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宗凛】遗梦(九)最终章

人总有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宗介也不例外。

 

高三那年离开京都之后,宗介的邮箱每年都会收到高中同窗会的邀请函,而他也每年不厌其烦地将邮件一封一封看完后接着勾选删除。

 

不是不想回去,而是宗介逃避看到那些熟悉的面孔。尤其是那一张让自己一回想起来就有些心痛的脸。宗介还记得高二那年一帮男生一起翘课出去打电动,教导主任趁大家不备突袭杀到游戏厅抓人,凛因为游泳训练导致腿部拉伤,不能跑太快,宗介于是背起他两个人一起逃走。因为背人耽搁了一会,他们落后于大部队。那个时候凛很多事都依仗着宗介,很多人面上不说,其实心里多少都对这两个青梅竹马有些不满。因为宗介的偏袒过于明显,也因为凛的依赖过于让人别扭。那一天落单的两人由于差点被老师捉到,从而激化了整个男生小团体内部的矛盾。

 

他们之中一个曾经很尊敬自己的朋友指着自己和凛叫骂,山崎你和松冈该不会是gay吧?整天腻在一起不说,松冈无论闯什么祸你都给他断后擦屁股,我看你们二人早就不是什么好朋友好兄弟关系吧?你们是不是早有一腿了?特别是松冈,他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断奶?!他想让山崎你今后结婚还把他打包带过去吗?

 

那是山崎宗介高中毕业前最后一次打架。因为父亲是刑警的缘故,宗介从小就习空手道,以便将来子承父业。因而从小到大,除了某个不知死活的红毛小鬼动不动来招惹自己外,几乎没有人敢随便和宗介单独干架。所以那天宗介出手的时候很多人都吓了一跳,包括凛在内。凛可能忘了自己当时说过什么,只顾着劝架的他对那几个一起围攻宗介的男生说gay什么想想就很荒谬很恐惧,宗介怎么可能是呢?宗介一定不是!你们这群混蛋要是再这么以多欺少下去,小心我不顾大家平日同班同学的份上,揍你们啊!然而话一说完,凛就果断加入了混战。

 

那天是期末考结束发成绩的一天,那天拿了成绩单参与翘课的宗介,突然发现自己有什么不一样了。他有一个正在交往的女生,当他心烦意乱地去吻女朋友的时候,无意识之间竟然错把对方看成了凛!自己该不会…?!就在那一刻,宗介完全察觉到自己内心究竟潜伏着怎样一种情感,于是他从女朋友身边逃开了。

 

随后的春假里,和宗介交往不到一年的女友终于哭着和他分了手。她说宗介君你的心到底有多少在我这里呢?真正的宗介君又到底在哪里呢?而他除了说对不起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一句话能安慰面前哭泣的女孩。

 

紧接着新一学期来临,当宗介再看到凛的时候,除了些许不自在之外,还多了一些不可名状的心痛。他问凛将来想做什么,凛果不其然地对他说将来想成为一名警察。因为在凛心里,宗介的父亲这位万年警部一直拥有着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但是真正生活在这种环境之下的宗介却忍不住想挫其锐气。因为成为一名警察,背后肯定有别人不知道的艰辛,还会给自己家人带来许多无可挽回的痛苦。他想让无忧无虑的凛再多一些快乐,不要过早地肩负起沉重。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修学旅行那晚宗介的感情第一次差点突破他的牢笼。他因为不想和凛睡在同一个房间,于是故意留到很晚才去温泉泡澡。哪知道宗介刚从温泉泡完出来,便看到更衣室中一个人自渎的凛。那种视觉冲击在当初血气方刚只有十八岁的宗介眼里,是多么大的诱惑。他十分确切地知道,自己从来没有一刻像这样如此需要凛,不用从其他女人那里寻找慰藉,他只想要他。

 

所以从那以后宗介选择逃离。因为那次事件,因为那天朋友的话和凛的回答。直到父亲由于调职全家搬去东京,他才正式下决心舍弃这段感情,不告而别。

 

当宗介进入陌生的学校穿着陌生的校服时,他心想再过不久就是春天了,夏天的制服应该来不及穿,还好母亲没给自己预订,因为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穿高中校服了。而自己过往所执着的全部情感,也都遗留在终结了自己青春的那个城市。就像一场漫长而悠远的梦。

 

然后时光荏苒,一去不返。


『我所有的自负都来自我的自卑,所有的英雄气概都来自于我内心的软弱,所有的振振有词都因为心中满是怀疑。我假装无情,其实是痛恨自己的深情。』十年之后宗介从书里读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完全放下了年少时期那段不成熟的感情,没想到又因为一起连环杀人案与松冈凛重逢。

 

一别多年,戏剧性的重逢原来并非是小说独有的离谱情节。抑或者离谱的从来都不是久别重逢,而是他们两个阔别十年后竟然还能一眼认出彼此。因为他们真心思念着对方。所以说人与人之间缺少的并不是重逢的机遇,而是一种念旧的情怀。

 

看着凛在自己臂弯睡得像小孩子一样不老实,有时候还委屈地皱起眉头,宗介就心里感觉暖融融的。他时不时用手指抹平对方眉头里隐藏起来的难过。

 

第二天上午,宗介难得一觉到天亮,睡得如此安稳踏实。他感觉自己仿佛做了一个青涩又怀念的梦,过去很多事自己当初一度不愿面对,甚至采取了逃避的态度。好在如今重新拥有了彼此,这一次……宗介伸出手摸了摸床的另一边,一旦握住就不再放手——咦?凛呢?

 

宗介彻底清醒了,不久前还睡在自己身边的人此时怎么不见了?摸了摸体温尚在的空枕头,宗介起床穿上衣服。当他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警察手册被人放在餐桌上。在他的警察手册最后一页里,夹着修学旅行的时候自己和凛在札幌的合影。

 

此时照片被人翻了出来,照片里的他们还那么年轻,那时候宗介不经意微微翘起了嘴角,那时候他们还稚嫩如初。 

 

 在照片的背后有一段熟悉的字迹,那是凛在离开前写下的: 


『201X-202X,这是第一个十年,我在没有你的日子里度过。』

『202X——以后每一个十年,你都要和我在一起。』

『我在等你心中的风吹向我。』

 

=FIN=

 

谢谢大家这一周的关注与爱护!谢谢与我一起熬夜奋斗的朋友们!你们不放弃的追看,也间接鼓励我写下去的决心。起初……这个故事开头的时候我都被我自己搞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还好坚持下来了。你们的喜欢与推荐,也是我不断前进的动力。


让我休息几天,我们下一个故事再见❤~


再次感谢!鞠躬m<_ _>m!



                                                                            若愚

                                                  2014年7月31日于暴风雨夜某个书房


  40 14
评论(14)
热度(40)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