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非道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红海行动/咕咚】不是很懂你们狙击手

*闭眼乱写,瞎设定有。
*石头在我这里还活着。



1.
顾顺初来乍到,还不太了解临沂舰的环境,于是杨队长就把他交给李懂带着熟悉一下周围。哪知道这人刚来之时还好好卖着乖,一副小酷哥派头;没想到晚上就寝的时候便原形毕露——


“这就是你和罗星一起睡觉的床?”顾顺一到宿舍就不把自己当外人,他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行李随手丢在床上。


“我们这是上下铺,什么一起睡觉!?”李懂纠正他,“还有下铺是我的床。”


顾顺嚼了两下口香糖,“咱们的纪律不是规定作息一致吗?所以睡觉也是一起睡,对吧?反倒是你想哪去了!啧啧。”李懂被他顶得噎住,一时还不了嘴。顾顺继续我行我素,不当回事地踢掉军靴横在李懂床上,“我之前就睡在下铺,你让我爬上去我还不习惯。要不,你上去?”


李懂一听就不高兴了:“上面是罗星的床,他的东西都还在,我不能乱动。”

顾顺听到他的回话就一乐:“敢情我上去就可以乱动了?”


李懂:“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不知道上面把你分在我的屋,所以就没跟罗星商量。”


顾顺开始发毛:“上铺是罗星的你不让碰,下铺是你的,那我睡哪?打地铺?杨队长知道你这么对新人的吗?还是说……”顾顺突然直起身子,接着快速出手,一捏一拉就把李懂拽进自己怀里,然后他搂着人又重新滚回床上。“还是说你要我陪你睡觉?”


李懂:“!?!放、放开我!我,我打地铺!”

顾顺:“这怎么行?忘了跟你说,我这个人睡觉挺认床,之前的枕头搂着很好睡,反而忘记随身带过来……正好你不是在这吗?而且你不大不小,抱起来手感正好,以后就你了。”


李懂:“我要申请换房间!”

顾顺:“那我就去向上级反应你欺负新人小弟弟!”

李懂:“你,你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

顾顺:“多谢表扬~听起来暖暖的。”


2.
经过了一个来月的磨合,顾顺和李懂相处起来还是不咸不淡,不能说太要好,然而关系也没有差到哪里去。只是他们都察觉到了横亘在二人之间的不可逾越之壁。顾顺以为这或许是李懂心里还惦记着罗星……心里越是想,脸上越是难以隐藏。在一次练习结束后,顾顺终于酸了吧唧地微微一哂:“嗯枪法进步很快,毕竟…你是罗星看上的人。”


李懂听了后,心里也不是滋味,他之前也认为顾顺心里是有过罗星的,所以他讪讪道:“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和罗星……只是好朋友罢了。”


其余队友面面相觑,纷纷摸不着头脑:肿么我们嚼着他们之间的气氛有点微妙和尴尬哩?


而同一时间,远在异国他乡病房里住院的罗星,莫名其妙地接连打了两个喷嚏:“没想到中东的海风还有点凉哈~”


3.
最近队里的狙击手小顾和他的配手观察员小李气氛持续比秒了好几天,队友们很是捉急却找不到病症所在。因为你若是去问他俩到底发生了啥,他们还都一个个默契十足地说:“我俩没事,真的。大家不用担心。”


再这么纠结下去会直接影响到队里出任务的效率,于是快人快语的杨队实在看不过眼:“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搞的!明天还有任务在身,限你们一个晚上单独找个地方彼此说开了!我管你们要打要骂还是要分手的,总之赶紧迅速磨合好!彼此不要再闹小情绪!”说完他就把二人丢进仓库锁上门,不让任何人去理他俩。


第二天,顾顺从仓库里放出来后,提好裤子理好帽子,整个人春风得意马蹄疾,恨不得一朝看尽索马里回营继续滚。若说是如蒙大赦后的感激涕零,顾顺那精神百倍的样子一点不像之前犯过啥错误。


佟莉:“怎么?看你的表情是不是和小李合好了?”


顾顺语气轻快道:“姐,都说让你们甭操心。我和李懂就是互相打个枪,切磋两下就过的事,不至于让你们这样挂念着吧?”话一说完,他就瞧见李懂满脸哀怨,拖拖拉拉地从仓库里磨蹭出来:“嗨嗨,小李同志,佟姐担心我们呢。你快过来跟她解释两句,说咱俩啥事也没有!快活神似小两口儿!”


李懂:“闭嘴!”


佟莉:“这又是唱得哪一出?怎么看起来,关系似乎越来越差了?”


顾顺:“没事,没事!昨晚我和李懂磨合的时候,我的枪法太准太好,他一时间掌握不了,正吃不消,跟我闹呢。我回头好好哄他就成。”


4.

眼看着海特两个月一次的小队考核快来临了。


这边机枪组的石头屁颠屁颠地拱到佟莉身边,把手放在自己身上擦了擦,“还疼吗?给,吃颗糖就不疼了。”石头剥开纸将糖送到对方跟前,满眼期望地等待对方首肯。训练的时候他不小心伤到了自己的姑娘正懊悔不已。佟莉玩心一起,打了石头一下,笑着说:“疼吗?疼就对了,你自己留着吃吧!”


另一边,分别拿着瞄准镜和望远镜见证了这虐狗一幕的狙击组二人也有些按捺不住,于是狙击手顾顺率先发难,他不怀好意地对自己的配手说了句:“你也想吃糖?”


观察员李懂同志:“我哪都不疼。”

顾顺:“我说屁股……”

李懂:“你滚一边去。”

顾顺:“哥滚了谁给你糖吃?不过,你的意思是……你疼的时候想吃咯?”

李懂:“正准备考核呢,你能不能闭嘴!再说了,你哪来的糖?”


顾顺:“我当然有,口香糖要不要?”说完他张嘴就吹了一个泡。

因为狙击手的考核也让李懂有些紧张,说不定吃一块还真能放松一下心情。于是他心里一动:“你还有吗?”


只见顾顺咧嘴一笑,“巧了,就剩我口里这一块。”说着他啵了一下自家观察员的嘴巴,“你尝尝,橘子味的,是你的益达吧?喜不喜欢?”

李懂:“&©º∑%djiv§*#!!!是你的益达!你全家的益达!顾顺我再信你我就跟你混!”

“嘘!别闹,在考核呢!不要暴露自己。”顾顺说完就把李懂压在地上摸了摸,“再说了,你本来也要跟着我呀!”


5.
眼看着狙击测试在即,李懂正加紧跟着顾顺训练。他不仅仅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观察员,也要当一名值得顾顺托付后背的优秀狙击手。


只是最近一闲下来,顾顺这家伙就越发不正经。好好地在草地里伏击训练,就让他三言两语指挥到变了味。


“屁股摆正,翘起来。”边说着,这人就慢条斯理地把两只手摸到李懂屁股上,“以前这里可是专门搁我的枪,考试的时候哥就不能陪你了。”说完,顾顺还略带寂寞地拍了拍,“赶紧给哥考个第一,我真离不开这两瓣东西,要是过不了,以后我的枪上哪能找这么符合相性的托呢?”


接着这家伙竟顺着李懂的屁股往上摸,“肩膀放松,胸放平。”到了胸前的突起,顾顺感到有些躁热,作弄心萌生,手不由地捏了一把。


惹得李懂忍不住捂着嘴,防止自己喘[]息出声:“混蛋,你放开我!”

“严肃点,哥在指导你训练呢!要是夏天考核,蚊子透过衣服吸了你一口,那感觉比我这么弄你还要痒,”顾顺说着把自己嘴唇贴在李懂耳边:“到时候你怎么办?是说‘不要,放开我?’还是说‘另一边也吸吸’?”


李懂终于忍无可忍:“顾顺你这人要指导就好好指导,不想指导我一个人也可以!不劳你费心!”


顾顺装作惊怒:“你这个人真是不知好歹,你手里握着我的枪,就等于我的整个人被你拿捏住了,我还能往哪里跑?”只是装了一会他就绷不住,嬉皮笑脸道:“不过哥的枪好不好用啊?想必应该是你用过的最满意的一根吧?”


耐是好脾气的李懂也到了孰不可忍的地步,被这混小子惹毛之后,他蹭地从草丛里站起来:“你这破枪不要也罢!我回去了!”他把枪往背上一甩就大步流星离开了场地。


顾顺一看对方真被自己调戏怒了,也慌忙变了脸,巴巴追过去:“哎哎,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小李子,别走!李哥!我的好哥哥!我错了不成!我今后给你洗一个月的衣服行不行?”

  335 14
评论(14)
热度(335)

© 极恶非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