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恶非道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MHA/轰爆】琉璃

生命真是一条奇迹的河流。它有时候漫长寂寥;有时候又顷刻落入黄泉。轰焦冻以前总认为即便是某些弥足珍贵的事物,随着这漆黑又压抑的河水缓慢流逝,纵使作为细微惊喜发出过光芒,也会不可避免转瞬消失,被时间静静吞噬。妈妈也好,安德瓦也好……生来就拥有的一切的身世如同命运的讥讽。焦冻感觉自己时而轻飘飘的,时而顺势沉沦,仿若在暗流里不断下坠……他不知道这种感觉作何解释,不想睁开眼睛,呼吸也困难起来。绿谷说明明就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他却无法守护重要之人。觉得自己特别没用,就像被抽出了灵魂。


是这样吗?原来是这样啊!


果真令人悲哀啊,轰焦冻……就差一点,自己却错过了,一直就在身边的人,自己却看不懂。左脸的伤疤似乎隐隐作痛,明明过去了这么多年。


可即便是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时光却像动人的风笛声飘散在山谷里。当他回首过去,感受到的只是弥漫着哀愁呼啸而过的风。


……


“半边脸你还要睡到几点?不是要去补习班吗?”朦朦胧胧的,置身河底的轰似乎听到了那个耳熟的吼声。


天地变换,眼皮沉重,轰焦冻被人强行从床上拽了起来,双眼惺忪一时间难以聚焦。好像有人像只炸了毛的猫一边跺脚,一边火急火燎往自己身上丢衣服。


“……爆、爆豪!?”


“哈你愣个屁!?快迟到了!每天你不都是很准时来叫我起床上课的吗?今天怎么回事!害我也跟着睡过头!”


“真的是你?我……哦…原来是梦……”


“什么梦不梦,清醒一点!这里是现实社会的早晨七点半!要不要确认一下,你咬咬胳膊啊?”


“哦…”轰听完爆豪的话,顺势就一把将人拽过来照着胳膊咬了一口。


“疼!你发什么疯!”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被袭击了,爆豪捂着自己的胳膊一蹦三米远。


“你不是说让我咬一下胳膊确认是梦境还是现实吗?”


“我是让你咬你自己的好吗?!”爆豪心疼地摸着自己的小胳膊,“该死,不会被咬出牙印了吧?”


轰焦冻慢条斯理打着领带走到爆豪面前,“正好给你做个标记。以前小时候,妈妈就跟我说过,把自己重要的宝物都做上记号,之后就不容易丢了。”


接着他一脸坦然逼近爆豪,看着对方的表情一时间风云变幻,冷汗直流,轰焦冻顿觉自己的心情莫名其妙好转起来,甚至一扫梦里的阴霾。他把自己咬过的那只胳膊拎起来,对着他的牙印处舔了舔。“好了,消毒完毕。这样以后无论是你突然消失不见,还是我忘记了你……我都会根据印迹把你找回来的。”


“管他会不会又被记过,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半边脸混蛋!”


“相泽老师说了,宿舍禁止乱用个性。”轰说完舔了舔嘴巴,“你出汗了吗?刚刚就想说,你尝起来还挺甜的。”


“我管他的!去死吧!”


爆炸带起的夏季晨风扑在脸上,让人瞬间清醒。轰焦冻突然想起来,自己那为数不多值得缅怀的童年时光里,曾经有过和妈妈一起去河边玩水的记忆。印象中那条又宽又漫长的河流里,散落着无数大大小小晶莹剔透的琉璃石。即便是没入水中,沉到水底,被流水反复冲刷,也无法掩去它的光辉。假以时日它依旧会随着暗涌浪潮,再次被冲积到河岸边,等着人们发现它之后的喜悦瞬间。

  24
评论
热度(24)

© 极恶非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