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非道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MHA/出胜】童话两则

*主要我不会起名儿
*憋说我lof咋不产出胜,我这就产
*其实是把之前在wb写的整理过来了,没想到吧



奶猫出久的童年白历史


曾经还是一只小奶猫的绿谷出久,说出了他人生中第一句名言:“咔酱!你,你要是再欺负人!我,我,我绿谷出久今天就,就要教训你!”


小霸王爆豪胜己不以为意嘲笑他:“蛤?你要把我怎么办?凭你?要怎么教训我啊?!”绿谷小朋友对于自己的小拳头很有自知之明,肯定是没有对方的小小拳头硬。于是他哆哆嗦嗦凑到爆豪前面,扳正对方的头,慌慌张张地对准爆豪小朋友的嘴巴,然后紧张得闭紧眼睛,认命般低头啃下去:“我,我就亲死你!”


我滴个老天爷啊!可把爆豪胜己那年仅五岁的纯洁天真的小心灵给吓坏了!他一开始以为这个小绿毛毬凑到他跟前是想糊他吗?他倒是要看看这个混账废久有没有那个胆子敢揍他。却没想到意料中的拳头没落下,意料外的口水却趁着自己当机的时候被迫吃了下去。这可把爆豪胜己恶心坏了!“呸!呸!呸!”连续干呕了好几下,这次轮到爆豪慌乱不已。


天啊,该不会要生小孩了吧!以前他记得自家老太婆告诉自己,乱亲小姑娘是会让她们有小宝宝的,于是爆豪一直对接近自己的小女孩很凶,比超凶猫还凶的那种。可没想到自己也会沦落到被别人乱亲一通的下场。还是被那个废久!该死的废久,你,你怎么敢!“你给我等着!我,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爆豪一边嗖嗖地跑路,一边不忘回头凶狠地向绿谷发出警告。

绿谷舔了舔嘴巴,颤颤巍巍地摆好防范的姿势,他哆嗦着双手握拳,义正言辞地喊道:“我,我等着!有本事……咔酱也亲,亲回来啊!”



小咩咩误入怪物谷

(我去,我真的不会起名字_(:з」∠)_)


绿谷出久是一只羊咩咩,有一天他误打误撞跌进凶残的怪物谷。因为他是一只食草小动物,所以很容易被什么虎狼野狗叼走。小聪明如他忽然灵机一动,在垃圾堆捡了个拆包装剩下的白色破塑料袋套在头上,假装自己是幽灵。他想自己要小心翼翼不被发现,强行洗脑自己是鬼,他们都看不到自己,然后趁机寻找到从这个怪物谷逃走的机会。


可是绿咩咩只会在山上蹦来蹦去,到了谷底就化身为路痴。傻fufu的他三拐两拐,一不小心碰到一只大他很多的狼少年。小羊羔“噫——!”地惊叫出声,慌忙把碰歪的塑料袋套稳,不断碎碎念着:“我是鬼我是鬼!我不好次我不好次!你大狼有大量,大发慈悲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狼少年是一只脾气暴躁的大尾巴狼,平时屁大点事都会易燃易爆。他本来单纯想觅个食,怎么恰巧碰上这么只倒霉催的让他胃口大倒:“滚开!蠢羊!你这么弱一看就难吃到吐!”他一脚踹开蒙头蜷缩的小羊,横了吧唧就要走。


绿谷羊前脚在安心:“诶?得救了!?”后脚突然想到:“等等!他发现我是羊还不吃我!?”于是小羊忽然智商上线,抱着赴死的决心走到狼少年的面前:“大葛格,你既然不吃我,能不能带我走出这个鬼地方呀?”


狼少年毫不客气打断他的美梦:“不能!还有葛格什么的恶心死了,你把舌头捋直再说话!”


小羊一看求狼不成,他就只能亦步亦趋跟着对方。狼少年很火:“你憋跟着我!”小羊吓得一缩,看到大尾巴狼没想咬他,吼完便转身走开,他就又厚起脸皮悄咪咪跟着对方。因为在这个鬼怪横生的地方,小羊绿谷特别需要找一个强大的靠山。所以也不知是他误打误撞,还是歪打正着,竟真让他遇到了谷底老大。大尾巴狼在谷底当大哥很多年了。


但是羊崽崽的小算盘打得啵啵作响,却不知自己身为羊的那股子膻味根本瞒不住鼻子灵敏度no.1的大灰狼。所以暴脾气狼很快就发现这只跟屁羊,连吼带吓将他接二连三的驱赶。没想到每次都赶不走,烦久了,狼少年被迫默许那只破塑料袋跟着自己。


大灰狼巡山,绿咩咩就羊假狼威昂首阔步。大灰狼去找干净水源,绿咩咩就帮忙寻找嫩草生长的地方。大灰狼抓小兔子,绿咩咩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兔兔这么可爱,为什么要次兔兔QAQ?”


看到对方强行尬萌,狼少年那叫一个反胃啊……刚抓着的兔子便趁其松懈嗖一下就溜了溜了。到手的猎物没了,狼少年暴跳如雷:“滚犊子的!老子饿了就要吃!再拦我就宰了你来涮!”小羊羔惊惧:“你说过我不好次的!但既然你辣膜饿……我就只能舍身献出自己。”说着他把塑料袋一甩,心一横,露出皮毛下隐藏的肚皮,“来吧,官人~”


狼少年一个冷战,他决定以后捕猎彼此各找各的,坚决抵制对方接近自己!在他俩打情骂俏之时,一直伺机而动的秃鹫群神不知鬼不觉地接近了他们。秃鹫终于发现那个总套着塑料袋跟在爆豪狼身后的跟屁虫是个啥玩意。原来是谷底难得一见的小羊崽呀~这下可把他们乐坏了!又加上偷听到他们两只之后要分开觅食的宣言,秃鹫们顿时觉得犹如天助,立刻待机抓羊开荤。


盼啊盼啊,秃鹫们终于等到爆豪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甩开跟屁羊的时刻。只见他们在高空俯视着那只失去保护伞的白塑料袋,看他偷偷缩到树洞躲起来那一瞬间,二话不说,这群怪鸟一拥而上冲向树桩。


另一边,因为第一次不带累赘外出觅食,大尾巴狼心里莫名有些担心,步子也放缓了不少,他并有没走出多远。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自己离开的地方传来小累赘哭咧咧的哀嚎。心里暗骂了句“靠!”紧接着没犹豫,爆豪就快速跑了回去。


……


绿谷羊被一群秃鹫袭击,遍体鳞伤,只敢在破败的树桩里缩着求救。因为太没用,到了后半段他直接吓晕过去。等他迷迷糊糊醒过来后,发现呈现在自己眼前的是一片惨烈的地狱现场。难道我死了吗?小羊羔心里没恐惧多久,就被手臂的擦伤刺激到,提醒他自己还活着的事实。他颤颤巍巍爬了出来,发现秃鹫已经消失不见,地上到处都是血和鸟类的残骸……紧接着进入绿谷眼帘的就是狼少年残破的身体。


“啊!”小羊发出惊叫!眼泪唰一下簌簌滚落出来。他连滚带爬凑到大灰狼身边,因为一直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就只能“呐呐,老大你醒醒啊!我好害怕呜呜!”各种颠三倒四得嚎。


狼少年似乎被这只奶声奶气却声音洪亮的小喇叭震醒,他眼皮微微一动,刚一呼吸就喷出一口血:“谁是你老大…我是爆豪…胜己……”他嘴上努力说着话,手也努力从脖子上摸出一把钥匙,“拿去……树桩后有一个锁眼…打开……滚吧!”小羊哭得语无伦次:“不行,我要救你啊!小胜!”


狼少年心想我刚告诉你名字,你就给我蹬鼻子上脸套近乎,瞎起什么外号!只是现在已经没力气吼那只傻羊,他感觉自己的气息在渐渐消散。于是狼少年卯足最后一口气,不耐烦地喘着:“你不是……一直嚷嚷着要逃吗?这把钥匙只能打开一次通向外面的门…赶紧给大爷消失!看你就……”烦字还没说完,狼少年就闭上了眼睛。


小羊羔的哭声,在那天寂静的山谷里格外响亮。


……


也不知过了多久,狼少年慢慢睁开了眼睛,率先映入他眼前的是青翠欲滴的草原和倒映着蓝天白云的潺潺清流。“我这是到了天堂吧?毕竟舍己救羊,临死还不忘帮对方一把……”所以上帝老头被我感召,将我这种怪物也送到天堂吗?后半句完全变成了爆豪的腹诽,因为他似乎看到不远处有一个青年端着个热锅朝自己走过来。


这青年屁颠颠的形象,怎么看怎么都跟当年那只傻羊崽略像。一脸欠扁的样子。


“啊!小胜!你终于醒过来了!”


是那只蠢羊本羊了。狼少年被羊青年嗷一声熊抱在怀…在他被挤到缺氧那刻,心里仅剩的清明如此回复自己。



实际上我今天更新lof,是特地宣传一下自己的新wb:@CouldNine……【先前那个号突然就被冬眠,好多留言和消息无法回复,姑且发一下新的号大家去那里留言咨询吧_(:з」∠)_。】

  36 1
评论(1)
热度(36)

© 极恶非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