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及岩及】我在竹形神社见过他(下)

上一篇




小孩子多半是很自私的,他们才不会在乎围在自己身边的东西。可原先毫不在乎的东西一旦有了专属的天地,不再需要自己时,他们的嫉妒之心也会随之产生。

 

暑假之前那次恶作剧,让西瓜头开始注意及川。他其实没想到及川会迷路走丢,直至烟火大会结束后的午夜才蓬头垢面出现。西瓜头有些害怕,看到及川的奶奶挨家挨户找人的时候,他怕瞒不住被发现;看到大人们打着手电握住电话纷纷出动帮忙寻人的时候,他怕自己要吃一顿父亲的铁拳;直至巡警带回哭哭啼啼的及川,他更隐隐担心对方是不是把自己供了出来。这次闯了大祸,难道是要把自己关起来吗?

 

然而事实的结果是及川什么都没说,他既没有提捉迷藏的事情,也没有把自己供出来。他只是提到自己不熟悉这个地方,回家的时候无意间迷了路。西瓜头觉得不可思议,及川竟然会帮自己把事实隐瞒住。他甚至有点刻意去讨好对方,谁知道及川并不待见自己。可以说,从山上回来后,及川就变得奇怪。他不再屁颠屁颠跟在自己和几个小伙伴的屁股后面,他对自己和同伴玩得小把戏开始不屑一顾,就算之前约会的女孩子来找他说话,及川都心不在焉。好像他对能不能在这里交上朋友这件事,已经不再上心,觉得西瓜头他们,包括那女孩在内的所有人都无所谓,可有可无。

 

这有点让西瓜头那些小孩受不了,明明是之前处处讨好自己的家伙,凭什么现在就可以趾高气昂对他们视而不见?他及川彻有什么资格这样对他们几个?打架弱得要命,动不动就哭鼻子的胆小鬼,长得像个女孩子还想着钓女生约会。要不是那次他走丢,女生们也不会不理自己,那个最可爱的女孩也不会开始讨厌自己。都怪及川不好!都是他这个烦人精惹出来这么多麻烦!

 

西瓜头他们从一开始的担惊受怕转化成被愚弄的怨恨嫉妒。他们丝毫没有意识到要不是他们一开始的整人游戏也不会搞出这么多事端,但是他们却把种种错误与过失都强加在及川身上。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他们发现及川放假后谁也没有搭理,也没有跟谁一起玩过,只要下午天气泛凉,他就一个人偷偷摸摸地去往不忘山。

 

然而及川太狡猾了,有几次西瓜头他们跟踪及川上山,想偷偷看看他究竟在背后捣鼓些什么,往往走到半路就把人给跟丢了。明明他们一直紧跟在及川的后面,可只要稍不留神,及川就突然无影无踪,仿佛那人凭空消失了一样。然后等到太阳完全落山后,他们又会在山脚下看到及川往家返。之前大人们说过这座山上有鬼,会让小孩子神隐,这么说现在他们看到的及川其实是已经被鬼附身的及川吗?还是说……这个及川分明就是鬼怪幻化而成的?

 

就当他们快要放弃对及川的秘密进行探究的时候,事情在这时发生了转机。西瓜头和他的跟班想再去竹形神社冒险一次,毕竟及川从那里回来后就整个人变得不一样,他不再哭哭啼啼,也不再软弱。原先的软柿子变成现在刀枪不入的椰子壳。还有一天就要开学,所以西瓜头他们心动不如行动,趁着暑假结束前赶紧去一次。

 

因为他们去的时候时间尚早,太阳还高悬于空,四处寻觅了一圈,他们遗憾地发现整座神社跟以前见过的神社相比,别无他样。一无所获的他们索性留在那玩了一会,直到夕阳的色彩即将染红天空,他们才启程返家。几个人有点扫兴地穿过竹林,走到下山的石阶那里时,西瓜头发现自己脖子上挂的家里钥匙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因而他招呼几个同伴先走,他先沿路折回去找找看。就在他重返竹林逐一查找的时候,发现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在竹林深处反射出亮光。

 

“啊找到了!”寻着亮光西瓜头发现了自己之前遗失的钥匙,正待他弯下腰准备捡起来的时候,西瓜头发现对面神社的主殿有些悉悉索索。于是他壮起胆子借着浓密的竹叶隐藏好身形,朝发声的地方走过去,这时他发现主殿外的木走廊上,及川和一个自己从来没见过的小孩靠在一起。

 

他在暗处,他们在明处,顺着西下的太阳,西瓜头看到那个穿着神官衣服的孩子靠在及川的肩头眯着眼睛,似乎睡着了,而及川脸红得就算是夕阳都藏不住。然后他发现及川慢慢把脸转向那个孩子,把头沉了下去,留给西瓜头的只有那个孩子被遮住的脸与及川的后脑勺……

 

他们正在亲嘴!及川在偷偷亲对方!西瓜头火速从现场逃离,他拼命往山下跑。他和同伴在这里住了12年,从来没见过那个穿着袴衣的孩子,更不知道深山里会有人常驻。然而及川却跟他的关系十分熟络……甚至……甚至还会与他接吻!如果自己的眼睛没花,西瓜头分明看到对方是个男孩子!及川果然被对方迷惑住了?他竟然会亲一个男孩子!哈哈,原来及川每次偷偷上山就是与那个小妖怪约会……及川也像神话故事讲述的一样,被山里的妖怪蛊惑了!

 

 

“及川你真是个变态!”

 

明天就开学了,及川被西瓜头一众从家里叫出来。他不知道自己又有哪里得罪了他们,怎么一见面就劈头盖脸被他们挖苦数落了一顿。他还急着去山里看小一……昨天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想偷偷亲他。等到两片嘴唇分开的时候,他没想到对方会忽然睁开眼睛,然后一把推开自己跑得无影无踪。

 

“没想到你会亲和你性别一样的人,对方可是个男孩子呀!你也不嫌恶心!”

 

“……”

 

“怪不得你父母会把你丢给奶奶养,他们也不想要个怪胎儿子吧?”

 

“……”

 

“怪胎就喜欢和妖怪搞,及川你知不知道你亲的那家伙是个妖怪啊?我问了爸爸,山上的神社早在二十年前被山火毁得差不多,如今只有一具残破的外壳。你上哪找你的神子小伙伴呀?”

 

“……小一不是妖怪!”没想到昨天那一幕竟然被人给看见,更糟糕的是被这些混账给撞见了!及川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变态,不在乎自己喜欢男生……但是,他不想让对方随便侮辱小一!

 

“哈?你说什么?我们听~不~懂~啊~”

 

“我说小一不是妖怪!”

 

“唷,那个妖怪还有名字?有本事你跟我们一起上山对峙,亲自问问他到底是不是个妖怪!每次我们问你下午一个人上哪去了,你要不就装作没听到,要不就支支吾吾转移话题。现在为了证明你没有说谎,为了证明你的同伴是个人类,你就带我们去找他!快点!”

 

“去就去,我难道还怕你们不成!小一他说自己是人类,他就是!他留在那里是为了守护不忘山!”

 

这是及川第二次和他们这些人爬不忘山,之前那次给他留下十分不快的印象。以至于此刻及川心里觉得自己在这个地方有小一就够了,其余的人他都不在乎。而这次又是这些人要自己和他们一起上山,逼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但是及川知道,如果这次不去,他们就会来第二次,第三次……会把谣言传得更广,直至及川离开或者妥协。小孩子的执念有时候很可怕,就像他以前看的怨灵电影,里面的小鬼会因为被背叛、被抛下变成恶灵。

 

竹形神社和昨天看到的并没什么不同。一节复一节,千枝攒万叶的竹林静得只能听到蝉鸣。

 

“喂,你快把你的一君叫出来吧?”

 

“……”

 

“怎么?都到这里反而开始后悔了?”

 

“……没有,我只是不想让他不开心。”

 

“别废话了,把他叫出来啊?现在太阳这么毒他是不是不敢出现啊?”“说不定他怕被烤焦了呢~”“哈哈,及川·变态·谎话精·彻,你的好朋友呢?”西瓜头他们几个边骂边对及川拳打脚踢。

 

及川用手拼命抱住自己的头部,心里想着不要哭不要向他们妥协,小一说他不喜欢懦弱的家伙。及川总感觉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小一出来,会让小一生气。虽然小一说他是人类,但说实话及川心里也没数,他仅仅知道小一很反感别人质疑他说的话。叫与不叫的矛盾随着纷纷落下的拳头不断撞击他的大脑,他从来没有这么矛盾过。

 

“告诉你及川,对方就是个妖怪。早就跟你说了,他把你给迷惑住,让你分不清真假。你就别一味袒护他了。”

 

“都说了小一不是妖怪!”

 

“那倒是让他出来啊!怎么样,我们在这里这么久他都不敢出来,怕是人多会让他现出原形吧?总之,及川你好自为之。”西瓜头他们丢下这些话就一个个相继离开了。

 

整个过程中小一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及川缩在地上,看着夕阳一点点被远处的山峰吞噬。他的心也渐渐被一种说不上来的痛苦吞噬了。就在此刻他看到竹林上被夕阳投出一个熟悉的人影。

 

接着便是熟悉的声音对他说:“你还好吧?”

 

“……”

 

“你是笨蛋么?他们这么打你,你也不还手?”

 

“……”

 

“啊,已经有淤青了,痛不痛?”

 

“……”

 

“喂,别光我一个人说啊,你平时不是很爱讲话吗?”

 

“对不起,我现在很恼火。我只能简短回复你的问题,一,我不怎么好。二,我不喜欢打架。我觉得真正的强大不是拳头有多硬,而是想要守护对方的心。三,你觉得我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吗?看我一个人被揍很开心吗?我以为你去山里巡视了,没想到你一直都在啊!?”

 

“……”

 

“啊是的,我很烦,说好简短回复你的问题,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真是抱歉。”

 

及川刚要挣扎着站起来去直视小一的脸,却被一只手盖住了双眼。

 

“对不起及川,你以后都别来了……我们还是不要再见面了。”话一说完,那只温热的手也从及川的眼睛上撤走。

 

“你说什么?!”重获光明的及川发现此刻这周围空无一人,只有坐起来看着空荡荡的神社的自己。仿佛刚才发生的仅仅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小一!小一你还在吗?!我知道你还在!为什么要说刚才那些话?难道是我说错了什么吗?如果是我错了,我道歉……请你……请你不要抛下我……呜呜……小一……”

 

回应他的只有从竹林里吹来的阵阵凉风。

 

及川一个人倒在地上,看着风把竹叶吹向天空,竹叶飞啊飞啊,逐渐飞到自己视角看不到的远方。

 

 

接下来的整个秋天,小一再也没有出现。

 

 

这一年,白石市的冬天异常寒冷,特别不忘山脚下的村庄因为没有高楼阻隔,才12月初就已经寒气逼人。

 

不忘山的冬季比起其他季节来说,显得特别寂静。白色的雾帐弥漫在整座巍峨的大山中,冰封的白石川静静地睡在河床上。

 

早上,及川看到附近的几个村民一起围捕着误入田地的野猪。大概那家伙是从山上跑出来觅食的吧?天气太冷,不忘山的植被早已枯掉。最近陆陆续续都有村民捕获到山上下来的野生动物,然后挨家挨户分赠着吃不完的肉。

 

中午及川和奶奶在家吃着火锅取暖,其中的主料就是方才的野猪肉。及川已经对这些事见怪不怪了,他麻木地端起碗,麻木地咀嚼着嘴里的肉块。大自然的残酷有时仅仅从我们平日的所见所闻便能感知,甚至从自己的饭菜里也能体现出来。所以小一当初仅仅只是拆掉捕兽夹,而不是驱赶猎户。因为总有强者会得到他想要的一切。

 

说不定,不忘山有鬼就是小一散布出来的吧?说不定,不忘山的鬼就是他自己……或者是人类永无止境的贪欲?

 

这时,警铃铛铛铛的骤响,“失火了”的呼声由远及近此起彼伏地喊了起来。

 

“怎么回事?”及川放下碗筷,跟着奶奶一起推开拉门向外望。只见不忘山所在的方向黑烟滚滚笼罩着天空。

 

“山林……失火了?”及川的心咯噔一下,小一还在里面!他是不会离开不忘山的!

 

“小彻,你要上哪去?外面起火了你快回来……小彻!”

 

及川捞起身边的外套胡乱一套,鞋都来不及蹬上就冲出门去!

 

小一,你快逃走!

 

村里的男人们纷纷提着水桶和灭火器向不忘山奔去,村里的女人正在河边凿着白石川的严冰。火势隔着老远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蔓延下来。干燥的天气给了火势加速扩大的机会!

 

小一!小一!

 

往山上爬去救火的大人突然看到山道里冒出一个气喘吁吁的小鬼头,不顾阻拦拼命朝前奔跑。大家都慌了神,这不是及川家那个孙子吗?“火势这么大你不要命了吗?快给我回家呆着去!”

 

“放开我!山上还有一个小孩子在!他是我的同伴!你们救救他!”

 

“喂,别在这里碍事!你先给我回——哇啊痛!你这小鬼竟然咬人?咦?人呢?”等那人注意到的时候,及川早就从山道跑开钻进树林里没了踪影。

 

因为走的不是山道,四周都是树木和干草,及川一时间走得非常吃力。如果没有石阶的话,不忘山真是一座如此难爬的山峰啊。想到小一天天独自一人攀登着山岩,及川就有些心痛。

 

为什么你不再见我?你难道一直生我的气?觉得我不该带人到山上找你吗?“小一!小一!小一!你快出来!这座山起火了!你快逃走——啊啊啊!”

 

及川只顾大喊着四处找人,却没注意到自己的脚下,他在向上走的时候一不小心踩到了松动的石头,整个人滚落下去掉进山谷!

 

他最后的记忆停留在自己的脑袋被重重磕在山谷的碎石上,接着便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

 

好痛,头好痛……哦对了,自己刚才似乎从山上掉了下来,砸在谷底的碎石上……怪不得浑身就像散架一样,疼痛不已。尤其是头部……如同被砍了一刀。似乎血液正从其中汩汩流下,鼻腔也热热的,有什么东西躺了出来……我难道要死了吗?

 

及川在昏迷之中觉得有什么东西正逐渐从自己身体里向外流逝,仿佛是看不见的泉眼,涌出了许多水,以自己为中心向四周扩散。这或许就是生命的能量正在流失吧,我果然要死了啊……本来是来救人的,反而把自己搭进去了。

 

这时,及川感到一股温热又熟悉的气息覆在自己的嘴唇上,好像是人类必需的氧气一样源源不断从口里进入充盈着自己的身体。他原先早已冻僵的手脚开始有了知觉,身体的疼痛在逐渐消失,额头上血液流淌着的触感也一并减淡。他的大脑开始恢复清明,嘴巴上覆着的东西让他觉得柔软不已,自己正在被人口对口向自己身体里度入能量。生命的能量。

 

眼皮已经不再沉重,及川慢慢张开眼睛,之前快要死去的感觉已经从身体抽离无踪。他试着撑起身子坐起,却发现胸口处有些沉重,等及川完全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发现小一奄奄一息倒在自己身上!

 

“小……一……?”及川慢慢坐起来,看清了怀里人正是之前消失数月让自己担心不已的家伙!“小一!”

 

“及……川……太好了……你醒了。”小一从对方的呼唤中苏醒过来,他虚弱地伸出一只手慢慢抚上及川的脸。“对不起,躲着你这么久……我要离开了。”

 

“小一你要上哪去?山里起火了!你快跟我逃走吧!”

 

“对不起……我不能跟你走。”小一慢慢变得透明,气若游丝的他吃力地说着:“很抱歉,我瞒了你这么久……不过我从来没有骗过你。我是人类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了……二十年前同样的山火,与同样在山林里逃不走的孩子……我被不忘山的神明救了,做为活下来的代价……我变成不忘山的一部分……所以我才没有和你一起下过山……因为我走不了。大概……从另一种角度上来说,我也似人非人了。”

 

“小一,别说了,我相信你!虽然之前心里没底,但我还是相信小一是善良的人,所以我这几个月一直都没有忘记你!”及川紧紧握住小一抚在自己脸颊上的手,忍不住红了眼眶。

 

“对不起……那个时候没有出来……帮你澄清……因为我觉得和越多人接触,自己就会越发贪恋……做为人类生活过的那些……时光……”

 

及川发现小一的身体渐渐分离成点点萤光,它们随着加速变透明的小一开始越增越多。小一正在消失,他要从这个世界上永远离开了!不要!“我不要……呜呜……小一……对不起……呜呜……”

 

“你能活下来对我来说……才是最珍贵的宝物……我把神明给予的……生命……给了你……我的灵魂也回归了自由……所以……这样最好不过了……”

 

“小一,呜呜……求你别离开我……求你别消失!呜呜……”

 

“傻瓜……只要你仍然相信,我们还会再见的。之前……说过我会去找你,所以到时你可不要哭鼻子,否则……我再也不和你说话了。”最终手里的触感也消失不见。

 

整个不忘山的山谷被聚在一起的萤光照得透亮。及川泪流满面地望去,点点萤光越飞越高……突然一阵强烈的风从四面八方袭来,卷着山火,卷着那些正在上升的萤光一起直冲天空!接着骤然停止,烟消云散。山谷还是那个山谷,不忘山也还是冬季里荒芜枯槁的不忘山……但是此时已经没有了山火,也没有了守护山林的人。

 

“呜……小一……”及川把刚才握住小一的手紧紧靠在胸口处,哭得直不起身。

 

小学六年级那一年,及川姐姐有了宝宝,及川妈妈照顾不过来两个小孩和一个大人,就让及川去住在白石的奶奶那里借住一段日子。那一年的夏天,及川在不忘山上遇到了身穿袴服自称小一的孩子,然后他们成为朋友,彼此拯救了对方。那一年,及川吻了小一,两个人许下必将再见的诺言。

 

那一年发生的一切,对及川来说仿佛梦一样不真实。

 

 


一年后,高楼林立的仙台市车水马龙。

 

升上中学的及川已经回到自己家,并成为北川第一中学的正式学生。

 

一天下午,天气开始泛起热度。做为新社员的他正在北川排球馆和其他几个初一生一起擦着排球。

 

这时,三年级的主将让大家暂停一下自己的手头工作,因为排球社今天要来新人。大家要一起列队到大门前迎接他。

 

“初次见面,我是从白石市转来北一就读的一年级B班岩泉一。从今天开始加入排球社,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熟悉的面孔,熟悉的头发,熟悉的声音……身高,哦,有点长高了,毕竟一年没见。

 

“哇,主将!及川怎么哭了起来?!喂,及川,见到纳新也不至于这么激动吧?你也是从新人混过来的好吧!”

 

只见及川用手擦着眼泪从队伍中走了出来,他独自站到新人面前。


看着满脸写着疑问和不解的岩泉一,及川慢慢伸出了自己的手:“初次见面,我叫及川彻……对不起,我还是忍不住哭了。所以……求你不要不理我。”

 


--fin---

 

终于写完啦~散花~由于故事早就起草好了大纲与框架所以写的十分顺手。因为没有炕戏,这篇看作及岩及也没差,所以我分类就没有单一分。 

 

谢谢大家收看,肉儿对不起,生日礼物这么的……脱离原作。

 

PS:忍着睡意修改了错别字。以及白石市和不忘山,都是日本宫城县实际存在的地点。

                                        

                                                                                        若愚


  37
评论
热度(37)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