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及岩】无限夏日


“夏天!大海!沙滩!排球!当然还少不了——比·基·尼——痛痛痛!小岩松手!松手!”我们这位身高184+风华正茂年轻有为的青叶城西排球主将——及川彻此刻可怜兮兮地被他的排球社副主将岩泉一揪住耳朵从海边拽到队伍集合的民宿前。

 

“喂喂,小岩你搞清楚现在的状况吗?我们很快就开学了吧?这是我们高中最后一个暑假吧?如果不好好利用这次海边猎艳,在对青春say-byebye之前找到一个女朋友,那么你的这里和这里就会——”及川说到这指指自己的胸口,又指指自己的下面。“一起萎靡!然后随波逐流渐渐变成一个大学里随处可见的背包尼特族。所以我们现在要暂且抛下这间糟糕的民宿一起奔向大——唔噗!”

 

岩泉没管身后那个捂住肚子缩在地上的家伙,转身对沟口领队立正道:“报告老师,人员已经集合完毕,全都在这里。”

 

“咳咳,那么我跟入畑教练去同对方协调一下这次训练用的场地,你们几个……”沟口清清嗓子,瞥了一眼还缩在地上没有回神的及川,不抱多少希望地开口道:“依从主将的安排自行分配好宿舍。当然,赛后你们主将的意见也可有可无,必要的时候就听副主将安排吧。交给你了,岩泉。”说完他拍拍岩泉的肩膀离开了。

 

“听到了吗?!你们也觉得咱们领队最近态度很苛刻吧!”及川探头指了指沟口离开的方向。

 

“还好吧?”矢巾&渡。

“没什么特别的感觉。”金田一&国见。

 

“你知不知道你刚才几句话得罪了全国大部分的大学生啊,沟口顾问也是因为你戳到他的伤心处才变得犀利起来吧?”花卷伸手把及川扶起来。

 

“这种消息你都知道。”及川用一脸“你也蛮拼”的表情看着花卷,心想自己对身边人观察的程度还远远不够。

 

“还有,你不想接下来没饭吃的话,过一会你还需要使出帅哥特有的杀人笑容跟民宿的老板娘道歉,刚刚你那番吐槽,被人家老板娘听了个完完整整呐。”松川轻松地从及川身边穿过,临近对方的时候还不忘及时补给自己的主将一刀。

 

“房间我问好了,三年级住松寮,竹寮留给老师们,梅寮比较大,住七八个人都没问题,所以一、二年级合住。”岩泉边说边把房间钥匙分发下去。这次前来合宿集训的成员分为青城的正选队员和选拔出来的几名替补,人数不多,但全都是青城排球社的精英成员。这次合宿的目的是为之后的春高预选做准备。

 

“诶,岩泉前辈你不和我们住一间吗?”矢巾看着手里的梅寮钥匙发起牢骚。

 

“对啊,我还想就如何拦网直接扣杀向前辈讨教。”这时金田一也加入抢夺岩泉的大军。

 

“你们几个~如果不想被半夜发出的磨牙声、震天响的呼噜声困扰到无法入睡~那就请随便借走小岩没关——唔噗!”

 

“刚刚有什么人在说废话吗?”岩泉上下抛着刚从及川后脑勺上反弹过来的排球。“既然房间确定好了,那就赶快回房收拾收拾,一刻钟后统一换上泳裤带着排球到沙滩前集合。”岩泉说完带着三年级的社员先行一步。

 

到目前为止小岩跟自己说过的话不超过十句吧?而是也全是什么“喂!”“滚开!”“混蛋!”……及川边数手指边想自己是哪里得罪了对方呢?就算自己再惹他生气,小岩也不会真的不理睬他。及川闷闷地把背包随便一丢,整个人大字型扑在房间的榻榻米上。

 

“碍事,挡道。”花卷说。

“我们要去集合,丢下你不管哦。”松川说。

 

“唔——噗!”岩泉什么都没说,他以实际行动踩过及川开门走出去,践行松川刚刚说的话。

 

“喂!小岩等等我!”及川手忙脚乱地换上自己的夏威夷裤追了出去。

 

小岩现在对我难道已经省略掉语言环节直接进入动手动脚阶段吗?

 

 

场景倒带到前天下午青城的第三体育馆——

 

“小岩你听我说,小亚纪子竟然觉得我不重视她!IH选拔赛输给白鸟泽已经够我沮丧的说,她竟然还以我三天不回她短信为由要和我分手!!!”及川把手机猛地举到岩泉面前,手指戳戳手机屏幕。“你看!我明明有跟她联系,无非就是回的晚了一点。”

 

岩泉皱眉看着回复时间为晚上22点的短信,又看看屏幕中从早晨起床到午饭时间,再到下午放学都没断过的问候……心想及川这家伙不被甩才怪。但是这一次名叫亚纪子的女孩还没坚持到两周就放弃了啊,好歹学一下之前那位里美姑娘,人家都挺过一个月了吧?

 

“小岩你给点反应,也安慰安慰我嘛!我现在的心情真是糟糕极了,又输给牛若那家伙,还被妹子甩,不到十天就开学还要参加什么排球合宿。我们明明是升学压力和比赛压力一样繁重的考生对吧?事情真是一天冒一出,我都快应接不暇了。”说完及川本能地把头捂起来等待小岩的拳头落下。

 

但是预想中的小岩一击必杀拳并没有降临。及川有些不解的看向岩泉,抓了抓头发说:“开玩笑啦,合宿还是要参加的,毕竟这次是去江之岛,啊~呀~私立高中就是好呀~暖暖的海水比起我们这边已经冷掉的海水好很多吧?而且还有比基尼看——唔噗!”

 

小岩的一击必杀拳从不会被任何人轻易地预料到出招时机。

 

“及川,你给我认真一点!”

 

 

这是截至目前,小岩对自己说的唯一一句完整且认真的话。及川赤脚站在江之岛细软的白色沙滩上,不远处是正在进行三三分组的队友们。看样子,沟口老师还没跟当地的体育馆协调好啊。室内场地没有借到,我们也只能按照B计划先在沙滩上练一会沙排。

 

沙排,顾名思义,就是在沙滩打排球,比赛场地由室内转移到户外沙滩。而沙滩也必须是至少40厘米深,没有石块、壳类及其它杂物的干净沙滩。纵观日本整个体育史,在沙滩排球这项运动上也算是世界强队。但是不管是室内排球也好,还是沙排也好,及川想要的远远不止目前这种程度。更多、更多……还需要更多的努力,汗水与成绩。

 

不过提到夏天怎么能少得了沙滩排球呢?既可以让队员们获得有别于室内训练的锻炼机会,也可以借机看到很多身穿泳衣的可爱女生。真是一举两得,沟口老师,赞!

 

所以心怀不轨的及川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甩掉身上的T恤奔向小岩所在的球队。

 

“你这家伙好慢。”花卷把排球丢给及川,然后头向另一边斜了斜。

 

“?”及川不解。

 

“就是让及川前辈你到另一边去。”金田一走过来站到及川的位置上。 

 

“等等这里是我的位置吧?”及川指指岩泉身边。      

 

“现在是我的了, 这是岩泉前辈的意思。”金田一回答道。

 

“二传手理所应当要在主攻手这边吧,小岩?”及川不解地看向岩泉。

 

“这又不是室内排球,而是比赛规则灵活的沙排,谁打哪个位置都一样。所以我劝及川前辈还是到我们这边来吧,岩泉前辈是不会改变队形的。”网对面的国见说完指了指周围,“你看很多可爱的妹子正朝这边看呢。”

 

及川这才注意到周围渐渐聚集起不少年轻的女孩,他随即朝她们挥了挥手,很快对面几个女生把持不住尖叫起来。但也有几个女生小脸红扑扑的向这里偷瞧,并时不时交头接耳。

 

顺着窃窃私语的那些女生的目光方向,及川发现她们几个大概在议论小岩。原来如此,怪不得小岩不想和自己站同一边,因为这样他就不能很好地展现帅气的一面让女生注意到了。干得不错啊小岩,原来你的青春期也来临了呢。既然你知道我这么受欢迎会干扰到你的话,那我就来帮你一把吧!

 

“各位可爱的观众们,你们知道吗?我们的王牌呀~”及川说着走到岩泉身边,毫不犹豫地拽掉小岩的泳裤,“他PP上还有没退掉的蒙古斑,就是胎儿痣啦——唔噗!唔噗!” 

 

“混蛋川你想死吗?你不好好训练就给我滚到一边!”愤怒积累过48小时后,我们的王牌岩泉终于青筋暴起痛下杀手!

 

“慢着小岩,人家明明想让你更加受女生欢迎——嗷嗷嗷!!!等等……你股沟上的痣呈心的形状很可爱,为什么不能说,嗷嗷救救——命!痛痛痛!!!”

 

扑通!及川被岩泉直接从场内K.O到场外观众区。就待他准备拍掉泥土站起来的时候,刚才那几个窃窃私语的女生们在讨论的东西被他听了个正着。

 

“所以我说刚才那个揍人的刺猬头是受吧?而且还是傲娇炸毛受,否则他也不会把自己的阿娜塔揍飞。”

“诶?可是我觉得地上趴着的这个是抖M受诶?”

“难道不是抖M攻吗?”

“什么?你想吵架吗?我们几个还能不能愉快玩耍了??”

 

及川:“………”

 

这是何苦呢,及川君。          

 

 

(2)

 

好在跟自己冷着两天脸的小岩终于肯搭理了自己。

 

“小岩小岩~我们走吧?”

 

“叫一遍就够了!我耳朵没坏!”

 

“人家只是想叫你一起去大浴池泡澡嘛。”

 

“那就别磨磨蹭蹭!我们洗完还要让给二年级跟一年级。” 

 

当然,这种程度上的搭理不过是从冷脸转化成臭脸。但也算有所进步了不是吗?

 

“喂,你洗不洗?”岩泉戳了戳已经累到挺尸的花卷。下午在沙滩上打了三场沙排,晚上又去体育馆做了二十几遍伏地救球,花卷觉得此时的胳膊腿都不是自己的一样。

 

“抱歉,我打算去洗手间冲个凉马上睡觉。”花卷说着打了个哈欠。

 

“那松川呢?”

 

“他已经去洗了哦,小岩。”及川嘟起嘴,“刚刚你在餐厅睡着的时候,松川已经先去了。”

 

“那你为什么不和他一起去,非要等到现在。”

 

“因为人家想让小岩给我搓背。”

 

“……你还是自己洗吧。”


“那换成我给小岩搓背呢?”

 

“驳回!”

 

及川和岩泉拉扯一路终于挪到了澡堂,正巧遇见一人包了全场泡个满足的松川。

 

“是·不·是·皮·肤·现·在·十·分·水·水·润·润?”及川皮笑肉不笑地发问。

 

正一只胳膊夹住及川脖子,另一只手握拳在及川头上扭扭乐的岩泉这时也松开了手,黑着脸对松川抱怨:“都怪你偷跑,害我现在要和这家伙单独相处。”

 

“诶为什么讨厌和我单独泡澡?我可以给你免费来一套全程按摩服务哦?”

 

“不需要,因为你在这里洗澡水会变脏。”

 

“过分!”

 

松川看着眼前熟悉的场景重演,不由觉得先前的澡白泡了,因为此刻他还是感到心累。“好吧,你要草莓牛奶……你要乌龙茶对吧。泡完澡记得回寝室喝。”

 

“我现在口味变了,只喝纯牛奶!!!”及川双手放嘴边做喇叭状朝着松川离开的背影大声提醒。

 

“你到底洗不洗了?不洗的话,就闪边。”

 

及川看着脱光光的岩泉沉思了一会道:“小岩你原来也有腹肌呀。”

 

“嗯,笑你笑出来的。”

 

“喂喂!”

 

两个人清洁完身体后惬意地泡在大浴池内。民宿的老板娘特地在热水里加入了能消除疲劳的薰衣草精油,淡淡的香味混着雾气萦绕在他们身边,让泡在里面的人感觉比平时泡澡还要轻松许多。

 

“好舒服哦~热热的!让我想起小时候和小岩一起去公共浴场的日子。”

“那个时候我还会偷偷用小岩的蜂蜜味沐浴乳,因为小岩洗完澡后整个人散发出的味道很好吃,所以我就想和你一样香喷喷的。”

“不过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不再和我一起去公共浴场了呢?好像是中二的寒假吧?你连沐浴乳的牌子都换了,变成清凉的薄荷味。当然薄荷味也很适合小岩你啦~只是味道一变,整个人也像换了个模式,变成清爽干练,寡言少语的家伙。”

“后来我为了回味当时那个味道,还检查过女朋友的沐浴乳。发现交往过的这几个人身上散发的味道,没有一个像小时候的小岩那么好吃。”

“别光我一个人在讲呀,你不觉得现在的情景很怀念吗?”


“哗啦”一声,小岩从浴池里站起来,扶着池边准备离开浴池。

 

“小岩你不泡了吗?明明还有一点时间。”及川拉住小岩的胳膊,这时他看到小岩后腰侧凹凸不平的狰狞伤疤。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伤口也早已愈合,但是疤痕却留了下来,依旧不能平复。“抱歉……小岩……”

 

“你指什么?”小岩低头看着水里的及川,发现他在看自己那处。“变态!色情狂!”他慌忙捂住身体想要逃离。

 

“小岩,你明知道我在说什么!不要以为我是在开玩笑!那个时候……要不是我……”及川也霍地站起来从后揽住岩泉,两个人此刻赤裸着紧紧贴在一起。

 

“够了!”岩泉一用力推开及川,“那个时候我们两就是个小鬼,我也只是逞能非要让我们爬树去抓什么独角仙。”

 

“但是那个时候你如果不去救挂在树上不敢向下跳的我,也不至于从树上掉下来被树枝划伤!”

 

“没有什么但是,因为那时候我是想在你面前逞英雄。”岩泉把头别到一边。“真蠢啊,那个年龄的自己总觉得什么都可以做到,明明是不适合自己的东西,却总想要去争取。只有跌倒摔跟头才会长记性。”

 

“小岩……不是的。你一直都是我的英雄哦,以前你保护着我,现在也守护我的心。我呀无论多么沮丧……”及川坐在水池里,他把岩泉拉到自己跟前,“只要看到还没有放弃的你,就会有种绝处逢生的感觉。好比在黑夜里走了太久的人,突然看到光一样。”说完及川把脸贴到小岩的伤疤处,轻轻吻了吻小岩的伤疤。

 

及川这一举动让岩泉落荒而逃。

 

可恶!不行!不能去想!他只是在捉弄自己罢了!就像以前的许多次一样……岩泉从澡堂跑出来蹲在地上,用手揪住自己湿淋淋的头发。该死,为什么心跳还不能停止?为什么非要在意对方的举动呢?分明是在开自己玩笑的举动啊……

 

“头发不擦干的话,会感冒哦?”随着及川的声音响起,一条毛巾落在岩泉的头顶。“小岩你的浴衣带系反了吧?”

 

“不用你管。”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我到底哪些是真心,哪些是玩笑啊?”及川把岩泉拉起来,弯下身两手穿过小岩的腰侧给他重新系好带子。“说不想来合宿是玩笑,因为输了比赛感到沮丧是真心,被甩后伤心不已是玩笑,想看看小岩的表现是真心。”

 

“……”

 

“是不是很恶劣?‘你这家伙明明有交往的对象,干嘛一次次总来招惹我’,小岩你其实想这么说吧。说来丢脸,我啊……和女孩子无法进行到本垒。味道不同,感觉不对,无论气氛再怎么好,就是没办法出手。一开始以为自己是执着那个沐浴乳的香味,但是……我逐渐发现,根本不是这个理由……当然也有我整日都在训练没有顾及到女朋友这方面的原因……总之,我只有被甩的命。”

 

“那么阳光沙滩海浪比基尼也是开玩笑?”

 

“那个是真心的,因为女孩子穿比基尼很可爱嘛!当然小岩你是没机会穿——唔噗!”

 

岩泉的手刀还保持砍在及川头上的动作,等到及川想要抬头的时候,他急忙把手刀变成抓娃娃机的手势紧紧按住及川的脑袋。

 

“喂喂,好痛小岩!不要闹了,你让我抬起头来嘛~”

 

“及川,你知道为什么你总是很快被女生甩吗?这跟到不到本垒和顾及不上女朋友没有关系,主要是由于我……从中学二年级你交往到第一个女朋友开始,我一直都在向神明祈祷,拜托神明大人让及川这个混蛋早点分手吧!”

 

“好过分!小岩你交不到女朋友也不用这么报复社会!”

 

“因为只有这样,被甩的可怜川才会是我一个人的。”

 

此时江之岛吹起了阵阵凉风,潮汐声沙沙地侵蚀着海岸。及川从月光中仔细观察着小岩,虽然刚才的语气充满了玩笑的意味,但是此刻小岩的表情却告诉及川他没有在开玩笑。

 

“小岩,你想知道根本原因吗?”

 

“?”

 

“我被甩的根本原因。”

 

“我不想知道。”

 

“不要这么破坏气氛吧!?你不想知道我偏要说——我啊,逐渐发现,不是小岩你,根本不行!”

 

说完及川顺势啄了下小岩的嘴巴。

 

 

(3)

 

去洗澡的时候还是打打闹闹的两个人,怎么回来的时候变成手牵手了啊?这什么发展速度?所以人们才说,现充什么最可恶了!松川看着窗外两个别别扭扭一脸害羞的笨蛋情侣,一用力扭开了自己手中的乌龙茶,然后踹了踹花卷。

 

“干嘛,我要睡觉!”

 

“我请你喝牛奶!”

 

此时已经走到回廊的两人为了避嫌,偷偷放开刚刚还牵着的手。

 

“小岩你之前为什么不理我?还不想和我一队?我交女朋友就让你这么不开心吗?”

 

“不是,只是看到你随便的态度很讨厌罢了。”

 

“真是的,你明明就知道我在开玩笑。”

 

“最主要的是……我很厌恶这么没用的自己。比赛的时候每每都依赖你,只要你一不在场,我们就会被对方抓到可趁之机逐一击败。身为副主将与王牌,我还做得不够。”

 

“不会呀小岩,你能这么依靠我,我也很开心呐。本来二传手就是队伍里的司令塔。”

 

“不行,还是无法容忍这种现状!从今晚开始,我决定去梅寮睡,直到和国见他们讨论出没有及川在场也能赢的新战术!”

 

“诶?诶诶?诶诶诶?”

 

及川高中时代的最后一个夏天,还很长很长。


---FIN---

这篇文写的很琐碎对不起_(:з」∠)_

其实大多梗都是我在群里忍不住爆出来的,全篇构思是在大家轰轰烈烈地讨论中诞生的。也基本算我想到哪里写到哪里吧。


接下来打算以四季为主题写及岩二人之间的点点滴滴。

本篇是以『夏』为出发点的,说起夏天,还是会想到沙滩排球吧?(笑)


  47 5
评论(5)
热度(47)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