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宗凛】遗梦(二)

【宗凛】遗梦(二)

上一回


大堂的侍应生把二人引导进一条幽暗狭长的走廊,交代好事宜便由内部的侍应生送至特定包厢。走廊弥漫着虚无缥缈的熏香,凛想仔细辨认这到底是一种什么香味的时候,这种味道又隐匿地无影无踪。这里的灯光比之前大厅的橘黄灯光还要暗上许多,暗淡的橙红色打在头顶,放眼望去,走廊越往里越是浓郁化不开的昏暗。黄、橙、红、黑……就像一个人逐步走向黑暗堕落的过程。

 

幸好这位编号12的VIP包厢距离他们所在的位置不远,走过五六个紧闭的房门后,他们便来到指定的房间。宗介在步入走廊的时候留意到一点,这条通往VIP包房的晦暗不明的走廊,隔音效果出奇的好,人才走到第三个房间门口,先前夜店大堂那震天响的摇滚乐已经隐隐绰绰快听不见了。就在这时,他们身后的大门发出“嘭咚”一声的巨大撞击,宗介停下自己开关打火机的动作,大家集体应声看去,发现身后的房门并不像之前经过的几扇门那样关得严实,只见一只苍白细瘦的胳膊从两边对开的门缝中伸了出来。

 

然后他们便听到从里面传出来夹杂在粗喘声中的痛苦尖叫。

 

凛因为职业秉性驱使,他一时忘了来这里的初衷,还没等众人做出反应,他的身体已先于大脑行动。凛一把扯开大门,房间里的一幕让他包括宗介在内的所有人一时间都惊到立在原地。

 

在屋内强光的照射下,直面正对着他们半爬半跪的是一位看似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他赤|裸的身体青青紫紫,肩膀和大腿那甚至带着噬咬过的血痕,嘴里的球形口|塞似乎因反复挣扎过而有些松落,少年的泪腺也仿佛受过极大刺激般不停地分泌出眼泪。而站在他身后的,是一位两鬓花白的年长者,那个人身着女士的S|M内衣,身材并不健硕,有些干瘦,甚至是佝偻,他也戴着统一的面具,无疑告诉他们自己就是这间包厢的VIP顾客。此时他手里拿起鞭子指着门外的宗介等人大声骂道:“岂有此理!这就是你们店的待客之道吗?随随便便让一些没有教养的杂碎推开我房间的大门?!”

 

在他破口大骂的同时,房间内还响起了大型犬只的低沉叫吠。

 

已明白过来这间屋子正进行着怎样一种龌龊又残忍的性虐时,凛此刻的怒火简直一触即发。他伸出拳头正准备揍死面前这个恋|童癖老变|态的时候,之前一直在旁玩弄打火机的宗介果断地将凛搂在怀里。

 

“放开!难道你能忍受——”话到了半路就被宗介轻啄在自己唇上的吻给噎了回去,凛又羞又恨地瞪着他。

 

宗介语调仍旧平静地说:“哦呀~我当然不能忍受了。我的小猫现在毛都炸了。是否意味着我们对面的房间也有一定责任呢?要搞的话请关好门随意搞,搞得太大从屋里传出来刺耳的声响,也破坏了我们难得想温存的气氛吧?”宗介眼神带笑,看似亲昵地拧了拧凛的鼻子,然后轻飘飘地调戏着说:“别忘了我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因为对方这种货色扫了兴致,我未免也太亏了是吧?”

 

宗介的一席话把凛拉回到他们所处的形势里,是啊…如果断然出手,此次任务被搞砸不说,还会连累到宗介……想到这里凛抬头看了眼面前这位曾经和自己不告而别的男人。宗介从高二之后就变得对自己冷淡了不少,但即使这样,也不要把态度做到那么明显……现在又在这个该死的地方相遇,对方不仅和以前一样同自己保持着微妙的距离外,甚至还不把自己当回事般戏弄。

 

“怎么样?冷静了吗?冷静下来的话咱们就回屋玩自己的吧?”宗介笑着摸了摸凛的后颈。

 

“也对!谁要为这种垃圾丧失理智啊!”凛拍开宗介的手,看也没看屋里的人,只是把脸别向一边逐字逐句地说道:“就这种自以为是、狂妄自大、还不讲人性的变态……配让我生气吗!?”接着他强行拿过服务生的门卡,头也不回朝着对面的房间走,直径开门进去了。

 

这家伙……宗介摇摇头,随后回头瞟了一眼屋子那位才发完火,现在正一脸莫名其妙的老变态。“失礼了,也祝您玩的愉快。”他轻笑着从屋里退出来,顺带给身边不知所措的侍应生一个台阶下。

 

宗介拍拍侍应生的肩膀示意他跟自己走,接着他笑道:“之前拜托你们的事情,可不要忘了喔~我还要一个个安抚回来嘛,毕竟大家相识一场。”

 

“包在我们身上,一定为您办到。”

 

“那真是有劳……”宗介正说着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背后有一道冷如鬼魅的目光和一声几不可闻的轻笑。


他猛地回过头去,除了站在他右后方的服务生外,就是对面恰巧关上的房间大门。

 

“请问还有什么需要吗?”服务生疑惑地看着面前整个人都变了个样的贵客,小心翼翼地问道。

 

宗介盯了一会对方便即刻恢复了之前那种游刃有余的姿态,仿佛刚刚一瞬间连空气都凝固起来的肃杀气息不是从这个人身上发出来似的。“暂时就这样,等明天早晨我们醒来后直接把资料拿给我本人,记住要保密喔~我是要给那些可爱的孩子一点惊喜。”

 

“一定为您准备好。不过……刚刚您的伴侣实在吓死我了,这种火爆的个性实在是让我们店吃不消啊。若不是您从中调解,我今晚想必就是被开除的下场。”

 

“我爱的就是他这种性子。如果他不够刺激的话,怎么会让我煞费苦心这么久才弄到手呢?”宗介脸色缓和了不少,轻声说着:“如果你们店长真追究起来的话,无疑就是让我再帮你一次罢了。”

 

服务生致完谢便鞠躬撤离了。宗介挑起眉看着自己房间这两扇紧闭的大门,苦笑着无奈地耸了下肩。


=TBC=

卡肉不是我的错!我甚至觉得今回也离HX不远了……大家求手下留情哈。原谅这个OOC的我。

  37
评论
热度(37)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