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及岩及】我在竹形神社见过他(中)

上一篇


——你相信这世界上有鬼吗? 

每到深夜他们便从阴暗的角落里走出来,散发着潮湿的气息。

用他空洞的眼睛幽怨地注视着你……然后张开裂到耳边的大口:

”吃掉你!“



木屐声戛然而止,及川大脑不断回闪着自己以往看过的恐怖故事。他整个人战战兢兢不敢直视前方,他知道此刻那家伙就在自己对面,但他只敢歪头去看竹子上投出的影子。那个人影慢慢接近自己的影子,直至两个影子融合成一团形状奇怪的黑色剪影。


“喂!”对面的家伙出声了!


“求求你不要杀我!!!我一点都不好吃——”既然想不出什么好的逃跑对策,及川现在只能做猛虎落地式道歉祈求对方不要杀死自己。


“好痛!”及川和那个家伙异口同声地同时叫出来。因为及川一直侧着头去看影子逼近自己,却没注意此刻那个“东西”其实也在近距离观察着及川,所以他猛地回头扑地直接导致双方凑一块歪倒在地。


“对不起!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我的不小心——诶?!”及川跪地求饶的时候,眯起眼偷瞥着被自己扑倒在地的怪物……不过面前这个身穿袴服,人模人样,还挠着毛茸茸头发的家伙……是怪物吗?如果他真是妖怪的话,未免有些——“太矮……唔噗!”


这家伙个子不高,手劲还挺大!直待双方都站起身,及川边揉着自己方才被揍的左脸,边想一会自己该怎么开溜才行,对面的……就目前而言还能对付的家伙,手和脚都不怎么大,个子比他还要矮上几公分。看着他正在低头摆弄手里提的灯笼,及川忽然灵光一闪,不妨趁这个时机自己逃跑溜人?


“你要去哪里?”


糟糕!被发现了!“哪个…呃…嗯…就是刚刚那一撞挺够呛的,不知道灯笼里的蜡烛是否能坚持住,于是在想自己有没有能帮到山妖大人的地方……诶不是…山妖的话,太瘦。鬼怪?不是,太矮!啊,对了!您是狸猫大人吧?”


“信不信我立刻让你的右脸和左脸对称起来?我和你一样是人类!”


“人类吗?狸猫大人你别骗人了~都说狸猫狡猾果然不假,这么晚了哪会有小孩子出现在这里?”及川碍于对方的危险性不敢表露出太多鄙夷。这狸猫的撒谎技术真差。


“都说不是了!我来找你那是因为我先前听到呼救声才赶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你是不是觉得周围有这么多竹子方便你幻化人形①才这么应付我吧?告诉你我很快就不是小学生了,这种骗小孩的把戏还是收起来——嗷!”


“这个家伙怎么听不懂人话呢?”对方吹了吹自己的拳头,开口道:“我的家在附近,竹林后面的神社,我就住那里。”


“你住在那里?你是神社的神子吗?不过下午我们来的时候这里除了破破烂烂几件摆设外,再没别的东西,更别说是人了。”


“你姑且可以把我看做神子吧,白天我一般会外出不在家,只有傍晚才回来休息睡觉。”


“就你一个人住吗?”及川双手揉着自己两边肿起来的腮帮子,斜眼道:“唔……还是缺乏信服力。”


“信不信由你,走了。”


“上哪去?你该不会趁我不注意想把我洗白白煮来吃吧?”


“是——啊——”


“什么?我不要!”


“笨蛋啊你!都说是人类了……快点跟上,我要送你下山。”


“哎?”送自己下山?


“到底走不走啊?再不走的话我就丢下你。”


你是真心的吗?让我留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山林里?及川看着前面的家伙说到做到,已经走出去一小段距离,他赶紧慌手慌脚跑去跟上。与其被丢在这种人迹罕至的地方等死,还不如死马当活马医,壮壮胆跟着这家伙看看他会把自己带到哪再说。反正横竖都是死,死在有人的地方比较好吧……


“喂……”


“……”


“我们还要走多久啊?”


“……”


“喂,你有听到我说话吗?”


“我不叫‘喂’。”


“啊,回应了!你不让我叫你‘狸猫先生’,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啊。”


“一……”


“哈?没听到?拜托请大点声~”


“一!我叫一!你别给我蹬鼻子上脸啊!之前你不是还怕我吃掉你,怕得要死吗?”名叫“一”的家伙拨开阻挡在二人面前的树杈,走了出去。


展现在及川面前的是山坡下绽放着绚丽烟火的白石川。他终于从山里走出来了!


“呜呜呜!得救了!呜呜呜狸猫先生您真是个好人……呜呜——痛!”及川本想扑过去紧紧抱住对方,可惜人家并不领情闪身躲开了,导致他一个人直面撞上大树。


“脸脏死了,别碰我!”


“好过分!我明明是出于感激才这样做的说……”及川哭得鼻涕眼泪糊了一脸,他撅着嘴感觉十分委屈。


“要是过分的话,我就应该把你一个人丢着不管~行了,你的心意我知道了,不用报答,我回去了。”


“喂……”及川嘟着嘴开腔:“那、那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吗?”不知道为何,他看到那个正要离开的背影有点寂寞,禁不住大声喊出来。


“你要是不害怕一个人下午上山的话,我随时都在神社等着你。”


“我不怕,你肯定会在那里等着我吧~如果我迷路了,你也一定会找到我,对吗?”


“……”


“哎?我要是丢了的话,你不打算找我吗?”


“会找到……我会找到你的。”对方转过身,突然用与之前不同的态度认真回应道。


“嗯!那就说定了,小一!”及川对着小一伸出手,做打钩钩状翘起小指。


“都说别给我蹬鼻子上脸……谁是小一啊!”令及川期待的是,小一也伸出一只手,翘起小指,遥遥相隔与他呼应。


咻——呯!硕大的烟花在他们的上空绽放开,及川借着灿烂炫目的花火看清了对方的模样,和自己一样稚嫩的面孔,有着一双映出光芒的乌亮眼睛。小一不经意流露出的一丝微笑,让及川的呼吸差了一拍。



两周之后及川所在的小学迎来了暑假,白石的乡下总比他之前居住的仙台来得更有夏意。每到下午,及川都会上不忘山找小一。及川对这里的一切既陌生又好奇,因为之前没有同龄的小伙伴带他一块玩,导致他上一个学期直至期末都没有发现哪里有好玩的地方。不过现在好了,小一在自己身边,只要有不明白的地方抑或没见过的事物及川都会像一只小狗那样摇着隐形的尾巴求助小一,而小一也会习惯皱起眉看着身边这位就差伸出舌头就地打个滚的大型犬类,并忍受对方的各种聒噪耐着性子逐一讲解。


及川虽然线条粗,但不代表他就是个笨蛋,从很多细节里及川都发现小一的与众不同。比如为什么他一个人住在这么大的神社都不会感到害怕?比如及川从未见过小一穿除了神社的袴服以外的衣服;比如对方从来不去学校每天呆在山里,却能认识不少自己没有见过的汉字;比如自己找对方的时候都是在下午,上午小一在做什么及川并不知道,有一次及川试着问小一,自己可不可以上午去找他,毕竟现在放假全天都有充足的时间,可是却被小一以他白天很忙给推辞了;再比如,太阳落山的时候小一送自己下山,每次都是送到山脚处的那个斜坡,从不往前多走几步,仿佛多走一步,就会被身后的大山抓回去一样。


所以及川从来不问,小一说他是人类,自己就要选择相信他。因为小一是这座城市里及川交到的第一个朋友,也是他最为珍视的朋友。临近暑假尾声的一天,午后的暑气已经过去了,及川像往常一样带着西瓜上山去神社找小一。不过当他穿过竹林的时候,并没发现小一像往常那样提前在鸟居前等候自己。


他觉得有点奇怪,试着喊了几声,可小一都没有回应。及川有点慌,即便知道小一是个很守约的人,即便知道他与常人有着不一样的地方,及川仍旧忍不住朝坏的方面想,小一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危险,还是小一真的是妖怪……白天他要休息,晚上才能出来?尽管后者这种想法一直埋在及川的心底不愿触及,但是此刻却莫名跳到他的心头。


“及川你来了吗?不好意思,我方才一直在找吃的东西,耽误了不少时间。”这时小一从竹林里走出来,整个人显得很疲惫。


“骗人。明明这几天我连着往山上带东西吃,小一你怎么会饿肚子呢?”


“我没骗你,因为白天太忙了我一直都没有吃东西,所以下午感到特别饥饿。”


“喏,这是西瓜。”及川伸出手把西瓜提到对方面前,却把头别到一边不去看小一。“小一不想说的事情,我可以不问,每个人都有自己不想说的事情,我也不例外。但是我不希望小一你骗我,上午很忙,上午没时间什么的……你明明只是一个小孩子,哪有这么多事要做!你到底在背后瞒着我什么!?”


小一接过西瓜放在地上,似乎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顿了顿张口说:“正好这里人手不够,你明天下午可以不用来神社找我,上午…嗯……差不多就是你上学的那个时间,直接到我送你下山的那个山坡等我。你不是好奇我平日都在做什么吗?现在正好有机会告诉你,恰巧也可以帮我个忙。”


“你可不许骗我,我们打过钩钩的,撒谎的家伙要吞千根针。”


“我还没说明天要做什么你就觉得我在诓你?你是有多不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羁绊?”


“那就说定了,明天我在山坡等你。”


“记得带干净的纱布还有外伤药。”


“为什么带这些?”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翌日上午,小一准时出现在山坡上迎接及川。说来也奇怪,及川并没有看到小一戴过手表,但是他却能准确把握好时间。及川以前听奶奶说过,长居深山的樵夫和猎户都会根据山林独有的特征来判断时刻。或许小一是在大山里住了太久已经不需要钟表这种东西吧?


“我们现在要去做什么?”及川背着一大包东西,有吃的有喝的还有小一要的那些伤药。


“救助伤员。”


“诶?这座山除了小一你以外还有其他人定居在此地吗?”


“少啰嗦,去了你就知道了。”


小一带着及川七拐八拐,不一会来到一处被灌木丛藏住的洞穴,若不仔细去辨认,平常人真的很难发现这个不起眼的地方。二人拨开外面杂乱的树叶和木枝,借着外面透进来的阳光,及川发现洞穴里有一只腿部受伤严重的母鹿和几只正闭着眼使劲吃奶的幼鹿。


“哇!好可爱——唔噗!”


小一“嘘”了一声当即给了他一个头槌,“小点声,母鹿昨天才刚刚生产又受了重伤,会很容易受到惊吓踢到自己的孩子。”说完小一蹲下身轻轻抚摸着母鹿的脊背,用及川从没听过的温柔声音安慰着母鹿:“很好很好,独自守护着宝宝的你太勇敢了。辛苦你等我这么久,我今天带了一个同伴来,你不要害怕,他不会伤害你还有你的宝宝,他会和我一起帮你把腿伤治好。”


及川左右看了一下,除了自己和小一之外此地再没有别人,然后他用手指指自己,示意小一自己用不用过去。


“笨蛋,当然是指你啦!快到我身边来。”小一小声向及川招了招手,然后等及川在他身边蹲下后,小一接着说:“把手伸出来让鹿妈妈先闻一闻,等它确认你没有危险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包扎吧。”


“就像这个样子吗?”及川边说边把手往母鹿那伸,只见它慢慢仰起脖子伸出头闻了闻他的手,接着便张嘴吐出舌头舔了舔及川的手心。“哈哈哈~好痒!别舔了,好痒!嘶——痛。”


“都说让你小声一点啦,不要吓到小鹿们,好了我们开始救治吧。”小一揍了及川一拳,并让他把包里的东西拿出来。


“诶?咦?现在吗?”


“是啊,鹿妈妈闻到你没有危险的气息,愿意伸出舌头舔你正代表它对你放心。”


“那一会我需要做什么?”


“你先和我一起把小鹿从鹿妈妈身边抱开,然后把伤药给我,我负责给它包扎,你帮我按住它。因为等会伤药刺激到伤口时会让鹿妈妈开始挣扎,我怕控制不住它,给小鹿造成危险。”


“我尽量试试。”


“好,那我喊一二三后你就帮我按稳它。”把小鹿抱到一边后他们便着手为母鹿包扎。


“一、二、三!”


“好——痛——!”


随着及川那声足以震飞林子里的鸟的呼喊,小一和及川还算顺利地救助了母鹿一家。


“真是的……还好小鹿抱得比较远,应该不会被你吓到休克。”


“不至于吧?不过那只母鹿看着不大,没想到踢起人来力道真不是盖的!”及川揉着自己肿起来的下巴,舒了口气:“还好鹿妈妈得救了。”


“嗯,是啊。”小一走出洞外伸了个懒腰,接着便把树杈和树叶使劲往里塞了塞,重新掩藏好这个洞穴。“这样,鹿妈妈在里面养伤既不怕自己被暴露,也有了食物来源啦。”


“小一你平时都在做这种事情吗?救助小动物?”


“也不是,我也要顺着自然规律让它们正常的生老病死。但是今天这种情况……你也看到了,母鹿的腿之所以血流不止,是因为它被人类的捕兽夹夹到了动脉。昨天我在山里巡视的时候正好看到它独自在林子里哀叫,等我过去一看发现它的羊水都破了。要不是待产,它也不会被挣脱不开那个兽架。”


“然后你一个人就把它藏在附近的洞穴里让它安心生产,并给母鹿止血吗?”


“嗯,母鹿受伤严重,血流不止,我也没有太好的伤药,只能尽量安抚它……所以昨天才那么晚见你。”


“早说嘛……我还以为被你讨厌了。”当然及川不会告诉小一其实自己对他的信任出现了危机,甚至还怀疑他或许是个妖怪。


“实话讲我也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你,又怕你觉得我会制造很多麻烦……于是就没有早点说出口……那个接下来我还有事要做,及川你要是累了的话可以先回唔!”小一后面的话被及川用食指按住自己的嘴巴给堵了回去。


“如果我怕麻烦的话,我刚才就走人了。小一,到底是谁不相信人与人之间的羁绊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只要你需要帮忙我都会在你身边陪你,所以我不回去。”及川拉起小一的手用自己的两只手紧紧包裹起来。“只要你还愿意和我做朋友,我就一直留在你的身边。”


“放开,热死了!”一使劲抽出手甩了甩,小一头也不回地朝前快走了几步。“满手心的汗,真不舒服。”


“喂!人家难得的深情表白!你干嘛总是打击我!”及川抱怨着去追走在前面的小一。


“真是的,再啰嗦就不管你了。”



一整天及川都在陪着对方翻山越岭,上树下水。怪不得小一说白天他总是十分忙碌,加上及川自己两个人都没有把这座山给走遍。寻找猎户投掷的捕兽夹和捕鸟网,沿途还要注意脚下有没有尚未掐灭的烟头,丢弃的垃圾。虽然竹形神社那里人烟稀少,但是偌大的一座不忘山原来一直都有猎户和那些偷矿人穿梭其中,他们为了一时的利益与追求丝毫不在乎山麓周围的生态平衡。自然给予的灾难无法阻止,但是人为增添的伤害必须杜绝。这片山林养育了山脚下整片村落,如果这里被毁了,那些信仰着大山的村民又该怎么办呢?


“小一,这座山真的有神明在庇佑吗?”


“当然了……要不然这里也不会被人建造出一座神社来供奉,虽然……现代的人已经不会再来这里祭祀山神了……”


“小一你就是被山神选中的孩子吧?像漫画书一样,被选中的命运之子!”


“……”意料之中,对方并没有回复他的中二言论。


“小一,你还在听我说话吗?”


“嗯…谢谢你…及川……”


竹形神社此刻静谧无声,只有夕阳穿过竹林洒下斑斑驳驳的光影。忙碌的巡视告一段落后,两个人便坐在主殿外的木地板上纳凉。微风把及川头顶的呆毛吹了起来,他却不敢动作太大,因为此时此刻小一正靠在他的肩头上睡着了。


这是及川第一次看到对方睡着的样子,闭着眼睛毫不设防,孩子般的纯真。


“忙了一天,辛苦了。晚安,小一。”


及川的心脏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艰难地跳动着。所以被心跳声整个覆盖住的他并不知道,就在不远处的竹林里,有人正巧看见了这一幕。


·待续·


嗯,巡山大王及川徹【一秒破坏气氛。


其实笨作者有想过这里的岩泉一,应该用小岩称呼好还是小一称呼好,不过还是坚持了后者Orz。因为笨作者认为小一的“一”是一生只会守护一个人的意思w。


注1:日本当地传说,成年狸猫将叶子放在头顶即可化为人形。


  26 6
评论(6)
热度(26)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