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及岩及】我在竹形神社见过他(上)

※此篇纯属作者天马行空的脑内产物与原作并没直接关联,请勿认真。

※感谢乙一,本篇灵感来自于乙一短篇小说《阿原》,不过作者产物却与之南辕北辙。乙一的故事总是平淡里透着温度,我的故事总是脑洞过大。

※祝好基友@焼肉定食 生日快乐^p^,对不起迟来的生日礼物没有踩到排球日当天,而且还不能一次完结_(:з」∠)_。放心这算一个童话故事(够。



“及川是个哭包!”

“及川是个胆小鬼!”

“你这种人只配和女生一起过家家~哈哈哈~”


可恶,这群混蛋!我早晚要给你们点颜色瞧瞧。及川趿拉着鞋歪歪扭扭地往家走,他懊恼着为何自己没有朋友,为何自己总受欺负,为何姐姐生小孩自己就要寄住在奶奶家。“什么‘你姐姐刚生完小孩身子比较弱要人照顾,所以先委屈小彻去奶奶家住一段时间,等到时回来妈妈给你买新的排球当赔礼’……让人暂住需要连住民票(注:类似于日式户籍)和学校都给迁过来吗?”走到奶奶家门口,及川胡乱擦干净脸上残留的鼻血,按响了门铃。


“谁呀?”

“是我,小彻。”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等等你的脸怎么回事?打架了吗?”

“没有,回家路上遇到熊,逃跑的时候给弄上的。”

“……”


这里的家伙应该没有一个愿意搭理我吧?这种感觉真是糟透了……及川躺在床上看向窗外层层叠叠透着光的云,忍不住用胳膊挡起眼睛。


“好刺眼。”


六年级真是一个微妙的年级。在大人眼里仅仅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但是他们不知道升上这个年级后的小孩,心思会开始变得敏感起来。即将迎来人生的首个毕业典礼,会让他们逐渐萌生一种成为大人的想法。他们不仅会有身为最高年级学生的觉悟和责任感,同时又要面对成为中学生后那种未知的不安和期待。他们会把一些不想说的话藏在心里,因为他们的自立性已初步成型。


所以及川不想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奶奶,可是他仍有期待。他希望自己能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交到朋友。


白石市作为宫城县的最南端地势十分秀丽险峻,有山有川还有海。不忘山静卧在远处的葱翠森林,白石川经过漫长曲折的流程途径这里奔向大海。及川的奶奶家就位于不忘山的山脚处,四周有着阡陌纵横的稻田。


公休日的下午,及川试着约邻居家的女孩出来玩。这位住在奶奶家斜对角的女孩是这条街上最可爱的女孩子,也只有她没有取笑过自己。因此今天及川鼓起勇气想邀请她一起去花火大会看烟花。但是此举却引起之前那群结伴欺负他的小鬼头们不满。及川这个爱哭鬼竟敢约他们村子里最漂亮的女孩,简直是不自量力!真活得不耐烦了!于是他们之中留着西瓜头的小头目恶作剧地坏笑着,围着及川语速不快道:“看花火大会这等好事怎么不想着朋友们呢?我们几个也想和你们一起去看烟花呀。”


我们什么时候成为了朋友?及川心里吐着槽,面上却回答道:“我怕约了你们……你们也不出来啊。”


“怎么会怎么会,我们还想着利用假期约你到山上一起玩,改善改善咱们之间的关系呢。”


“可是老人们不是说了吗?山上有鬼,他们爱吃小孩,小孩走进去后就会神隐。”


“都什么时代了你还会相信这种昭和式的怪谈?安心啦,大家不是朋友吗?别忘了咱们是结伴上山的。”说到这里,西瓜头凑到及川耳边低声说:“你想约人家女生出来玩,单去花火大会这一个地方岂不是单调无聊爆了,还不如趁机邀她一道上山,也好对她显示一下你的男子气概啊。及川不是我们喜欢捉弄你,而是有的时候你真的太胆小了……会让人瞧不起的。”


及川看了那女孩一眼,吞了口口水,点点头同意了那些人的提议。


一行人有说有笑地顺着不忘山的石阶拾级而上,穿过一棵又一棵不知名的参天大树。及川也不知道自己走了有多久,说实话他这个外地人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不像他们本地小孩对这里的地形相对比较熟悉。只听林子里扑棱棱飞出几只大鸟,一片青绿色的竹林便走入了他们的视野。竹林在东北地区实为少见,所以能在这里见到竹子,不仅是及川,他身边的那群孩子也颇为好奇。仿佛这里也是他们第一次来一样。


穿过沙沙作响的竹林,沿着小径向里再几步,等雾气散去,他们看到一座破旧的神社忽然出现在眼前。在半大的孩子们眼中,眼前这座神社虽然不怎么雄伟,但却显得如此神秘又令人生畏。


“竹…什么……这是一间名叫‘竹什么’的神社吗?”其中一个孩子艰难地辩识着鸟居上的汉字。


“竹形。”队伍里的女生显然国文成绩要比这些男生好很多。“是竹形神社。”


看着心中最可爱的女孩子开口说话,西瓜头有些陶醉,他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距离烟火大会开始还有段时间,不如……我们来玩捉迷藏吧。”说完他朝身后那群跟班使了使眼色,那些孩子便会心一笑紧跟着附和他们的头目。


及川其实并不想玩捉迷藏,奈何少数服从多数,就连那个女孩也没有反驳的意思,他自己也只有认命跟随的份。就在他们准备选谁出来当鬼的时候,出乎意料的是西瓜头竟然主动要求当鬼,游戏开始前他还特意把及川拉到一边偷偷道:“游戏一开始,你就赶紧藏得隐蔽一点,别容易让我找到,这样作为最后一个被鬼捉到的小孩,你岂不是在大家面前赚足了面子,告白起来更有把握?”


这家伙怎么突然对自己这么好了?及川想了想也觉得西瓜头说的在理。就在对方刚开口说“开始”时,及川便一溜烟跑得没影。这时佯装数数的西瓜头突然停下来对正要四处躲藏的大伙道:“不玩了不玩了!及川刚刚对我说他闹肚子要急着回去上厕所,不过他又怕扫了大家的兴,就没吱呼各位,让我们先玩。不过我看他跑得这么快也觉得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大家提早去河边抢占有利位置,别到时候被大人们挡住视线看不到烟花。”


小跟班们赶紧点点头深感老大的英明,而那位女生却不放心地回头望了一眼及川离开的方向,不知为何她心里有些不满,也有些担忧。不知道及川现在的身体状况如何,他还能不能赶上花火大会。


这厢边及川独自躲在竹林附近一处洞窟内,对神社里正在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他还在暗自窃喜,心想那个西瓜头这次肯定猜不到自己会藏在哪里,到时候自己只待时机一到便走出来使劲炫耀,尽情欣赏他们的狼狈不堪。


不过……怎么还没听到有人被捉住的声音?难道是自己藏的太远了?这已经过去半个多小时了吧?


及川不做声又静静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听到他们喊话的声音。他看看手表,眼看着就要到放烟花的时间,再不找过来的话,自己就主动去找他们吧。就在及川自我矛盾的过程中,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着,太阳落山,乌鹊回巢,天色变得一片昏黄。不行,还是先出去找他们吧!


小孩子的动作远比想法要来得快,及川此刻已经穿过鸟居跑进神社里。然而他走近一看,发现原先站在神龛前的众人这时都不知道哪去了。只有残破不堪的注连绳静静垂在那,连个人影都没瞧见。怎么回事?他们到底去哪了?及川试着叫了一声西瓜头的名字,发现没有人应答。他不甘心,又叫了其他几个孩子的名字……直到连那个女生的名字都喊出口的时候,整座竹形神社依旧只有他一个人在说话。


难道……难道我被他们抛弃了?!


及川心里顿时充满了愤怒与难过,愤怒的是那群家伙果然没有真心把自己当朋友对待;难过的是,他没想到就连那个女孩也会抛下自己和他们一起耍弄他。及川抬头看了看已经出现几颗星子的天空,一直强忍住的眼泪再也压不住夺眶而下。而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山林又开始起雾了,眼前的竹林已经陷入一片迷茫的白色之中。


除了几声鸟叫,和草丛间的虫鸣声,现在的不忘山寂静得可怕。及川壮起胆捏紧拳头向着林中走去,他尝试着摸索出自己上山的道路,希望自己能原路返回。可是现实远非他想象中那么美好,他不记得来时的路了!明明去的时候自己跟在队伍里沿途观察着附近的地形,可现在起了雾不说,出现在脚下的道路却有好几条!


怎么办?!怎么办?!


往前走是未知的黑暗,往后走是隐秘于夜色里透着危险气息的古旧神社。这种糟透了的感觉又袭上心头。我要死在这里吗?我要孤零零一个人消失在没有人知道的这片竹林里吗?及川开始自暴自弃地大哭起来,谁能来救救我?有谁能来救救自己啊?


这时,他突然发现从神社的方向飘来一点幽幽的火光!火光跳跃着,由远及近不断扩大着光亮,有什么人在那里,正一点一点朝着自己逼近!说是人…或许也可能是自己不知道的什么东西…比如说……这座山传说中的鬼?!及川拼命止住抽噎,紧紧捂住鼻子和嘴巴不让自己的气息透出一丝一毫,他一步步后退着。看着被火光反射在竹子上的影子变换着形状,慢慢拉长,眼瞅着就要到自己跟前!


“哇啊啊啊啊!!!”及川转头拔腿就跑!


然而祸不单行,因为转身跑得太急及川不小心撞上一杆高耸挺立的竹子,接着他就被竹子的反作用力反弹到地上。


吱嘎,吱嘎,吱嘎……木屐踩在泥土上发出的声音这时传入到他的耳朵里。


·待续·

  33 5
评论(5)
热度(33)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