是吗?怎么连个照顾你的女人都没有啊?”


轰呼哧呼哧喘着气,脸红扑扑地看着面前这个炸毛鬼,淡淡说了句:“不是你来了吗?”


“我可是特意来看你笑话的!”说是这么说,“含着!”爆豪还是呯一下把体温计戳进轰的嘴里,轰差点被噎死。啪一下把退烧贴糊在对方额头,轰差点被砸晕。“躺好!”接着爆豪不由分说打开自己带来的速食袋准备给轰煮粥,人还没走,自己的衣角就被轰拉住了。


爆豪一阵心慌意乱,人生病了果然会变得爱依赖人,又想撒娇吗?我这个时候是不是要安静一点守在他的身边?


只是快心猿意马的人这时听到床上躺着的家伙瓮声瓮气地吱了一声:“荞麦面的汤汁……要先冰一冰。”


爆豪:“给•我•滚!”


轰迷迷糊糊地想,这好像是在我房间吧?


第二天早晨砂藤烤好蛋糕打算慰问病号。他走到轰的房门前敲了敲。“听到了,听到了!小声点!”没想到门推开后,是爆豪顶着一张起床气十足的脸来迎接他。面前冒着黑眼圈的家伙搔搔睡到爆炸的头对他小声不满道:“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厚嘴巴?!你到底要敲几次!”


砂藤整个人摸不着头地:“诶诶!?我摁错电梯层了?”他又往旁边看了看,那边是自己的房间没错啊。“这是轰的寝室对吧?”


“还用说吗?那家伙太乏了还在睡,你这蛋糕是烤给他的吧?我先替他拿进去,谢了。”


“啊,是……”砂藤还没发话爆豪就把门关了,“你们睡一起了吗?”这话直接被堵在他的胸口。



关于受伤~出胜的场合~


爆豪期末考试结束后严重脱水,体力透支不说,他还一直昏迷低烧。其实他这人身体倍棒吃嘛嘛香,但对手毕竟是最强英雄All Might,所以爆豪久违地感受到什么是惨不忍睹。尽管他和废久那个混账已经通过了考试,但是实力上的悬殊依旧让他的内心不平则鸣。


爆豪躺在床上昏昏沉沉,要睡不睡头很重。就在这时保健室的门被人轻轻推开,是废久那混蛋悄悄探了个头进来:“小胜睡了吗?”

爆豪:“……”

绿谷:“有没有哪里痛?吃过营养剂了吗?量过体温了没有?想不想吐?还发烧吗?”

爆豪:“废久……你…能不能给我闭嘴!”


绿谷捂住嘴,又忍不住偷偷瞧了瞧眉头紧皱满脸是汗的爆豪。“那个…小胜…出汗之后是要换衣服的,要不然身体会很难受。你是不是使不出力气?需要我帮你换吗?你一贯要强好胜,肯定不会请别人帮忙的,所以我即便知道自己会被小胜厌恶……但是这种时候,还是允许我帮你脱吧。”


爆豪目瞪口呆看着自说自话开始脱他衣服的废久,“停…停一停!你、你别碰我!”


因为太激动,爆豪的面容透着不自然的红,声音显得气息不足,甚至有点走音。衣服又被对方敞开整个人要露不露的样子……此情此景令绿谷出久也不自觉地吞咽了一口唾沫。


“你、你刚刚……在打什么歪主意?”

“诶?没有没有!我在想小胜你现在饿不饿?要不要我下面给你吃?我其实技艺挺好的。”

爆豪:“去•死•吧!”

BOOM!


一手拎着换洗衣服,一手提着装有泡面塑料袋的绿谷出久被对方无情地丢出门外。


总之经过上次被小胜莫名其妙强行请出门导致两人又双叒一次不欢而散,之后再加上合宿事件,神野一战等各种风波……绿谷出久感觉自己和小胜的关系怕不是要降到冰点,他其实早就不想继续这个样子下去。直到那次两人深夜打了一架,把很多话都敞开说明了之后,还没进一步表示什么,二人又因为斗殴双双被学校关了禁闭。


而爆豪本来也不打算将废久的战斗利弊分析给对方听的,废久那家伙的死活他一点不care哼!只是想到绿谷的手可能今后越来越难以使用……和他打的那一场到了最后才临时手脚并用,招式全乱了,感觉乱七八糟的……实在是让爆豪心里窝火。更窝火的是他在那晚还特意跟废久强调,以后不许对方再在今后任意一场战斗中失败。这好像说的是自己希望废久那混账能成为最强,希望他超越自己似的!开什么玩笑!“我才是最强那个!”爆豪的内心此刻无声咆哮着。尽管他后来又特意向废久重申一遍就算废久拥有最强的个性又如何,终有一天老子要凭借自己的个性完全压倒对方!


倒垃圾回来的路上爆豪遇到了在宿舍楼下徘徊的绿谷阿姨。本着一码归一码的原则,他还是尽量友好地同长辈打了声招呼,并告知了对方目前他和废久在关禁闭,那家伙无法出来见她。不知为何爆豪将他们被关禁闭的真相也告诉了绿谷阿姨。可能是怕阿姨担心吧,也可能是为了一些别的什么。


“对,没错!是我先起的头打了他,我明知那家伙并不能很好驾驭那份个性,我还是要他强行和我打。我就是气不过,你可以打我替废久出气,我认!”


“小胜啊…谢谢你跟我说了这些。”意料中的巴掌没有落到自己脸上。是的,废久和他妈一样不是暴力主义。和自己本质不同。而自己大概也是知道阿姨的性格吧,才会无所谓地全盘托出自己揍了她的宝贝儿子。现在想想自己还真是无所顾忌,为所欲为啊。有够狡猾的…哈哈……


然而让爆豪没想到的是,取而代之的也不是对方的痛骂,竟然是绿谷阿姨温暖的双手覆盖在了他强忍着情绪的脸颊上。


“果然你很难受,很后悔啊……小胜真是个好孩子。”说到一半,阿姨将包裹拿给爆豪,“这个是我给出久那孩子送来的换洗衣服,能不能帮我拿给他?别看出久平时总爱碎碎念,对每个人都强迫症似的观察入微。其实这孩子在生活上还是很粗线条,不会好好照顾自己,远没有小胜你能注意他人细微的感情变化呀……”


“我才懒得知道!”爆豪有些焦躁地挥开阿姨的手,却还是乖乖听话将衣物接了过来。


“小胜啊,出久就拜托给你了。你们相处的时间最久,彼此都很了解对方……”绿谷的母亲说到这里擦了一下眼角,“我希望你务必能帮我看着那个孩子,要他尽量不要勉强自己……你也是!我希望你们都要做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不要过度逞能去解决大人的问题啊!”


爆豪一改以往的逆反心理,他什么都没说的目送阿姨离开。转而他将包裹往身后一丢,斜背在身上,弯着腰,两手插兜拖拖拉拉地走向宿舍楼。


“死了吗?臭久!?”爆豪由于答应了阿姨要给废久送东西,因而不情不愿踹开了对方的房门。


废久那个混蛋竟然不在屋里!


“啧!死哪去了?”爆豪来回找了一圈,终于发现那个蓬松绿毛球躺在大厅角落的沙发里。貌似是睡过去了。茶几上还有一本摊开的本子,正是去年被自己扔到池塘里的『废久笔记』。他给废久的宝贝——『面向未来的英雄分析』笔记特别起的名字。


其实事后他也不是没有后悔过的……爆豪这种后悔感包含了多重意思,比如他从没正眼瞧过笔记里记载的内容。对于之后入读雄英高校的他们来说,这本笔记没想到竟会变得如此有用。


所以趁对方熟睡的时候,爆豪给自己做了一万份心理建设——毕竟之前这本笔记被自己扔进水里,现在不妨让他检查一下本子的损毁程度吧!要是损坏严重的话,大不了就买一打赔给这货。


于是他略带忐忑又别扭地拿起对方的笔记,悄悄地快速浏览,尽量记住其中有用的部分。直至他翻到自己的那页,前面几行和之前废久所记载的几位英雄一样,是对自己的战斗和性格分析,紧接着他便看到了废久的个人点评:“小胜如果不学会调整心态,收敛脾气,是很容易在战斗中出岔子的,这是作为一个职业英雄来说最大的弱点。”


老子不用你来教!爆豪握紧的拳头差点落到睡得一脸呆蠢的绿谷头上。不过一想到那几行调整心态,他又愤愤将拳头松开,转而把本子焦躁地乱翻了几页。


然后爆豪就看到了其中一页上写着:『我是不是应该正视自己的真心了?』『小胜是我的憧憬啊!太远了,似乎永远触摸不到……』『很想保护他,守护他的背后……却又想追上他…和他并肩而行。』


“很…很有废久这混账……碎碎念的风格啊!”


笔记本从手里不自然地滑落,爆豪觉得自己呼吸变得慌乱。他不断颤抖着,气息不均,拼命倒吸着空气,仿佛下一刻就会过度呼吸了般。


这时沙发上躺着的家伙突然张开口:“想要…卡…”


爆豪蓦地站了起来。他紧张不已闭紧双眼,双手握拳到全身发抖。闭嘴!闭嘴!闭嘴!


求求你闭嘴吧!

“想要…卡…カツ...猪排饭,真好吃……”


“诶!?!?!?”爆豪猛地睁开眼睛,只见沙发上躺着的人翻了个身,砸吧砸吧嘴继续睡。


竟!然!是!说!梦!话!カツ丼和かつき吗?呵…绿谷出久这废柴混蛋竟然做梦都不忘耍弄自己!!!


“你特么还要睡到什么时候!赶紧起来把衣服拿走!”


“对,对不起!!!”从梦中惊醒的绿谷被爆豪一记包裹砸在肚子上差点喷血,他条件反射地弹起来之后,就看到对方气鼓鼓地调头就走。


出久OS:“我又哪里惹到他啦?这不是降到冰点的问题了吧…是绝对零度了吗?是吗?唉……”


关于食物中毒~爆豪派阀们的场合~


切岛也不是没有机会幸免遇难的,此刻他躺在沙发上痛苦地抽搐思考。也就在爆豪让他试试鸭肉汤味道如何的时候,看着对方那略略害羞又期待的模样,别扭着递过来的汤匙……让切岛一时间把持不住,猛喝了一勺立刻脱口而出:“我还要爆豪喂我!”


接着被对方炸锅般的怒吼穿过鼓膜,“吃!吃!吃!喂你吃!你最好有命让我喂!”爆豪将半锅老汤强行灌倒切岛喉咙里,切岛卒。


爆豪此时此刻仅仅以为是他一怒之下导致自己投喂的方法稍稍出格了点,因而不幸将这只狗啃头傻缺噎到,致使对方阵亡了而已。


却没想到是爆豪做的这锅鸭汤的用料已经过了保质期。仅仅因为看那帮傻瓜饿得嗷嗷,爆豪就随便从冰箱里翻找了一下,继而随便从冷藏柜里摸出一只也不知放了多久的鸭子,打算随便做一锅鸭汤配白饭堵住这群傻瓜的嘴,让他们再也瞎叫乱嚎不能。


然后这帮狼吞虎咽的傻瓜真的没让爆豪失望,吃完不久直接齐齐放倒在他的面前。如愿不能再瞎叫乱嚎。


切岛在郁闷的时候,爆豪也在一旁抑郁。“我什么时候做饭差到能直接要了人命?”作为一贯争强好胜,凡事都要当第一的强迫症患者,爆豪胜己此刻有些怀疑人生。难道自己跟自家老太婆学了假厨艺吗?然后他分别仔细看了看挺尸三人组的症状,觉得不像那么回事。


出于自责(当然他没好意思认),爆豪肩负起照顾横尸在自己房间里三个蠢货的任务。


出于赚到了的念头(当然他们没敢认),爆豪口中的三个蠢货切岛、濑吕、上鸣计划通得逞,心安理得躺在爆豪宽大的床上、沙发上,颐指气使地指挥爆豪忙前忙后。


濑吕:“爆豪,我想喝冰镇可乐。”

爆豪:“你不会自己下去拿!”

濑吕:“你……明知道…我现在行动困难…你竟然能如此狠心!”

爆豪:“好了好了,我去拿!我去拿!”


上鸣:“爆…爆豪。”

爆豪:“又怎么了!”

上鸣:“我想……吃薯片。”

爆豪:“不行!躺在床上不能吃,会掉的到处都是!”

上鸣:“可是…我的头好晕,肚子好痛……”

爆豪:“没体力去拿是吧?!行了,还是要我去给你拿!给!你!们!拿!这帮混账给我等着,病好之后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爆豪走后,上鸣濑吕一脸得逞地对切岛比了个赞。这两人还真会消遣人。其实除了奶制品和豆制品,其他食物过期一两天不至于把人放倒……所以濑吕和上鸣明知道鸭子可能过期了一两天,还是心甘情愿吃了下去,就是为了能随意差使爆豪吗?他们对他也是拼了啊……当然这并非意味着抛开豆奶制品,其他食物过期再食用没问题,只是这些家伙特别喜欢欺负爆豪罢了,大概喜欢到不惜赌上自己的命。不过此时此刻切岛自己也躺在这里,间接做了帮凶……也没什么资格责怪他俩了。


切岛想到这里一个轱辘翻起身来,因为起床太猛,大脑充血搞得自己头晕眼花。


“喂,还好吧?”濑吕他们有点担心。

“没事……我去个洗手间。”切岛说着摇摇晃晃推门出去。

“用不用提醒他…爆豪房间里就有厕所啊?”上鸣小声嘀咕着,切岛那家伙病糊涂了吗?


濑吕上鸣可能由于轻度食物中毒强行赖在爆豪的床上,而切岛则是因为过敏。因为没有事先告知爆豪,又加上不忍拒绝对方主动喂过来的勺子……“我好像对鸭子过敏。”这话硬是哽在之后被爆豪强灌的鸭汤里。


唉……no do no die,切岛挠着头打算去厨房寻觅爆豪,还是把话说开了吧。看着对方忙前忙后也挺可怜的。电梯门打开的时候,他恰巧遇到正准备往里进的爆豪。


“哦,爆豪!你回来了。”

“病号就好好躺着休息,你出来瞎逛什么啊?!”爆豪没好气地把手里的东西丢到切岛身上,接着把人推回电梯里面。


“爆、爆豪,抱歉!刚才我们捉弄了你,其实他们都好着呢。你不用……诶?过敏药?”切岛话到一半,这才注意到自己怀里被塞了什么东西。“你…你早就知道了?”


“就凭你们仨那点智商还想坑我?”爆豪把矿泉水也塞到切岛手里。“什么是过敏,什么是食物中毒,在保健课上我还是有好好学过的。”


“那你刚才……”


“当然是去门口拿黑眼圈丫头特意从校医那求的过敏药。我先说好,校医老太婆才不管你,自己的身体自己都不注意,瞎逞能喝什么汤,你想死吗?!”

“嗯。”

“还有这一袋是宝矿力,一会你分给屋里那俩笨蛋吧。尽管食物中毒的症状没那么明显,但还是补充点电解质,少吃垃圾食品为好。”

“嗯。”

“你除了‘嗯’,还会说点什么?!”爆豪不满地朝切岛抱怨。

“电梯到了,我们该走了。”切岛步履有点不稳,脚一晃靠在了爆豪身上。


“啧,好好看路!”爆豪不爽。

“抱歉,头还是有些晕。”切岛努力从爆豪肩头脱身。

“我说不给你靠了吗?”爆豪没有让对方从自己身边离开,他强行架住切岛往房间里拖。

“慢点、慢点……我感觉头更晕了。”切岛把头歪倒在爆豪的肩窝里一脸苦笑。


透过玻璃窗折射进来的阳光将房间里的地板烫出一个金色的梯形,一直延伸到了爆豪和切岛的脚边。而濑吕和上鸣的影子都映在梯形轮廓里,和爆豪他们的影子叠在了一起。



那个时候他们对爆豪伸出了手,几个人的身影融合在一起。不带丝毫偏见和等级观,纯粹而率真地靠近。勾肩搭背互相开着玩笑,也真心为对方加油。遇到危难更没有躲在谁的背后,而是站到了彼此的身边。

可能也就在那个时候,爆豪已经不知不觉把心也交付出去,同那帮白痴叠在了一起吧?


=====end=====


ps:还是解释一下,关于题目是一语双关的。合在一起是impossible,不可能。是爆豪心里对他们的否定……而单独拆开拼写就是 i'm possible…我是可能的。是少年们对爆豪那份执着的自我肯定。

总之作者是起题目废……用了一个很老生常谈的梗啦Orz。

  172 2
评论(2)
热度(172)

© 极恶非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