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宗凛】遗梦(七夕加笔)

京都夏季的闷热程度一般人无法想象。坐在办公室靠椅上转来转去的松冈凛分分秒秒盯住墙上的壁钟,只要时间一到,他就决定第一个往外冲,光速跑到外面买刨冰吃。没有接警与突发事件的工作日简直能把凛闲出病来,特别是在这种酷热炎夏——感谢日本的办公室文化,无论室内与室外温度多热,上班族都要西装革履配上体面的领带,还要配合国家的节能意识空调温度不能过低。凛忍不住扯松了自己的衣领,仿佛这么做就能使呼吸更加顺畅,能让空调的凉风触及皮肤面积更多一些。


“前、前辈……”似鸟君这时怀抱一叠文件小心翼翼试探着向凛开了口。


“啊?”还有两分钟就到了下班时间,凛禁不住有些不耐烦起来。


“对不起在这个时候还打扰前辈!”似鸟急忙把文件放在凛的面前,“这是明天要审阅的文件……我已经整理好了!还有…还有之前署长不是说咱们系要来一个新人……”


“嗯?所以呢?”凛草草翻着手里这些安全预警通知书。


“他、他现在正在外面准备进来报到。”


“哦……你让他进来,我姑且先见一下。稍后晚上请他吃个饭接风。”此刻有新鲜血液补充到人手不够的京都府搜查一课,这对凛来说是炎炎烈日里听到的最开心的事。


“您好,松冈巡查部长!我是今天来报到的巡查官御子柴百太郎,请多指教!”面前这位紧张到闭起双眼敬着礼的橙发青年……怎么看……怎么让凛觉得眼熟。


“你这家伙该不会是御子柴前辈的弟弟?!”


“对您想的没错,御子柴清十郎是我的哥哥!”


凛挠挠头想了想的确是有这么回事来着。那天案子告破后,他和宗介一行人回到东京警视厅做结案报告,御子柴前辈是有拜托过自己什么事……好像是让自己今后帮忙关照一个熟人的样子。那天凛一夜没睡不说,又浸水又制服恶犬简直忙得他疲惫不已,所以他没仔细听进去。没想到要关照的熟人竟然是前辈的弟弟啊?于是凛索性免了那套前辈新人的繁文俗礼,他大大咧咧地勾住百太郎的脖子说:“臭小鬼,你叫谁巡查部长呢!本少爷从上周开始就是松冈警部补,记住了?”


“十分抱歉,松冈前辈!”百太郎微微一鞠躬,随后嘴里嘀咕着:“什么啊…哥哥的情报怎么有误。”


“你在那嘀嘀咕咕什么?还不快走!下班时间到了。”说着凛拿起衣架上的西服准备动身去冷饮店吃冰。


“等等前辈!貌似我们今天不能提前吃饭了,管理官说今晚要请咱们系吃饭!”似鸟拿着手机一边读管理官秘书发来的邮件,一边阻止快要跑出门的凛。“还是去私人餐馆准备吃怀石料理!”


“什么?!”凛手中的动作一顿,有点不可置信。今天吹得什么风,一贯小气吝啬的管理官竟然说要请客?还是搜查一课二系全体?


“貌似管理官要为咱们介绍一下之前提到过的新人。”


“还有新人?那之前署长说的新人不是指这家伙吗?”凛说着拽了拽百太郎。


“应该不是……这位新人是从东京远道而来准备接任咱们搜查二系系长的警部,貌似是最近才被提拔起来的青年才俊,东京警视厅的上层打算外派他去地方历练历练。”


一般都是这种剧情吧?要提干的人在地方先锻炼锻炼,等破了案立功才被调进东京本部,没有道理把刚提起来的骨干派到外面工作啊。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位被提拔起来不久的警部,得罪了上面的领导。


“邮件里说咱们新系长的名字叫山崎宗介。”


等等……似鸟刚刚说了什么?山崎宗介?……宗介他要来京都!还是他们搜查一课,和自己同系不说——还成为他的直管上司?


凛此刻已全然忘记心心念念一整天的宇治抹茶刨冰,上个月在东京发生的诸多事件现在如走马灯般充斥在他的脑海里。他和宗介重遇,一起做卧底,然后又发生了这样这样、那样那样的事情不说,自己偷溜之前还装模作样留了那种讯息给他。其实这本来是凛被吃干抹净后第二天起床感到太害臊,一时间不敢面对宗介才出此下策……


……


当晚一行人酒足饭饱后纷纷打车的打车,坐地铁的坐地铁,各回各家。而凛和一个月未谋面的宗介在送走酩酊大醉的管理官后,两个人朝同一个方向离开。正确的说是凛在前面走,宗介在后面跟着。两人在冷冷清清的大街上不发一语,亦步亦趋。


凛每走两步就猛一回头,用视死如归的眼神盯住对方,然而宗介却当做没事人一样叼着烟,笑眯眯地向凛挥了挥手。在对方第三次挥手对他微笑致意的时候,凛终于忍不住炸毛了。


“宗介,你说实话,你到底来这里做什么?你为什么要到地方的搜查一课来?”


“和晚饭时说的一样啊,我想更进一步的观察社会,体察民情。”宗介眨眨眼笑了笑。


“说谎。你一露出这种笑容,我就知道你在骗人。”


“好吧,由于我对我们警视厅的刑事部长说我喜欢男人。”


“等等?就只为性|取向这么点事,他竟然把你下放了?你喜欢男人又不代表你会喜欢他。”


“主要原因在于他起初想把他家的千金介绍给我认识。”


听到这里,凛忍不住做了个悲伤的表情。“……既然你跟你的顶头上司敢这么说,想必你在警视厅真的很碍眼了。”


“是啊……所以调令下来的时候我就欣然接受了。”


“欣然接受?你同意被外派?拜托,地方警察都挤破头想进警视厅好不好?”


“是啊,我很高兴。我还主动选择来京都府这边。”


“……是因为回到家乡的滋味很不错吧。”凛总觉得他别有用心。


“当然~不过最重要的是我要对你负责。”说着宗介快步走到凛的面前揽住对方,“上次把你睡得那么惨,我不负责谁负责呀?”


“少来这套,你这句话肯定对不止一个人说过吧!有多少女人被你的怀柔攻势搞得五迷三道,然后带你回家。”


互相对视了一眼,宗介露出“不愧是凛,真懂我”的表情开口说着:“你怎么知道今晚我没地方住?我申请的公寓还没批下来呢。不过有一点你搞错了,这句话我只同你说过。我对你当然和对她们不同,我只对你一个人体内射精。”宗介说完又趁其不备亲了下去。


===

这种一过七夕的时间点,就发的七夕礼物……作者你的fff团精神不要这么满载。

大家七夕快乐!【喂。


关于宗凛《遗梦》的网路版连载到这里真的彻底结束了。

大家我的新坑题目已经想好了~同样也是宗凛的同人文,名字叫《手心宇宙》。这次准备写原作向……祝愿我能OOC的少一点吧【跪地。


大家晚安~

  31 11
评论(11)
热度(31)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