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宗凛】遗梦(五)

上一回

没有一段关系能比曾经的朋友变成如今陌生而新鲜的同事还要糟糕。在那次修学旅行结束之前,凛想也没想过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但现实就是这么苍白与缺乏说服力。凛闭上眼的时候感到内心的落空比之前还要严重许多。宗介已经不再是那个和他无话不谈,可以任他开玩笑的少年了。为什么自己之前就没有觉察呢?宗介已经在自己力所不及的地方成熟长大起来。高三那年的夏天似乎过得特别缓慢,像往常那样早晨跑到宗介家门口叫他一起上学的日子仿若昨日。

 

在凛有限的记忆里,最后的学期悄无声息地消失在京都干净的初雪之中。那天身为最后一个听到宗介准备转学去东京的朋友,凛得知他下午就准备乘新干线离开,便连忙翘了下午课跑到他家里叫门,发现人不在,然后凛顾不上歇息就往新干线车站那里跑。等到电车抵达,凛跑到火车站的时候,宗介所坐的那列去往东京的新干线已经缓缓出站飞驰而去了。

 

在凛旁若无人大喊着宗介的名字的时候,他感觉内心有什么东西正疯狂滋长着。宗介的不告而别,让他大受打击……原来从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了吗?他对宗介的在意,比他想象的还要多。

 

头很痛,肚子很痛,屁股也很痛,凛从来没有这么烦躁过。洗漱完毕后他打好领带,掏出手机想给宗介发一封电邮,想说彼此还是分头查案的时候,凛发现自己并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这时房间门“哔——”的一声打开,刚刚一直玩失踪的家伙此时手里提着两个便当袋和一个明显比其他两个袋子都要大出许多的纸袋。

 

“睡了这么久……你应该饿了吧?这是我刚刚从外面带回来的中餐,不,对你来说还是早餐吧。”他把食盒拿出来一个个分好,然后把饮料也打开递给凛。“喏,你的乌龙焙茶。口味应该没变吧?”动作流畅自如,一点犹豫都没有。全无凛先前所想的那样尴尬与逃避不见。就像他们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就像昨晚那场疯狂的情|事恍如一梦。

 

“……”凛没有吭声,他接过乌龙茶轻轻一点头,然后默默捧起食盒往嘴里扒饭。边吃边偷偷向宗介坐的地方偷看,这家伙难道就不会觉得不好意思吗?

 

“怎么?你也要喝可乐?我记得你之前是不喝碳酸饮料的吧?”宗介发现了对方躲躲闪闪的目光,然后笑着说,“不过这瓶无糖,相比之前的会好一些。”

“……我要喝。”你不打算就昨天发生过的事情好好解释一下吗?“偶尔喝一两次,又不会怎么样。”凛夺过宗介手里的易拉罐,闭起眼一口气灌下大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跟我提以前的事?你难道忘记你以前是用什么态度对我的吗?

 

“啊,间接接吻了。”宗介嘴里叼着章鱼烧的竹签笑道。

 

“噗——!咳咳咳咳!”凛难得喝一次的可乐瞬间喷了出来。

 

“喂喂,不要这么激动……你的口水我又不是没吃过。”宗介幸好算准了凛的反应,提前一步闪身离开。

 

“不用你提醒。”可恶!这家伙明明就很清楚昨晚发生过什么事还要装得一脸坦然!看你还能坦然多久!凛拿乌龙茶清了清口,胡乱吃了几口便当就表示自己已吃饱还是先查案重要。

 

“嗯……事不宜迟,我们还是换个地方。”宗介把东西收拾好装进袋子里,接着又从那个大一些的纸袋里拿出两套侍应生的衣服。“换上吧。”

 

“为什么?……难道!?”

 

“嗯……他们应该对我们的身份产生怀疑了。”宗介边在里屋和凛换衣服,边有条不紊地解释着:“先前你在房间睡觉,我去取资料的时候,昨夜当值的那几名侍应生已经消失不见,不过资料还是给我准备好了,却要让我签下名字。我拿走资料跟前台说我需要出去买东西的时候,你猜怎样?竟然有个侍应生说他要替我去买,显然是打算不放我一个人外出。不过幸好我跟他说他可以陪我一起买,因为自己想要的东西只有自己知道。对方暂时也吃不准我的身份,所以不好怠慢。因而我成功的在便利店准备好必需品。”

 

“那、那资料呢?”

 

“嘘!”宗介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示意凛赶快把衣服换好,想必包厢外已经有人在等候着他们。如果他们过一会不出去的话,外面的人说不定很快就破门而入。

 

“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哦!可以这样!”

 

“还挺机灵的嘛。”宗介目光柔和地笑了笑。接着他跟凛朝洗手间的浴室走去。

 

因为是以SM著称的gay club,当然其中道具不乏滴蜡用的蜡烛。凛和宗介换好侍应生的衣服后,在浴室内把彼此浇地透湿,又把湿毛巾握在手里,床单浸湿摊平,接着将冰柜里的食用冰块一个不剩全倒在上面。然后只等宗介掏出火机把蜡烛一个个点燃扔到包厢门口,把整扇门点燃就万事俱备了。夜店多采用无窗式装修,因为人人都不想在自己风流一度的时候被他人瞧了个正着。所以越是无窗,他们的消防系统就做得越健全。

 

『一夜』整个VIP区域都铺了上好的羊毛地毯,而这种东西则是很好的耐烧品。蜡烛的火掉到地上一触即燃起大片火焰。而凛不罢休地又把橱柜里的烈酒拿出来统统倒在火焰上。备好武器来到12号包厢门前的打手们只觉实木制成的大门越来越烫,然后几股黑烟顺着中间的门缝和两边冒了出来。而洒在门边的烈酒这时沿着底部的门缝流到外面,也瞬间将火苗带到走廊里。消防报警器早就纷纷响起来,消防花洒也开始往外洒水。这时打手们看到脚底下窜起的火苗都惊得失去冷静,基本忘了上面要他们原地待命的命令。并且事态更让门外这群人无法掌控的是,还在VIP包厢休息未曾离开的顾客此时连衣服都顾不上穿,纷纷披着床单向外逃窜。

 

一时间呼救声、吵闹声、打斗声,火焰燃烧爆起的声音充斥了整件夜店。宗介用毛巾捂住嘴把其中一条湿床单包裹在身上,拿起门卡去门边感应区那里开门,发现高热的温度似乎烧坏了感应板。

 

“糟糕,我们好像玩过头了。”只见他一摊手摇摇头,“难道上天注定要让我们做一对殉情的恋人吗?”

 

“谁要跟你殉情?!再说谁是你的恋人啊?”凛举起房间内沉重的实木圆桌向门那处砸去。“快闪到一边!”

 

咣!一声巨响,门纹丝不动。咣!咣!咣!紧接着三声用力地撞门声。

 

“你这么做无疑是告诉门外的人,我们还活着吗?”这家伙怎么还是这么热血啊?其实我想跟他说这种无窗的密室包间,一般洗手间的通风口都很大,我们可以从上面爬到外面去啊。宗介用手遮住脸无奈地摇了摇头。小凛什么时候能改改他这种热血冲动的毛病?说不定改掉之后他真的会是一名好警察啊。

 

“身为一名警察……咳咳!固然查案……很重要。但是,咳咳咳!最重要的还是人的生命!我要确保你和我……能成功逃出去,然后联系警视厅确保人员没有伤亡。”凛因为用力撞门吸入大口浓烟不断地咳嗽着,脸也被熏得看不清原先俊美的模样。

 

这时门由于被充分得燃烧和过度撞击,吱呀一声从两边裂开一道门缝。

 

“你现在……只管用毛巾捂住嘴,防止不要再吸入浓烟。然后、咳咳!看我手势,我一示意跑……咳咳!你就披好湿床单跟着我撞开门,然后往后门跑!听到了没有?松冈巡查部长?”宗介难得拿出一副警|察的样子,用长官的口吻示意凛不要再轻举妄动。

 

“……”这家伙连后门都摸清了啊?不仅搞到资料,弄来侍应生的衣服,这次连逃跑路线都规划出来了?凛没有多说,只是点点头表示服从他的安排。但是内心却想着:这家伙在我昏睡期间到底掌握了多少案情关键?还有那份资料……我一定要好好问问他!

 

中午11点起床,先后撂倒三名追过来的打手后,宗介和凛于下午13点半成功逃离夜店『一夜』。两个人简直是把体力榨干一般地玩命奔跑着,等跳上巴士的时候,纷纷像滩烂泥一样瘫在座椅上。特别是凛,在一夜疯狂后紧接着是一路狂奔,他感到下一刻如果自己还没跳上巴士,他的全身肯定要散架倒地,不管后面是否还有追兵追击。

 

二町目的狭窄小道,印在中午晃晃的日光之下,显得萧条而破败,远不如夜里的喧嚣和迷醉。凛遥望着已被他们抛得远远的歌舞伎町,这个充满变|态和罪恶,以及无数谜题的地方……大概会让自己一生都铭记在心吧?


=TBC=

连续五天的日更节奏……萌上宗凛太好了_(:з」∠)_,就连自己都变得努力勤奋不少。差不多还有两到三章这篇文就会完结了。其实一开始没想过能写这么多字。明明最初的打算是如何炖出来陈年人式美味的肉呀_(:з」∠)_?

  32 5
评论(5)
热度(32)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