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及岩】同居三十题

【及岩】同居三十题

by若愚


1.相拥入眠

“小岩,再往里挤一挤,我要掉下去啦!”

“不要靠近我,变态川!回你自己家睡!”

“好过分!小岩你竟然对着我这个新鲜出炉热腾腾的十八岁爽朗帅哥说‘变态’?!要不是叔叔阿姨回乡探亲我怕你寂寞,我才不会过来陪你……为了惩罚你伤害帅哥的心,我现在就变态给你看!”

 

2.一同外出购物

“今晚吃炖菜好不好……喂!不要只顾着拿牛奶面包,偶尔也注意均衡均衡营养啊!”

“为了照顾小岩的口味,我也拿了炸豆腐便当喔〜”

“不是说今晚吃炖菜吗!?你对我的料理有什么不满吗?"

其实我不敢说上次吃了你做的沙拉,我差点出不来厕所啊!及川一边抱着食物火速奔向收银台,一边内心默默流泪发誓今后杜绝对方想要做料理的一切念头。

 

3.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我要关灯了,晚安喔!”

“等等……先别关灯!”

“你该不会害怕吧,胆小川?”

“谁、谁会害怕啊!小岩你不觉得今晚有点冷吗?我可不可以钻进你的被窝呀?我、我怎么感觉凉嗖嗖的。”

“啊难道是贞子趁我们不注意,刚刚从电视机爬进你的床里?!”

“哇啊啊啊啊!!!不要吓我!”

被及川整个人扑倒在地时岩泉心想,“这家伙一旦害怕起来,智商怎么不争气得可爱呢!”

 

4.卧躺在对方的膝盖上

“左耳朵也掏完了,你还不快从我腿上爬起来!”

“我一直有个梦想,就是贤惠的岩泉抚子能把他珍贵的膝枕,让我这个可怜又罪过的人多占有一会儿。”

“你那是什么少女漫画表情啊,再不起来的话,小心我用挖耳勺戳穿你的脑壳。”

 

5.做饭

厨房里煮的咖喱正在滋滋冒着热气,而此时却没有人在意它下一刻是否会漫溢出来。岩泉这一刻靠在冰箱门前,一只手半强迫地捂住自己的嘴,另一只手紧紧按住跪下身正舔弄自己的及川。他的内裤被褪掉,下面只隔着薄薄一层围裙被对方的舌头玩弄,形状已经湿润得从布料中透了出来。

 

6.大扫除

“小岩——!救命!壁橱里竟然有小强啊啊啊!!!”

岩泉看了看一个蹦跳上写字台的及川,然后淡定地拿起一本正待捆送回收的《排球月刊》,“啪叽!”毫不犹豫秒杀已变成一滩马赛克的小强。

“小岩岩你果然是我的英雄……我可不可以先在这里安抚一下我受伤的小心脏,一会再清理壁橱?”

“不可以!”岩泉扯下头巾拍在及川头上。

 

7.浏览对方过去的照片

“噗哈哈哈!小岩岩你好可爱呀!”及川笑着指了指相册中他们念幼稚园的演出照片。及川还记得他们班那次出的节目是《白雪公主》,本来是班里最可爱的女孩子出演公主一角,因为排练的时候她不小心扭伤了脚,角色误打误撞换成岩泉担当。

不过并非意外选择小岩反串女主角,而是王子主役的及川无意中得知话剧结尾的一幕王子要把公主吻醒,就是要和对方亲亲。其实“亲亲”这个词在只有五岁的及川彻眼里并不能理解其中含义,他只是下意识选择亲小岩,他想看看小岩被自己在众目睽睽之下亲了后会是什么反应,所以他恶作剧般鼓动全班同学起哄推选岩泉出演白雪公主。而及川收到的成果除了第一次看到岩泉因为蒙羞而哭出来的脸,还有对方长达三天时间的拒绝同他说话。

大概那个时候,自己不经意间……就已经沦陷了吧?

 

8.吐槽对方的生活习惯

“你睡觉的时候能不能别把我圈在你的怀里,一次两次还行,总这样我快无法呼吸了!”岩泉忍无可忍使劲推开对方抵住自己额头的下巴。

“可是我闻不到小岩的气味就无法好好入眠啊!”及川委屈地嘟起嘴,“既然这样,小岩岩可不可以给我一件你的贴身衣服让我枕着入睡呀?比如你的小裤裤——唔噗!”

“变态!你自己睡吧!”岩泉抱起枕头摔门离去。

及川颤抖着在被窝里捂住肚子。

 

9.相隔两地的电话

“小岩……我现在好想和你做啊。”及川侧头夹住手机,他靠在旅馆的床上伸开腿,两只手拉开裤链,“你知道我现在多么渴望你的身体吗?你的胸部你那充满诱惑的小嘴,当然上面和下面的都很sexy——”说着他舔了舔嘴。

“住、住口!你别说让人……害羞的话……啊!”另一边岩泉仿佛在克制着什么般喘息道:“我们才、才分开几天……你就这样控制不住!色川!”

“三天又四小时二十分……”及川用手扶好手机轻叹着:“分开这么久小岩你也忍不住了,不是吗?我可不可以选可视键,让我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你现在是不是…幻想着进入你那里的手指是我的那根呀?单靠手指你能满足吗?”

“你要是敢选……敢选可视键你就一辈子别回来了!牙签川!”

及川歪头看着手里那支被强行挂掉发出嘟嘟声的电话,另一只手还没从自己快要宣泄的小兄弟上挪开。

“竟然说我牙签!你知不知道高潮时说这么打击人的话会让人萎掉的!!!我回去如果不把你做得下不来床……你就不知道铁棒和牙签的区别是什么!!!”

 

10.早安吻

“早安~小岩岩!么么哒!”

“走开!把口水擦擦,睡相蠢死了!”

“过分!”

及川日志:今天也是饱经风霜的一天。

 

11.替对方挑衣服

“呐呐,小岩你看我的尺寸穿这件合不合适~”及川在CK专柜前拿起一条内裤比划着让岩泉帮他参考参考。

“这种问题别问我啦!你自己的尺码问、问你自己就好!”岩泉边用手遮住脸边把身子转向一边。

“既然你不给我出点意见,那就先买你的好了,走吧。”

“去哪?内衣专柜不是在这一层吗?”

“笨!Peach John在楼下——唔噗!”

 

及川日志:今天又是砥砺前行的一天。

P.S.Peach John为日本现下流行的女式内衣品牌,多适用于年轻女性。

 

12.讨论关于宠物的话题

“我们搬到公寓后……就不能养宠物了,要是养的话,我们偶尔还可以一家三口出去散个步、遛个弯啥的,不过真要那么做房东大婶肯定会抓狂。我好想念小岩你家的P助。”

“是啊,P助少了他耿耿忠心的手下也很寂寞的。”

“我才不是P助的手下!能让我臣服的只有小岩你一个人!”

“喂喂……你吐槽的方向错了吧?” 

P助,品种虎斑,所属猫科,今年三岁,大龄未婚男青年一只,谁家有待字闺中的猫小姐欢迎来搞,随猫附送仆人两只。

 

13.吵架期间,依然静坐对食

“啊及川,把你那边的酱油递给我一下。”

“这位先生我们不是在冷战吗?我决定从现在起12小时内不和你说话!请你有话和我的代理律师讲。”及川说着就躲到国见背后。

“及、及川前辈?喂!”国见回头有些尴尬地望着正在吃亲子丼的及川。

“你想吃完饭一个人回学校打扫体育馆吗?”及川的口吻就像在向对方询问“你想放学后一起吃冰吗”那样自然。

“您好,岩泉先生。我是及川先生的代理律师,敝姓国见。”

 

“你们给我够啊?如果你们这么想给这顿饭结帐的话就请继续配合吧~老板,这一桌麻烦再来三份大碗滑蛋牛丼。”

 

14.一方卧病在床

“小岩,我想吃苹果。”

“要削成小兔子块吗?”

“要。”

“小岩你能不能喂我吃呀,我躺在床上头好晕起不来。”

“啊~张口。”

“小岩……”咀嚼咀嚼,“吃完后你可不可以亲亲我啊?我一点也不想让你走……”
“不好~”啪叽一下把退烧贴粘在对方额头上,岩泉站起身准备回家,“我怕传染感冒。”

“坏人!冷血!恶魔!”

 

及川日志:就算生病了,我也蛮拼的。

 

15.午睡

“哈啾——!”及川揉了揉鼻子,乍暖还寒的天台午后,只穿短袖衬衣配毛线衫的话,还真冷到无法入睡。不过…看了一眼倚靠在自己肩头,正盖着自己制服外套熟睡的岩泉,及川伸手摸了摸对方的额头,“如果上天能让时间停在此刻,让这种姿势多保持一会儿,冻死也值了啊。”

 

16.帮对方吹头发

“及川,你怎么又不吹干头发就睡觉!说了这样子会感冒,还会头痛!”

“小岩你给我吹嘛…我好困……”及川被岩泉不情不愿地从床上拽了起来。

“你自己吹!”

及川扑在小岩怀里迷迷糊糊地说:“小岩老妈…都照顾到这里了…就不差帮忙吹一下嘛……”说完雷打不动地睡死过去。

把这个睡成猪头一样的家伙调整到背靠在自己怀里的姿势,岩泉打开吹风机,边抚着及川头发边不满道:“只准一次,下不为例。”

好。怀里的人闭着眼偷笑心想。

 

17.出浴后的怦然心动

“咔啦——”及川推开浴室门,发现脱光光的岩泉正站在门外往腰上绑毛巾。

“抱歉,我不知道你回来了,我还以为浴室没有人使用……”岩泉话还没说完,他的目光不自觉地瞟了一眼及川一丝不挂正冒着热气的身体——“你、你小弟弟站起来了!快管管他!”

“我小弟弟说被你这么火辣的眼光扫视,他有些过意不去,非要给你搓澡才能老实,所以我再洗一次也没问题!来吧!”

 

18.接对方回家

“小岩——这里!这里!”及川看到车站走出来的熟悉身影大声喊道。

“笨蛋川,我说过多少遍了,这么晚你就别等我先回去吧!东北地区的秋夜,寒冷度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轻易就克服了。”

“哈啾——”及川搓了搓手,“这几天听说午夜绅士特别多,小岩你被袭击了怎么办!你屁股这么翘,一般变态看到都会把持不——痛痛痛!”

“除了你这位绅士之外,我觉得其他人都表现得挺正常的。”岩泉牵起抱头喊痛的及川,把他的手放到自己手里边搓边向里哈气,“所以下次你不要再等我啦。你生病还不是我来照顾你,打工就够我忙的,别再让我担心你好吗?”


19.讨论如果对方背叛自己会怎么办

“小岩总有一天会亲吻女孩子,然后用抚摸过我的手去触摸你生命中特定的女人——雅美……然后跟她许下我一辈子都无法实现的婚约誓言…我那时候大概会像弃妇一样躲在阴暗的角落希望你婚后绝对不要幸福!啊不行,小岩要是不幸福的话我也会伤心的,到底该怎么办啊啊啊我不知道!或许那一天来临的时候,我就蹲在墙角一边看着你和雅美酱出双入对,一边摘小花念着‘你会幸福’、‘你不会幸福’、‘你会幸福’……”

“等等你又在幻想什么啊?别给我擅自妄下结论?到现在为止你口中的雅美酱我都不知道长什么样子,还有…雅美雅美的,叫的这么亲热,该不会是你前女友的名字吧?”

“才不是!雅美就是那种外表清纯内在精明,说话还一口一个‘人家、人家’,撒起娇绝对让小岩你这种男人折服到会为她做任何事的女人!!!”

“这么说你脑内的雅美还蛮有心计的嘛…这种女人想想就很可怕。如果真有这么一天,我被坏女人控制住了,及川你会放开牵住我的手吗?”

“我才不会乖乖认输!谁要放开小岩的手啊!”

“这不就是了,你既然不想放手,你怎么知道你就不会实现一辈子的誓言啊?倘若那一天真的来临,你如果选择放开我的手……我肯定会杀了你,然后再自杀。”

 

20.一个惊喜

“唔…呃…不行了头好晕,我今晚不想吃饭……感觉好恶心,我去喝点柠檬汽水清醒一下。”

“头晕厌食、感觉恶心、还想吃酸……小岩你该不会?!天啊我要当爸——唔噗!”

“我这是中暑反应好吗!混蛋川!”

 

21.屋顶上看星星

“啊!流星!小岩快许愿!”

“……”

“你许了什么愿望呀,小岩?”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

“是这样子吗?好险…我差点随口说出来我长大后要和小岩结婚的愿望。”

“你是笨蛋吗?”

乡间的夜晚除了此起彼伏的虫鸣声,就是漫无边际的星海,躺在屋顶上看星星的两个小家伙,明明只是七八岁的孩子,却心照不宣彼此许下要守在对方身边一辈子的愿望。

“我长大要和小岩结婚。”

“笨蛋川经常任性耍白痴,能容忍他的大概只有我了。所以神明大人,希望您让我一直陪在他的身边,我希望这个笨蛋能活得很久很久,变成老爷爷的时候,我还想依旧笑他白痴。”

 

22.一场飞来横祸

“对不起……他是男孩子,男孩子和男孩子之间是不会有宝宝的。”

“哇啊啊啊!我不要!我就要小岩给我当新娘!我就要小岩!小岩不能生宝宝的话,我来给我们俩生!我不要小岩给别人生宝宝!”

这孩子到底明不明白是性别原因才导致他们俩不能生小孩啊?他们的国小班导一边苦笑安慰着哭得爹都不认识的小彻,一边内心默默吐槽。

今天上生理卫生课的时候,我们国小二年级的小彻得知男孩子之间是不能随便结婚生育小孩的时候,当场哭了出来。然后他一直哭哭啼啼到课间休息,最后简直哭到打嗝。

“傻瓜,我们可以去领养一个啊!”小一走过来拍拍小彻的肩膀,摸摸他的头安慰道:“又不是说不能生孩子就不能结婚。”

这个时候的岩泉一同学,总是显出超越年龄的成熟与可靠啊。他们的国小班导第二次苦笑着内心默默吐槽。

 

23.讨论关于孩子的话题

“你快拔出来…从我身上起来!重死了…我要洗澡,浑身都感到黏黏的,很不舒服。”

“不要,我们才只做了三次,起码我还要再做两次才回本。我要把你肚子里射的满满,这样你的小嘴才会乖乖听话,以后就不会任性说不要不喜欢。”

“混蛋川,你再这样下去……我都快怀孕了。”

“那就生下来。反正是我们的孩子,我们就一起把他养大。”

“你…啊!你、你给我去死!”

 

24.因恶劣天气被困在家里

“雨这么大果然适合窝在家睡觉呀。”

“请你看好你的小弟弟,我觉得他正顶着我。”

“小岩你以为两个男人钻进同一个被窝是纯盖被聊天,谈一下天气好糟糕吗?”

“天气恶劣是比较适合窝在家,不过这是我家,请你出门左拐走几步回自己家盖被找你的外甥聊天去。”

“小岩你怎么这么变态!我外甥才多大!你这样想的话,我的小弟弟可是会欺负你喔!”

“我是说你们盖被聊天!是你自己想歪了好吗?快给我回去讲浦岛太郎和一休哥!”

“浦岛太郎怎么能和一休哥呢!?浦岛太郎明明是捡到辉夜姬的羽衣不还,顺道还把人家拐带为妻了好吗!?”


P.S.大家可以自行搜索《浦岛太郎与龙宫》、《聪明的一休》、《竹取物语》来看看他俩对话中用了多少梗XD。

 

25.喝醉

“及川…你这个混蛋嗝……”

“嗯。”

“明明身边女人不断…嗝…还来招惹我……”

“嗯。”

“睡都被你睡嗝…睡了这么多次,你却、却只有在做的时候说喜欢嗝……”

“嗯。”

“别人说的负、负心汉……花心大萝卜……就是用来、用来形容你的对不对!”

“嗯。”

“我讨厌你…呜呜……我讨厌你…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了嗝!你、你快把我放下来!我自己走回去…呜呜……”

“不行。”

“你这个混蛋!”

“嗯。”

及川背着喝醉的岩泉,两个人这样一问一答,一步一步沿着地铁站走回家。

 

26.无伤大雅的小打小闹

“及川前辈可以一起合影留念吗?”“及川前辈可以给我你第二颗纽扣吗?”“前辈听说你跟女友分手一年还没交新的女朋友,我可不可以做你的候补女友之一呀!?”

“不急、不急~你们一个个来——唔噗!”及川边摸头边回头大喊:“连我爸爸都没这样打过我!你怎么敢……咦?小岩?社团都毕业了你还排球不离手啊,哈哈哈真是刻苦努力,你真的很喜欢排球啊哈哈哈……”

“废话少说,你们班照毕业照还不快去……真是的,你们班照相为何让我来找人。”

“各位可爱的后辈,抱歉抱歉,我先走一步啦!我家小岩发怒了,我要把他哄开心才行。”及川还没等女生们回话就朝着小岩的方向跑过去。“小岩等等我~你的排球也借我玩两下嘛~自从升学考试后我就很久没有摸球啦。”

“不要,我怕你这只色手把它弄脏。”

“小气!人家会弄脏的也只有你而已。”

 

27.穿错衣服

“岩泉前辈,等等…你换运动服了吗?怎么感觉裤子明显大了不少——唔唔!”金田一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花卷捂住嘴强拽到场外。

“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你应该知道吧?青叶城西排球部,第一条要遵守的规矩就是看到不该看的,要学会闭嘴。”花卷语重心长地拍了拍金田一的双肩。

“不、不明白……”金田一挠挠头表示不解。

“接下来你就会明白的。”花卷把头向场馆的大门斜了斜。

“小岩!你好过分!你都起床了也不叫醒我,害我睡过头!还有…为何我今天的运动裤感觉裆部紧紧的呢?小岩我们只是睡了一觉,怎么我的尺寸就变得这么与众不同——唔噗!”

花卷把视线从被打飞出去的及川那里收回来,再次谨慎严肃地看向金田一说:“现在懂了吧?”

“懂、懂了!”金田一冷汗直流,绊绊磕磕回答道。

 

28.一方受轻伤

“你们要是敢让小岩受伤!我要让你们所有人都陪葬!”及川用霸道总裁的口吻对着一群扑在小岩身上的野猫吼道。

“你喊什么?它们只是扑过来而已,大概是饿了吧。”

“人家也想这么喊一下嘛……人家也想找机会给你承包一个排球场。”

“知道了知道了,你要是还没睡醒的话,可以先回家多睡一会。”岩泉拍了拍身上的土,抱起猫站好,“你们要是饿了的话,就跟我一起回家吧~我家还有很多P助的猫粮……啊哈哈哈!好痒,别舔了!哈哈哈,我知道你在感谢我,不过别舔了哈哈哈好痒!”

“小岩~人家也饿了~可以舔一舔吗?”

 

29.求婚

“呐小岩,等到我们取得全国冠军的时候,请你答应我的求婚。”

“请问你办了护照吗?我们国家现行的婚姻法没有同性结婚的相关规定,所以去海外结婚的同性必须要到法定年龄,同时有固定工作和稳定收入,登记后回国还要去所在的县级婚届所取得认证。取得优胜就结婚什么的根本是痴人说梦,你想结婚除非等到20岁之后有了固定工作才可以。”

“小岩你真是现实到可怕!”

“抱歉我一点不浪漫。”

 

30.给对方庆生

“小岩~”

“嗯。”

“小岩~小岩~”

“嗯嗯。”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人类首次登上月球,功夫大师李小龙逝世,《千与千寻》全国公映。”

“小岩你冷酷!你无情!今天明明是人家的生日!”

“好好好……生日快乐。我要关灯睡觉了。”

“我再也不理你了小岩!”

“随便随便。”随着室内灯关掉的同时,小岩把床头的小型投影仪也打开了。幻灯片伴着Dew的『向日葵』把照片一张张投满整整一房间。

1岁,还在襁褓里的及川;2岁,摔倒哭鼻子的及川;3岁,上幼稚园的及川;4岁,认识了小岩的及川;5岁,和小岩初次打架的及川……14岁,两个人在体育馆打了一架,然后许下一起打倒白鸟泽的约定;15岁,一起收到高中录取通知书的那天,及川交到了女朋友,请小岩吃饭顺便炫耀一下,小岩生气地把餐馆的菜色都点了一遍;16岁,及川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喜欢小岩,对他告白;17岁,再一次输给白鸟泽的赛后,小岩说约定太沉重了…暂时不想和及川在一起,还是做回朋友的关系;18岁,高中毕业的那天,两个人交换了彼此的第二颗纽扣……

20岁,两人滑雪遇雪灾困在山上……25岁,小彻边做剪刀手,边偷拍小岩在自己身边熟睡的脸……从及川四岁之后的每一张照片里,几乎都能找到岩泉的身影。

最后三张,是小岩的表情特写,每一张特写的嘴型和表情都不同,及川连着看完后,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他忍住鼻音读出来这句话:“su、ki、da”——“好きだ”,喜欢你。

“小岩,谢谢你!从四岁时我们相遇,你一直陪在我的身边。”

“谢谢你,小岩。”

“好きだ。”



  102 7
评论(7)
热度(102)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