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宗凛】遗梦(六)

【宗凛】遗梦(六)

上一回


“醒醒,松冈。我们到了。”

 

被宗介叫醒后,凛迷迷糊糊半眯起眼半探头向车窗外望去。这两天的经历比他之前28年经历过的人生还要惊险刺激、多舛多磨……与无法启齿。下午乘巴士从歌舞伎町离开之后,宗介带着凛中途下车换乘出租车确保完全甩掉那帮追踪他们的人。

 

“现在……哇~哈……我们在哪里?”凛打了个哈欠,把视线从车窗外收回来。手指捏在眉心处揉了揉,他的头到现在还是晕乎乎的,还有胃部也由于先前的跑动感觉烧得难受。

 

“港区的麻布十番町。”宗介付完钱便打开车门示意凛出来。

 

“我们不是说好去千代田吗?你不打算把今天的事都交代一下么?”凛看着宗介不满地挑了挑眉。

 

“说什么?说我们把人家夜店包厢一把火烧了?说你因为误中迷药被我上——”宗介话到一半就被急忙从车里钻出来的凛捂紧嘴巴。

 

“好,我出来!我出来!你闭……闭嘴……”凛说着就脚下发软地扶住宗介。

 

“你发烧了,头部很烫,感觉温度应该不低。所以我把事件大体进展发短信告知上面后,便请示上面决定让你先跟我回家休息。”宗介说着就架起凛往身后的大厦走去。

 

“什、什么……你家?”凛仰起头看了看这座矗立面前的高级公寓,心想宗介这家伙待遇不错啊,麻布已经是东京的高级住宅区了,他还给我住这么拽的公寓楼房。随即又想到自己八叠半的小房间,顿时内心不是滋味地说:“你问过……我的意思没有?我们之间的那件事……你也不会一并告知了吧?还有放开我……我要自己走!”

 

“你是指那件事?”宗介顺势在凛的腰部捏了捏,“大可以放心,你期待的那件事,还不是时候让其他人知道。再说你发着高烧能找到你住的宾馆吗?不过,你应该连宾馆还没定吧?”

 

“……谁期待过!”是的,对方一针见血点破了他目前的处境。因为案件是他接手的,所以凛接到通知被派去东京新做卧底时,他只顾着肉痛临时准备的那一身行头。本想着任务结束后他就去警视厅找个从京都晋升来的前辈卖个乖,到他家住上一晚对付对付,没想过之后的事件发展完全不按照自己的剧本来。说到底……都怪半路杀出来的这家伙。凛苦仇大恨地盯住宗介不说话。

 

“被我说到痛处了?呐,不喜欢被架着的话。”宗介带凛进入公寓的电梯间,弯下腰一把抱起凛。“还是喜欢被我抱着吧?”

 

“你、你%*)#^R*&!”凛因为气急,大脑一热昏倒在宗介胸前。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发现啊……算了,真的发现的话,我就不会这么累。”

 

……


很轻柔,很松软……


在睡梦中凛感觉头上有什么东西凉湿湿的好舒服,空气里也飘着熬出味的淡淡粥香。身体……特别是屁股那里也好清凉好舒服。等等?“屁股?”凛猛地坐起来,头上用来退烧的冰袋应声滑落。他现在身穿一件不合尺寸的宽大睡衣,而下身则一丝不挂……还……很清凉?

 

“身体感觉好些了吗?”宗介端着盛放米粥和苹果的小桌走进卧室。

 

“你、这是?”凛摸着柔软舒适的大床,侧头瞅瞅床头矮柜放着的退烧药还有水盆……跟一管药膏。

 

“你跟我回家的时候,因为高烧半途晕了过去。我给你擦干净身体后,就出去给你买了些退烧药回来。”宗介把小桌放在床上,然后把凛拉过来头对头地试了试对方的温度。“嗯,头已经不烫了,想是烧退了。”

 

凛用手一边阻止宗介动作,一边把头侧向药膏放置的地方。“那、那个是怎么回事!?”

 

“你之前逃跑太拼命,带动了下面的……嗯,伤口。然后才引起的发烧。所以我自然连那处的药膏一起买回来给你抹上。”

 

他说抹上……抹上……还擦干净……身体……凛此刻大脑分裂成黑凛和白凛两个人。黑凛暧昧地说:这有什么好害臊的,比这更激烈的事你们又不是没做过。白凛慌忙制止道:不行,不能动摇!你要坚守住自己,你们现在的关系还什么都不是!你要振作啊!

 

“松冈警官?你是打算自己吃呢?还是打算我亲自喂你吃?”看着对方瞬息万变的脸色,宗介在心里止不住窃笑。叫了他三次都听不到,现在想必他的大脑正在进行内部斗争吧?要是让凛知道自己给他涂药的时候,他无意识地喘息呻吟让自己差点又硬起来的话,他大概今后都不会再和自己说话了。

 

“我自己吃!”被宗介叫醒的凛急忙接过勺子舀了一勺白米粥放进嘴里……居然味道还不赖?但是他此刻不想就这件事表扬对方。

 

“味道还不错吧?我特意在米粥变温后向里面加了一勺蜂蜜。据说蜂蜜对退热很有益处。”宗介一边托着腮,一边宠溺地看着凛一声不吭地大口喝粥。对方此刻应该不会拉下脸来说好吃吧?

 

凛喝完粥就走进衣帽间穿好宗介为他准备好的睡衣。当然某件衣服的尺寸……让他比较受打击就是了。

 

“你放心,衣服都是全新没有穿过的。”

 

“知道了,你要说几遍才行?”凛拉开门重新回到卧室,抱着双臂盯住宗介道:“现在,我们也该谈一下案情进展吧?”他这家伙到底还想让东京这边领先几步才肯罢休?

 

宗介收回先前的玩笑姿态,气氛突然变得严肃了不少。他带凛走进书房的写字台坐好,让对方去看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宗介的笔电此时正在放着一段视频,虽然镜头让凛感觉有些摇晃,但是他分明辨认出来这段视频,正是昨晚自己破门而入后,对面包厢那惨无人道的一幕!

 

“你是什么搞到这种视频的?我之前先进12号包厢的时候,有扫过四周一遍,应该没发现包厢内装有探头之类的监控器吧?”

 

“喏。”宗介把自己的火机丢给他,原来宗介先前一直在把玩的这件银质火机……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打火机!在火机的瓶身右下方有一个细小的镜头,而火机底座那里,有一个不易察觉的录音笔式的录音孔。

 

“你这家伙!真有你的!”凛握住打火机向上挑开盖子,看到了藏在盖子下的开关。

 

“所以你当我是为了抽烟方便,才闲着没事来回拨弄火机吗?”

 

“那、那些资料呢?你中午一回来我就没看到你嘴中说的那些资料。”

 

“我看完后,觉得还拿在手里不好,就还给对方啰。”

 

“你、你小子说什么啊?!我还没看你就还给对方?”

 

“你先别急。”宗介按了暂定键,然后点开桌面的邮箱,调出一封邮件,里面赫然是一些文字资料的截图。

 

“这、这又是什么?”

 

“你刚刚想要的那些资料。”

 

“你该不会说你身上又有什么隐形照相机之类的东西?”

 

“这怎么可能呢?我又不是哆啦A梦。这是线人帮我拍下的。”

 

“你还有线人?!”凛现在完全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身边的宗啦A梦。

 

“你还记得我之前说去过便利店吗?我跟夜店前台说要去便利店买些食物,顺便买一罐热咖啡清醒清醒再看资料。对方就安排一个人跟着我一起。我进便利店后把当做接应暗号的打火机拿出来拨弄了三下,就是提示位于监控室的线人注意任务来了。然后我向旁边的夜店人员指了指靠窗一处有监控器正对着的休息卡座,示意对方和我一会到那里去坐。实则是提示线人调到那个位置的监控器帮我把稍后的证物录制下来。”

 

“然后你就一边愉快地耐心翻阅着资料,一边面带嘲弄算计着接下来的动作?”

 

“就是你想的那样。”

 

“那衣服又是怎么一回事!”凛越听越窝火……这家伙简直是有备而来,面面俱到啊?!

 

“凛你一看就是没出入过这种声色场所的人。”宗介的语气就像是在说,凛你一看就是单纯了这么多年,要不是我你差点就能担任魔法士的人。

 

“你怎么知道我没去过?我又不是没去过酒吧。”

 

“笨蛋,一般的酒吧是酒吧,像这种声色场所的侍应生多半都是半服务半商品的性质。但不是内部人员的侍应生,没有VIP的指名,是不会随便进入VIP区服侍顾客。”

 

凛想到了昨晚大堂里那两名迎宾的侍应生,他们的目光像是要把宗介整个人生吞活剥似的。

 

“所以像是洗手间、舞厅的包座等半隐蔽的地方多半是他们办事的地方。侍应生乱搞后为了保证服装的整洁,往往就会在洗手间临时准备几套衣服替换。所以我就在往回走的路上借口去趟洗手间方便,把里面的衣服也顺出来了。”

 

“……”对方不愧是日本警视厅的精英分子,这种一步赢步步赢的节奏!凛内心越发不是滋味,这种破案竞赛自己还没做些什么就有种要提前败退下来的感觉。

 

“凛,你不要觉得自己现在就失败了。”看着对方越来越难过的脸色,宗介禁不住安慰道:“不要忘了我的身份,东京的警察调查一家位于东京新宿的夜店,肯定会比你们地方警察要上手许多。再说案子不是现在才开始有起色吗?”

 

“谁认输了?”凛重新摆正好姿势,打开刚刚的视频。“不过你们之前就注意到这家店了吧?要不然,你也不会对那所Gay Pub内部如此熟悉,也不会连线人都准备好,更不会有那么详细的逃跑路线。”对宗介事先准备万全的这一点,凛还是打从心底佩服的。

 

“嗯,大概从第二位被害人那里发现有关『一夜』的线索时,我们搜查一课就开始着手准备。”

 

果然是东京的精英,准备的时候也没有告知我们这些微不足道的地方警察案件的进展。“不过你怎么觉察到对方识破了你的身份?该不会是签名的时候,一时忘了顺手签上自己的名字吧?”

 

“你当我是白痴么?我还特意模仿过第三位受害人的笔迹。他们大概是从昨天晚上我的身材和气质就开始起疑,到我离开夜店去便利店时,从摘下面具露出的外貌上大体确认了我应该不是第三位受害人。”

 

“这么说,第三位受害人的外貌他们夜店的内部人员是见过了?”

 

“他们当然见过,能升级成为VIP的顾客,一般都会在入会时填好自己的资料和对方正式建立起联络关系吧?你办会员卡的时候,不是也配合过工作人员采集自己的个人信息吗?”

 

“也是……那就是说跟着你的那位其实是他们的内部人员?”

 

“嗯……多半是这样。我想你也从这个视频里发现了,这家同志酒吧并非单纯地提供少年援|交卖|春,而这明显针对未成年人的性|侵案件,也充满了许多疑点。”

 

凛盯着屏幕仔细看了会,随后符合道:“啊,是的。这种案中案进展地也越来越有意思了。”

=TBC=

更完之后忘记自带吐槽,赶紧补上。之前给催债人说好,今晚炖肉吃的……因为我觉得宗凛两个人再这样持续你侬我侬的,就不能好好办案啦。所以先把案情推动推动,再放心痛快的吃肉吧☆~

  28 4
评论(4)
热度(28)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