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宗凛】遗梦(七)

上一回

视频拨回到凛破门而入的瞬间,虽然屏幕中对面房间里一老一少正在进行一场常人无法忍受的性|虐。不过男孩此时并没有被身后人插入,而且他脖子上除了先前套上的口塞之外,并无项圈、皮绳等使人窒息的枷锁类装置。但此刻透过屏幕,凛观察到包括身后正抽着鞭子的那位老变|态在内,二人齐齐双目上翻,露出眼白,嘴角都有类似性|窒|息吐出的白沫。男孩就像自己当初看到的那样抽搐不止,而身后的男人则精神显得异常亢奋。

 

这是白|粉吸食过量产生的症状。

 

这也是之前宗介和凛进入VIP服务区便闻到一股似有若无的香味的原因。夜店的经营者先在VIP服务区投入一定量的迷药,使贵宾步入走廊时就能吸入这种气味,导致他们的大脑出现暂时性麻痹,影响到判断力和思考能力,产生性幻觉。先前宗介和凛正是因为这种迷香才没有发现对面房间的人神情不对,同时也做了让彼此无可挽回的事情。而吸入迷香后的客人进入包厢等待商品上门服务的时候,这时专为VIP服务的牛郎就趁机在服侍的过程中向客人推销能更进一步产生强烈性|冲|动的助兴剂——Heroisch(海|洛|因)。

 

所以宗介才会说这家夜店并非单纯性提供未成年人援|交卖|春,由这系列杀人案牵扯出来的,是这家同志酒吧背后从事的违法毒|品交易。

 

宗介在凛醒来前已经把视频等证物先行传送给东京警视厅。警方上层高度重视此次影响极度恶劣的犯罪事件,在通过科搜研分析肯定视频中二人确实有嗑药嫌疑,鉴识课也鉴定出先前线人递交来的证物手帕的确沾有违禁药物时,便命令宗介和凛二人连夜赶到警视厅召开搜查一课临时对策会议。

 

现在正是批下搜查令搜查『一夜』的大好时刻。因为先前那场小型火灾,所幸没有出现人员伤亡,此时的『一夜』只需要不打草惊蛇地处理事后现场便可。所以警视厅当即派出一支15人小队火速赶往那里调查取证,逮捕疑犯。

 

而宗介和凛因为先前卧底取证的原因,此次行动不方便参加,暂时在课室进一步分析关于连环杀人案的案情。凛一边拿着被害人其中一部分尸体的照片看,一边皱眉朝宗介说道:“线人递交的手帕上沾有违禁药物……你昨晚跟我陈述过程的时候并没有提到啊?”

 

“有吗?我没说起吗?哈哈大概是之前陈述太急我给忘了吧?哈哈……”宗介听到凛这么说的时候,倒咖啡的动作一顿,换上一副暧昧的笑脸企图蒙混过去。

 

“你少在那骗我!我之前可是有驯养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警犬,对方骗没骗我,我闻一闻便知道了。”

 

“……”这家伙在搞笑吗?宗介把其中一杯咖啡放到凛的面前,自己拿起一杯说:“嗯,昨天早晨我去便利店时假装用手帕擦拭我故意洒出来的咖啡,然后借机把用过的手帕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线人从监控器内看到我的这一举动后自然按照我之前的交代把证物送到警方这边。”

 

“上面……该不会有……”

 

“是的,你昨晚喝的那瓶零号专用的催情药水。”

 

“宗介我要杀了你!!!”此时天刚刚破晓,淡淡的白光透过灰蒙蒙的天空舒展开来,夜色也渐渐被这一抹抹灰白越漂越淡,远处的街灯尚亮着惨淡的光晕,清晨的雾气还没从窗户退下去。然而凛这一声怒吼把整座警视厅大厦都给叫醒了。

 

“唷~这不是松冈吗?”搜查一课正值换班时刻,而叫住凛的正是刚从京都警署调任到东京警视厅的前辈——御子柴清十郎。

 

看见以前带过自己的前辈时,凛的脸色缓和了不少,但是他还不清楚东京搜查一课的这干刑警有多少能推理出来自己曾喝过这种药水。于是凛便有些尴尬地向着自己的前辈点头示意了一下。

 

清十郎脸上的表情这一刻全是看到后辈的兴奋,丝毫看不出先前在鉴定课奋斗一夜的疲惫。他跟凛简单地说起这次卧底行动,本来他想接下这次任务的,毕竟一同派来出任务的人是自己以前所在警署的后辈松冈。不过却在他申请的时候意外被同事山崎抢先一步拿去这个明明谁都不愿做的卧底名额。真是装GAY也能装到这么积极,御子柴向着宗介离开的方向投过去一眼,心想山崎警官也蛮拼的。

 

“山崎警官对上头说自己只是想会会老同学,当然啰,老同学之间的默契配合肯定比我这个前同事要好上许多吧?”清十郎说着捅了捅凛的胳膊道:“我还不知道你这小鬼竟然有这么一位警视精英的老同学啊!你隐藏得可够深。”

 

“哈哈……我也是不久之前才知道。”凛强颜欢笑道,然后他把被害人的照片一张张贴在白板上,随即用手托着下巴分析着:“被害人有三名,其中两名受害者的遗体是在京都发现的,如果是涉黑的夜店将三具尸体在东京和京都分批丢掉的话,也可以解释清同一性质的连环杀人案为何先后会出现在两个不同城市的疑点。但是……每一具遗体都失去一部分器官的同时,生|殖|器部分也被零碎不全割掉这点太奇怪了。”

 

“刚刚根据电报,从『一夜』酒吧的现场查获到还没及时转移的白|粉,以及四名未成年,其中一名正是昨晚我们看到的。他此刻精神溃散,貌似受了不小的打击。”宗介此刻急匆匆地跑进课室,手里还拿着一份资料,气喘吁吁道:“然后鉴定课从『一夜』管理处的冷冻库内发现了人体的组织粘液,初步比定发现,这是第二名受害者的粘液,疑似是胃液……不过更精确的结果还要等回来后进一步分析研究。”

 

“啧啧,真是疯狂……贩|毒、卖|春……现在又加上一条器官走私罪吧?”清十郎抓了抓头发说:“这个『一夜』是什么来头?胆子不小啊,用吸|毒者的器官进行交易,简直丧心病狂。”

 

“这家店的店主此时不在国内,据现场逮捕到的内部人员说他们老板是日裔美国人,早于两天前已飞往美国。”宗介恼火地把资料向桌上一拍,“逃得可够快,肯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不能说这完全是警视厅内部出现了内鬼的原因,而是新宿的歌舞伎町便是这种凌驾于罪与罚、黑与白之上的存在。日本本国对黑|社|会以及色|情行业采取放任态度,只要他们在日本宪法的规定内合理运营,上层政府便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其肆无忌惮的行为。这次行动之所以有漏网之鱼,便是上面接到命令,在不妨碍案件整体走向的情况下,把其中涉及到的最重要的人保护出来就可以。


“毕竟这个老板旗下的业务可不单单是经营一所小小的夜店而已。范围广了就不好对付了。”宗介把『一夜』店长的资料推向凛和清十郎这边。

 

真有他的!凛和清十郎看着手里这份资料心里同时暗叹道。这家店的店主涉及到的产业……简直方方面面,无一不全。这种黑势力庞大的组织确实能放心大胆地搞这种犯罪活动,也着实让警方一时间难以解决。

 

“那么……这系列案件就是在这种只抓了小鱼和虾米,放走了大鱼的情况下——告破了?”清十郎皱着眉嘲笑道。

 

凛和宗介同时陷入了沉默。不,案子并非这么简单就告破了,肯定有什么是自己所遗落的。但此刻就算让他们去拼命捕捉其中疏忽的部分,他们二人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

 

“算了,我先去看看几个被救出来的少年吧。他们也受到了不少惊吓,而且说不定我还会从这份安抚工作中发现一点蛛丝马迹。”凛此时把警察手册插到西服内的口袋里,心想特别其中一个自己还见到过,或许能从他此时恍惚的精神中套出不少话吧?

 

“需要我陪你吗?”宗介和清十郎这时异口同声地开口道。说完又彼此意味不明的对视一眼。

 

“不用,就是抚慰抚慰几个受惊的小鬼,这点工作我这种地方警察还是会做到的。你们这些东京本部的精英,还是留下来好好查找其中遗漏的关键部分吧。”凛向后挥了挥手,没有回头便离开了搜查一课的办公室。


“啊,我想到我还有交班没有处理,我先走一步啦。”这时御子柴清十郎尴尬地朝着宗介笑了笑。

 

“您慢走。”宗介也投以不冷不热地微笑礼貌回复。

 

在清十郎前去交班的时候,宗介看着手上的各种证物又陷入了沉思。

 

……

 

“山崎警官,需要我们帮你捎便当回来吗?”不知过了多久,宗介的思路被外面进来的交通课女巡警打断了。

 

“啊,好的,麻烦了。”宗介边应声,边拿着京都第二位被害者家中的照片逐一辨认。因为被害人是京都身份,所以宗介并不能直接到被害人家中调查取证,他便把希望寄予这些拍下来的物证照片,看看里面是否能发现让案情峰回路转的线索。

 

“这些是被害人家中的照片吗?原来他已经有一位正处于更年期的太太了。”其中一个热情大胆的女警俯下身去看宗介手中的照片。

 

“为什么这么说?”宗介听到对面人这个问题反而不解地反问道。他记得京都这位被害人是个对外出柜的同志,至今未婚。但是有一名入社不久的妹妹。

 

“因为这个。”女警官指了指其中一张照片中放置在梳妆台角落的一瓶药物说道:“这种名叫『舒益安』的药是专门治疗女性更年期综合症的。”

 

更年期综合症?宗介仿佛想到了什么,他只顾得跟面前的女警官匆匆道声谢,便迅速跑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打开电脑。『舒益安』——其主要成分是己烯雌酚,这是一种主要用于治疗雌激素低下症及雌激素不足引起的功能性出血的人工合成的非甾体雌激素物质。

 

宗介这时又把先前的那份邮件调出来浏览了一下,紧接着打开了从『一夜』中缴获的客户资料,看到三名受害者曾经光顾的几名牛郎资料时,宗介突然霍地站起来震惊道:“不好,凛有危险!”


=TBC=

  27 11
评论(11)
热度(27)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