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宗凛】遗梦(四)

之前的几章


【宗凛】遗梦(四)


要是时间也可以像时钟那样回拨至零就好了。


这是凛睁开眼后,大脑立刻冒出的想法。其实宗介第二次从背后进|入他的时候,凛的意识基本就已经回到体内,但是苦于身体无力,精神也困乏的原因,就糊里糊涂随着对方去了。而他最后的记忆也停留在事后浴室中自己躺在浴缸里被搓洗着,半梦半醒之间,不知怎地又坐在宗介大腿上脸贴脸的来了一次……这实在太疯狂了,都不能用尴尬和狼狈来形容此刻的自己。

凛越想越感觉脸颊发烫,他翻过身,发现此时自己并没有躺在原先那张圆形床上,而是身处包厢内屋那张普通的双人床。这张床想必是事后清洁完毕的情人们专门用来休息补眠的吧。他在一片昏暗的房间中乱摸着找到台灯打开,休息室除了自己以外空无一人。

做都做了,那家伙是不是觉得彼此间暂时不要见面呢?因为再遇见的话,会尴尬吧……凛这么想着,把脸埋得更深一些,却在翻身后的侧边枕头中闻到了熟悉的烟味。他慢慢坐起身,眼睛逐渐适应了黄颜色的灯光。他发现靠近床边单人沙发的圆桌上,烟灰缸里盛着大约五六个烟蒂。

他难道之后一宿未睡,就这样对着自己坐在沙发里守了整夜么?“抽这么多烟,小心搞垮了身体……”凛抓了抓头发,表情有些自嘲。不知道那个人点起烟坐在自己身边的时候,究竟用着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还是之前那种不屑一顾么?

凛起床后一件件地穿好衣服。衣服也没有像之前那样乱丢在地,而是被好好地挂了起来。该死,宗介为何总是在细节处让人感觉到他的温柔呢?就像他竟然还记得,十年前的那次修学旅行……所以说,为什么一切的开端往往都是荒谬的。

春季返校后高三第一个学期末,三方会谈和进路调查都落实在案的那天,老师向着全班同学宣布,学校决定高三同学去北海道参加修学旅行。如果是女孩子的话,就会心动不已,七月中旬的夏季,正是北海道薰衣草开放的时节。当然就读男校的松冈他们,也很高兴就是了。男生们不仅可以闻闻花香,暂时摆脱掉满屋的男人臭味,还可以趁着赏花的时候勾搭几个漂亮姑娘……最重要的是,在旅馆里可以互相分享一下自己珍藏的各位老湿的代表作与学术盛典。

修学旅行的当晚,宗介再被第三个同宾馆的女游客搭讪的时候,凛和一干男生们羡慕妒忌恨的同时,手脚也不停地翻找着旅馆周边书店的有色杂志,以及旅馆房间里的学术光碟。于是当晚全班男生统一约好去指定的一间寝室里,每个人把自己的看家宝贝拿出来共享。凛也直得临时在便利店随便买一本泳装杂志凑数。

那晚大家被镜头里各种动作技能满点的老湿刺激地气血喷张,有的甚至毫不顾忌周围拉开裤子解决起生理问题。有一个人这么做,便会有第二个人这么做。这种羊群效应扩散开,屋里的人几乎都顾不上大灰狼班导的查房风险。凛的身体其实也起了反应,然而他却有些羞于当众这么做。

这么忸怩的凛很快就被发现,然后班里的几个男生耻笑他是不是现在还保留着处|男之身?痛脚被戳到的凛不甘心地回嘴道难道大家都脱|处了吗?没想到随之招来的答案又让他受伤加倍,屋子里多半男生竟然早在高三之前就已经成为一名真正的男人啊。

凛被这股庞大的遗弃感打击到夺门而去。他还以为不管大家怎么胡扯,高中生摆脱处|男身份的毕竟只存在于生活在男女同校的幸运仔那里。“没想到自己这边的数量……还挺多啊?”凛一边抱怨着日本少子化问题离解决不远了,一边偷偷倚在走廊最末的男浴室里纾解|欲|望。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竟恰巧遇到拒绝了N个女性邀约,刚刚泡完温泉,穿着甚平式浴衣的宗介!本以为已经午夜时分温泉处多半没人,凛心安地正准备放手一搏,没想到有人不说,更难堪的是碰到的人还是宗介!

因为自己正处于不上不下的关头,所以凛硬着头皮,十分强颜欢笑地开口跟宗介搭腔,说屋里的大家由于学术指南观看过度,正在进行混战,自己都没地方解决就躲在男浴室这凑合凑合。他怕最近逐渐冷淡起自己的宗介瞧不起,于是凛又自吹自擂地说这种东西谁没干过?比这更进一步的事自己也不是没做过。话到这里他又好奇心起,试着问宗介第一次是在什么时候?毕竟对方同自己做了这么多年同学,没道理宗介的秘密能逃得过自己眼睛一丝一毫。

可是宗介的回答却出乎凛的意料,宗介的第一次早在修学旅行之前的几天就交代出去,对方还是比他们都大的大学女生。被这种消息冲击的凛当即在原地死机,他也不知道内心现在的滋味是源自对方能和成熟女性在一起从而给予自己的挫败感,还是宗介竟然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和别人发生过关系。

而这时,已经回神的凛发现自己的手还没有从自己那处收回来不说,对面的人……竟然!竟然身体也起了反应?

“你、你小弟弟怎么也……难道是热水泡多的缘故?”话一说完,凛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

“跟你没关系。”宗介也不管自己的身体反应,丢下凛掀开布帘离开了。

整个浴室里,只剩一个人遛鸟的凛。他被宗介噎得十分委屈,朝着对方背影喊道:“那你就撸到精尽人亡吧脱|处混蛋!”


=TBC=


额……对不起我OOC有点多,还请大家原谅。关于那个脱处安排…由于后面的情节发展需要,所以不得不……但是大家请放心,宗介还是心系在某人那里的。在此土下座,对不起,可能会雷到喜欢这篇文的一些朋友m<_ _>m。至于案情发展……今晚回家有些晚,来不及写推理戏码【其实是作者在逃避过度用脑环节,毕竟我在推理这块还比较薄弱】,所以先更了凛的内心戏和回忆杀部分。明早还要上班。我想把自己埋下的所有线都理清了,才能更好地愉快玩♂耍不是嘛XD。


P.S.之前第三篇那里设定有误,宗介口中提到的修学旅行是发生在高三,不是高二……一时忘记了日本新学年是从春假之后的那一学期开始的_(:з」∠)_


下一回

  30 5
评论(5)
热度(30)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