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宗凛】遗梦(一)

※一如既往的OOC怎么破,明明就是篇【哔—】扯这么多悬疑干嘛。

※题目请倒过来理解嗯。

【宗凛】遗梦(一)

by若愚 

 

1.

穿过一条阴暗逼仄的小道,再往前走大概十步左右就是新宿最有名的gay吧『一夜』。比起大阪堂山町的随和友善,东京银座的奢华低调,多元疯狂的新宿二町目果然还是日本现世对男同志的普遍认识。松冈凛一边看着有关日本同志现状的调查报告,一边系好Kenzo的金色袖扣。

 

“唷~松冈。”一声漫不经心的招呼打断了此刻的静寂,乔装好正准备潜入Gay Pub的松冈凛巡查部长被人认出后内心除了有些尴尬外,却并没作出任何慌张。他想了想这次来东京出任务,上层还专门安排了一名东京的警察协助自己办案。说是协助,不就是警视厅搜查一课官大一级压死人吗?因为这次同志连环杀人案如果成功告破,他这种京都府的地方警察小则加薪升格年假福利,大则被重用提拔去警视厅也不是没可能。当然这种能抢头功的绝好机会,东京警视厅怎么会放过呢?

 

于是松冈凛不情不愿地回头瞥了眼向自己打招呼的方向。要是他没猜错,没准这人就是东京警视厅派来“协助”自己的警察吧。

 

而这一瞥不要紧,凛发现对面的人竟然是自己认识的熟人!面前这位身穿Armani高级定制的男人,不就是同自己失去联系多年的青梅竹马——山崎宗介吗?

 

“你…宗介?”凛手里的纸片应声滑落,他眼里除了惊讶还是惊讶,这人许多年不见,竟然性取向发生了转变?不,等等……他出现在这里,难不成,“你该不会就是……”

 

“唔!”凛的嘴唇被山崎宗介用食指堵住,对方收回手俯身捡起掉在地上的报告,挑眉扫了眼,接着从口袋摸出银质打火机点燃并晃了晃,随手把黑灰色的纸末抖在空中。

 

“你做什么啊!”凛有些不满地皱起眉。

 

宗介向前挪了几步把凛逼到墙边,然后低下头凑到松冈的耳侧轻声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样,darling~”说着伸出舌舔了舔对方有些发红的耳垂,“还有,不想暴露的话,就不要随身带这东西。”

 

如果凛刚刚是由于这人暧昧的举动和低沉的声音红了脸,现在被对方这样戏弄,松冈凛整个人差点炸毛,“放开我!混账!”说完伸出拳头就要揍人。

 

“喂喂……你该不会忘了自己因为什么原因才出现在这里吧?”宗介一只手握住凛伸出的拳头,另一只手借势一揽将凛整个人拉向自己的肩膀,“拜托,要装就装的专业一点,这可不是穿上奢侈品喷些高级香水就能敷衍了事的。现在你是我的伴儿知道吗?”

 

宗介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消失多年才出现,不过很显然他与自己一样选择了相同的职业。所以凛并没多想不急于一时解决的问题,他现在不满的是为什么自己是他的伴儿,被揽住腰像女人般做低姿态,而不是对方是他的伴儿向自己俯首呢。但是他看了看面前这个超过自己大概有半头的男人……不满地啧了一声。

 

“怎么?不满吗?”宗介不以为意笑了笑,继续在他耳边吹气,“身高先不论。论职位,松冈君是不是应该事后给我敬个礼呢?还有…论尺寸的话,根据我小时候的记忆,想必如今成长起来的你……”宗介向凛挥了挥,“我一只手握住也不是问题吧?”

 

“少瞧不起人了!个子高就能代表一切吗?我的年龄比你还大半年呢怎么不说!尺寸的话…现在的你、你看到过吗?别白白长这么大个,那里却跟手指一样粗让人耻笑。再就…再就…你现在是什么职位。”凛越往后声音越小,底气越不足,因为他感觉对方很明显是有备而言。

 

“是手指还是手腕,你试过就知道了……”宗介从西服内侧摸出香烟叼在嘴里,“而职位嘛,你看没看过《古畑任三郎》?”

 

哈?古畑任三郎?被对方揽着肩进入音响震天的Pub,凛在心里琢磨了一会,“你这小子——提这么快?!”

 

“那从现在开始多多指教了~小凛~”宗介食中二指并在眉前挥了一下。

 

位于新宿二町目的『一夜』之所以在同志群里远近闻名,并非其装修多么奢华迷醉,当然奢华迷醉是其中一个原因,最重要的是他们什么都敢玩,什么人都可以进来寻欢作乐。就像之前说的那样,新宿二町目在日本同志现行调查里属于最疯狂又最多元化的地方。而二町目中最疯狂的漩涡……就是『一夜』。

 

进入这个地方,不仅资产要具备可观的数额,如果要玩一些禁忌的游戏,还要有他们特制的VIP通行卡。在这里你可以玩到你曾经没有体会过的性体验,品尝到天堂的同时,又在你挥霍一空的时候送你进入无间地狱。宗介和凛能够进来这里,就是用到连环凶杀案中其中一个被害人的VIP卡。根据案情调查数据显示,这三个月先后被肢解杀害的3名被害者的共同点除了是多金有成的社会人士外,还有就是酷爱SM的同性恋者,而能将他们彼此联系起来的,就是三人多次进出的gay club『一夜』。但是松冈凛在京都的两名被害者家中并没有找到他们身为『一夜』会员的直接证据,仅仅从手机短信和消费单据中发现『一夜』的线索。直到东京那边传来消息称,位于东京的第三名被害者没有被凶手拿走『一夜』的VIP卡,因为这名被害者粗心的将卡连同西服一起送入干洗店干洗,而这张被店员送交的镶钻卡片恰巧成为直指案情谜题的关键钥匙。

 

警方为了不打草惊蛇,还要摸清内部隐情,于是就有了先前松冈凛和山崎宗介乔装卧底进Pub的一幕。

 

 

2.

就像之前说的这个Pub因为什么花式都具备,为了保证客户隐私,顾客在进入之前,都要到门口领面具戴好入场。不过这个面具也仅仅只盖过眼睛部位,方便亲吻的嘴唇和大半脸颊都露在外面。而这也给变装的二人提供了不易被识破的便利。

 

宗介将卡递给前来迎接的侍应生。那名侍应生头发微卷,身穿统一的蓝灰马甲配白衬衣,待他做完一套鞠躬微笑的模式化服务礼节,他从另一位侍应生那取出一个小仪器点了一下卡片。只听“叮——”的一声,玄关处两名侍应生同时再次弯下腰呈90°角,并齐声开口:“欢迎光临,我们尊贵的第12名VIP客人,您的包厢我已为您准备好,请您跟随内部服务生进入特定房间,请您的同伴在此等候。”『一夜』的会员卡并没有在上面标注VIP客户的姓名和信息,而刚刚检测的小仪器貌似也不会提示VIP卡的客户资料,仅仅公布了使用者的通行编号。

 

竟然不让我进去?早知道我提前先把卡片拿在手,换我进去。凛有些不满地盯着宗介和服务员,如果在这里遇阻的话,无疑是便宜了东京那边,间接让对方离事件真相更进一步啊。

 

“他是我的伴侣。”宗介露出一丝笑容说道。在昏黄的灯光下,即使他的双眼隔着面具,他的眼神也很容易就笑进对方的心里。特别伴着他磁性的嗓音,这个笑容显得十分迷人又勾人。不过凛凭着自己对他将近十年的了解,觉得这个笑容有点假。

 

然而显而易见的,对面两位脸颊微红的侍应生很是受用。是了,这种笑脸迎人的迎宾服务生什么货色的男人没有见过,但气质英俊迷人如面前这位身着高级西服的高大男人,还是让本来性向就开放的侍应生心跳不已。“我们尊贵的客人,您怎么能证明这位先生就是您确定的伴侣?根据消费记录显示,您之前来我们这里都是独自一人,只有离开的时候才会点外卖。”

 

喔…原来被害人大概都是独自前往club,然后离开时再从店里打包牛郎带走吗?宗介和凛心下有了计算,不过此刻想法并没有表现在他们的脸上。宗介不能确定持卡的这位被害人是1还是0,因为第一次发现他的时候是在目黑川的河口附近,那里除了一个黑色塑料袋包裹着尸体外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说是第一次发现他,因为当时巡警打开袋子的时候,只有被害人的头颅至胸膛部位,然后紧接着的两次搜查,警察才发现被害人截到生|殖|器部位的躯体,还有剩下的四肢。根据侍应生的回答,宗介大脑迅速做好对策,“你觉得我同伴的这张脸不如我之前的外带吗?”

 

“不,虽然相貌无法看得确切,但是他的气质也很优雅,只是感觉有些不太容易吃掉的样子。”侍应生丝毫不顾及地调笑起我们的公仆松冈警官。既然从自己客户那得知他的同伴可能也是干他们这一行的,也可能是包养关系,就算是正常的情侣关系,能来他们店消费的VIP顾客,又能正常到哪去呢?所以侍应生才这般同他们谈笑风生,甚至开起客户的玩笑。

 

“虽然我以前都是吃比较好捏的食物,不过最近我改口吃辣了,不辣不软的我可不行。所以你们能不能把我之前几次点餐的菜单信息给我拿过来一份啊?好让我亲自给吃过的小羊们赔礼道歉,因为人总是会变的。”宗介已经知道被害人在体位方面是攻,而且比较偏爱一些小巧温顺的小0作为自己的外带佳肴。不过体位确定后也方便了自己的行动,他这么想着便看了看差不多也明白怎么回事的凛。这家伙此时就差恼羞成怒了,脸上的表情也多亏灯光地隐藏才勉强遮住其精彩纷呈的变化。

 

“好的,我们会尽心为您服务。不过您也要证明您身边的人是您这次携带入包厢作乐的伴侣。”侍应生并没有因为宗介的打马虎眼就遗漏对凛身份的盘查。

 

如果不给个刺激的,想必他们是没完没了吧?到底VIP包厢中有什么不能轻易对外人看的东西呢?宗介解开两颗衬衣扣子,露出一片被阳光充分滋润过的小麦色的胸膛,这个动作让包括凛在内的所有人都滞了一下。不过接下来宗介的动作却出乎凛的意料,只见宗介一把拽过他,大手强硬地托住凛的下巴,直接低头强吻下去,边吻边趁对方要开口制止的时候把自己的舌头也送进去。

 

宗介迅速地捕捉到凛的舌头,和他一起紧紧纠缠。而他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直接顺着Kenzo的西服外套伸进去抚摸凛的胸部,隔着衬衣用指肚揉弄他的乳首。

 

凛受了莫大的刺激,他此刻不管对方模拟性交动作一样顶刺的舌头,只得用力一咬,推开宗介。嘴边还有因换气不均而留出来的唾液。“你想死吗!你知道你在做什——唔唔!”凛话还没说完被宗介紧紧揽住摁在自己的肩膀上。

 

宗介边按紧凛的头边笑着对两位侍应生说:“再不给我开房间的话,你们想让贵店的特别贵宾就地在大厅里玩野战吗?当然,比起低档次的客人来说,说不定你们并不会介意,但是VIP这么做的话,你们老板会原谅你们吗?”

 

对方狂放不羁的动作和诱惑勾人的腔调着实让两个新来不久的侍应生心跳错乱,只见其中一人迅速鞠躬赔礼道歉道:“不好意思让您和您的伴侣在外面久等了,我这就带你们去VIP包间,请跟我来。”

 

 

=TBC=

  59 6
评论(6)
热度(59)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