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及岩】远雷

我看见了天空。

从未有过的深远广阔。

指尖触及到些许凉意,但天空中稀薄的云层却仿佛静止了那样停留在边际。

雷声由远及近地奏响,如同要击溃什么一般,如同要唤醒什么一般,回荡着,回荡着……在我的心底泛起鸣噪。


…………

……


(1)


“你说的就是这里吗?”岩泉指了指前方问道。


留着辣韮发型的小孩这时缩到他的身后,点头如捣蒜。


岩泉抬头观察面前这间杂草丛生的老屋,发觉四周并没有什么不详的气息。但是周围的人却说从盂兰盆节后这间无人居住的空巢每夜都会传来小孩子的笑声与奇怪的尖叫声,搞得附近的居民人心惶惶。前不久,辣韮头和几个不怕死的小孩在半夜里结伴壮胆进去探险,结果他们发现明明在白天是空无一人的老屋,但是过了午夜,月光透进屋子的时候,纸糊的格子门上会出现一个奇怪的人影。


因为那个影子的轮廓给人的感觉就像是普通小孩的身材大小……但是却在本该是肩膀与两臂相接的部位,突然伸开一双巨大的翅膀!上下摆动着,就像一只巨大的鸟。紧接着那几个前来探险的孩子便听到里面传来之前人们听到的那些诡异的笑声与叫声。


“后来呢?你们吓尿逃啦?”及川用小指掏完耳朵后吹了吹,“于是第二天他们派你当代表跑来神社求我及川大神吗?”


“谁、谁吓尿啦!那可是鸟人!不是普通的人类!正常人看到晚上那一幕都会逃跑吧?!”辣韮头握紧拳头对及川极力辩解着。他明明是来青叶神社请岩泉神官除魔的,怎么跟过来一个轻浮的家伙。


“可我觉得这间屋子再安然无事不过。会不会是你满脑子想着闹鬼闹鬼,所以眼花啦?”


“才没有呢!你这个狐狸眼没亲眼见到就不要瞎说!”


“你这小鬼哪只眼睛看到我是狐狸眼?我这双明明就是英俊不凡的吊梢眼。”


都没差好吗?


“嘘!”岩泉俯身捡起一根夹在推拉门间隙的黑色羽毛。“你瞧,这个是不是……?”


及川低头闻了闻岩泉手上的那根羽毛。“不会错的!”


岩泉随即转身,食中二指置于双唇迅速念了一句咒语,朝着周围用力一划!“破!”


“哎哟!哎哟哟!”先前落在院子中央那棵樱树上的几只乌鸦此刻纷纷现形从树上掉了下来。“痛死我了!可恶的神官!”


“果然是你们啊!乌野神社的鸦天狗!”及川说着伸出脚踩住其中一只鸦天狗的羽尾,“怪不得我从这间屋子根本闻不出什么不详的气息,却总觉得这里充盈着一种介乎于神明与树木间的干净气味。没想到是无家可归的乌野式神。”


“谁无家可归啊!青叶的半吊子式神还有脸嘲笑我们吗?”被踩住的和尚头鸦天狗朝着自己另外两个同伴喊道:“西谷,日向!准备!”


只见三只鸦天狗组成一个三角形将及川包在中间,齐齐挥动着自己的翅膀。很快一股卷着泥土和枯叶的旋风将及川团团围住。渐渐及川被风沙迷到睁不开眼睛,尘土呛得他忍不住咳嗽。


“咳咳……咳咳!可恶的贼鸟,你们当青叶的狐狸是吃素的吗?”及川说完鼓足一口气,眯起眼对着三只天狗所在的大致方位用力一吹。接着一道火焰挟住风沙直冲着他们袭去!


“哇哇!哇哇!烫死啦!烫死啦!可恶的臭狐狸竟然放出狐火!”个子最矮的那只鸦天狗上蹿下跳扑腾着,试图挥掉衣服上的火焰。


“没用的,这是我们及川家的秘技,我们想让它变大就变大,想让它消失就消失,常人是挥不去的哈哈哈哈哈哈!!!”如果及川是匹诺曹转世的话,他此刻的鼻子应该已经翘上天了吧?


“咦?这是什么?是尾巴吗?毛茸茸的。”一边的辣韮头先前被突然冒出来的这群天狗吓得不知所措,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却发现那个正洋洋得意的狐狸眼身后突然冒出一条带着绒毛的类似动物的尾巴。


“喂!臭小鬼!快放下!不要摸!”


“有机会!看我的!”这时那只被唤作“日向”的鸦天狗以每秒百米的时速向子弹一样飞扑过来!他双手交叉食指向上做手枪状——“乌野奥义·屁屁必杀流!我戳!”


还在阻止辣韮头别碰自己尾巴的及川此刻嗷地一声捂住屁股一蹦跃出两米远,还好他反应快个子也够高!这该死的小乌鸦个头也够矮……勉勉强强擦着边…及川险险保住自己屁股的绝对领域。 


“我拽!”这时早已躲在一旁准备偷袭的和尚头鸦天狗用力扯了一下及川的尾巴。


“糟糕!”此时天色将晚,太阳西沉——逢魔时刻!


只见噗地一下白烟四起,原先及川所在的地方此时多出来一只银色的白狐,而那个被称作及川的人类却消失无踪。


“哇哇哇——狐妖!!!”刚刚还跟自己斗嘴的那个轻浮的家伙竟然变成了一只狐狸!辣韮头被吓了一大跳,不过他很快就兴奋地冲过去对着地上那只狐狸说:“你会爆出九尾吗?”


你这小鬼转换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


眼前这鸦飞狐跳的一幕让岩泉不禁皱起眉头,“缚!”说着他朝前面那群式神凌空划了一指。


“喂喂!快放开我们!”


“可恶你们以大欺小!”


吓唬小孩的你们有什么资格这么说!


“小岩你干嘛连我一起绑!”


对不起,因为你太烦人了。


“够了,安静!你们一个个说!”岩泉瞪着乌野那群天狗:“你们好好的式神不当为何要躲在这里吓人?”


“因为我们不想这间屋子被拆掉!”橘发的小天狗嘟着嘴。


“被拆掉是怎么回事?”岩泉转向辣韮头问道。


“唔,就是原先住在这里的乌养爷爷因为身体不好住进医院,他的家人似乎想把老屋改造卖给其他人。”


“然后你们这些家伙大概听到了风声就来扮鬼搞破坏吧?”及川即便同被捆缚也不忘趁机挖苦。


“谁搞破坏了?我们只是不想让老爹回来后没地方住……就算我们…也是有家可以回的。老爹生病前很照顾我们,常常喂我们烤番薯,我们必须要帮他留住唯一的归处。”那只身形最小的鸦天狗说着说着眼睛红了起来。


“哦,你们回去的地方就是那间破破烂烂连窗户都关不上的神社吗?”


“不许你说我们神社坏话!半桶水的臭狐狸!”留着和尚头的天狗反驳地分毫不让。


“怎么?!你们还想打架吗?信不信我这个状态也能把你们揍到满地找毛!”


“来就来怕你们啊!”


嘭!嘭!嘭!嘭!一狐三鸟,每个式神头顶上都鼓起一个红包。


岩泉甩了甩自己的手:“大致情况我都了解了,老人的房子如果没有留住你们就会持续捣蛋是不?”


“哼!”三只乌鸦集体把头一转。


“那行,我来想办法把这间屋子保留好,不过你们必须答应我今后不会再捣蛋才行。”


“你这个乳臭未干的神官说话算数吗?”和尚头乌鸦问。


“嗯,只要你把‘乳臭未干’这个词收回去,我就兑现自己的承诺。”


“欺骗乌鸦可是会遭报应的哦~”橘子头乌鸦说。


“会当一辈子处男没人要哦~”最矮的乌鸦跟着也威胁了一句。


“这个你们不用担心,有我陪着的小岩怎么会无法脱处——唔噗!”


白毛狐狸转过头,看着他的神官手指嘎嘣作响,一脸“你再多说一句小心当一辈子狐狸”的表情,他决定还是噤声为上。


跟乌野的乌鸦们约法三章后,岩泉把辣韮头送回了家。


(2)


“真是的,被乌野那群笨蛋搞得虚惊一场。”及川用爪子挠了挠自己的鼻子。


送辣韮头回去的时候,岩泉通过辣韮头的父母找到了乌养老人的子女。岩泉把事情经过用正常人能理解的语言简短说了一下,岩泉建议乌养老人的家人不要把屋子变卖,如若不然还会招来一堆惹事的乌鸦装神弄鬼。不过令人欣慰的是,乌养爷爷的家人根本就没想过把那间老屋卖掉,而是要在院子原先的基础上改建出一处适合打排球的地方。因为乌养爷爷非常喜欢排球,打得也很出色,之前身体好的时候他经常去附近的学校给小孩们指导排球。现在他的身体不行了,不能去更远一点的地方,因而他决定让子女在他住院期间把老屋改造成适合在家指导小鬼们打排球的场所。


“那些头脑发热的乌鸦就不会飞到乌养的孩子家好好调查清楚呀?不经思考就行动,还好他们遇到的人是我们,要是撞见真正的阴阳师岂不被白白捉走做了便宜式神。”


“乌鸦的大脑其实很小的,即便修炼成为神使,但他们终归还是乌鸦啊。”岩泉低头瞧着从自己衣襟内探出的毛茸茸的脑袋,皱着眉说:“你打算继续待在我的衣服里装毛绒玩具装到什么时候?”


“起码要度过今晚才行!”及川说着,身子就被人从怀里揪出来丢到外面。


“痛痛痛!小岩你这样粗暴以后会讨不到媳妇的!”及川在地上骨碌碌一滚从毛团变成了先前那个身材修长的青年。


“本来作为神之子的我就不能随意选择女人,因为后代子嗣的抚育沿承是一件很慎重的事。”


小岩总是会显出超越自身年龄的老成呐……“小岩,要我变成女子也不是不可以喔~如果想要宝宝的话——唔噗!”


“笨蛋,你在胡思乱想什么?耳朵都会因心情而暴露的家伙还谈什么变成其他人。”岩泉敲了及川的肩膀一下,“及川就保持及川的样子便好。”


要我坚持自己就好吗?小岩你才是一如既往地,单纯,认真,又坚强呀。从我们第一次相遇就没有变过。


仙台的青叶神社自古就被御狐一族——岩泉家继承。虽然现在很多神社的神官几乎都丧失了由江户时代就流传下来的凭神能力,但是青叶神社的岩泉家却一代代传承了这种灵力,直至岩泉一的母亲那一辈出生。小岩妈妈那辈被视为岩泉家族唯一没有灵力的后人,他们那一辈让岩泉家族的神力继承出现了短暂的空缺与恐慌。那个时候小岩的母亲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狐狸,只能等待与特定的人结婚生下后代才能保住岩泉家与青叶狐族之间的平衡。


所幸这项让人惶恐与担忧的空缺在岩泉一诞生的时候被打破。


小岩一出生就被整个岩泉家乃至青叶的狐狸们都认定他是灵力最强的孩子。因为小岩自小就能看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事物,并能与之自然交流,且丝毫没有害怕过那些东西。而这让隐居于青叶区的狐狸们慌张起来,这可是二十多年都没出现过的神子,而且他的灵力比他祖父还要超出许多,他们可要谨慎小心处之。


不过青叶神社的神官选择式神并不是一件轻松随便的差事。神官与他们所选的狐狸必须是同年出生。且被神官选中之前,狐狸要先行学会幻化之术,并熟练运用。当然神官也不能任意从有修为的狐狸中随便指定一个,神官与式神之间必须在契约缔结前就能构建起使双方心灵得到交流的牵引。


而心灵的交流在小岩这里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就像刚才提到的那样,小岩从小就可以和自然万物交流并且一丝阻碍都没有。所以世代与岩泉家结盟的青叶狐族对小岩来说更不是问题。那么问题由之前没有继承人的岩泉家,便转为青叶狐族要从众多狐狸中筛选出一批实力强劲的神使。


然而之前的空缺让青叶狐族在短短几十年内壮大了族群。毕竟成为式神的狐狸不能结姻,因为他会获得远超出狐狸平均寿命的年龄,因而成为式神的狐狸不会诞下自己的后代。所以从小岩出生直到他八岁可以作为凭神的神官修行开始,与小岩同年出生的狐狸包括及川在内一共有八只。


但实际上小岩是从七只狐狸中选择可以让他役使的式神,因为及川一族中那只和小岩同龄的狐狸,并没有修炼出符合规定的幻化之术。他甚至连变成人形都挺困难。


及川彻在遇到岩泉一之前并没有自己的名字,他从小就被及川一族当做神使养大,能赋予他名字的只有选上他的神官大人,或者式神落选后他所选择的能和自己共度一生的恋人。


但是及川让他的家族失望了……其余家族的七名备选神使都已经熟练使用幻化之术变成各种模样的人类,及川却至今连他作为人形时的模样都不能好好幻化维持。眼看他们的小小神官大人就要迎来八岁生日,青叶的狐狸们都在紧张中期待着。


狐狸付出了自由换来了长寿,人类付出了栖息之所换来了神力。这就是青叶狐与岩泉家世世代代遵循的约定,为了让狐狸与人类共同生活在青叶这个地方。后来青叶神社就是依此建成。


『我听到声音……它们由远及近向我袭来,好似瀑布轰鸣而下,如同要击溃什么一般,如同要唤醒什么一般,在这个毫无答案的日子里回响。』


“哇是狐狸!狐狸你为什么能爬到那么高的树上——”


及川被孩子的叫声吵醒,这个季节里的狐狸大多在收集着落叶贮藏过冬的能量,似乎只有他独自悠哉悠哉伏在银杏树上享受着暑气过后的凉爽。反正自己无法幻化,就让他自生自灭做回一只普通狐狸算了。


及川瞧也不瞧树底下的孩子,这年头人们看到狐狸也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正待他把尾巴绕到前面准备围着打盹的时候,他发现有一只手正在摸着他的尾巴。


“毛茸茸的,好暖和呀!”没想到树底下的小鬼竟然趁他不备爬上树来。


“喂你这小鬼还不给我放开——咦?”及川动了动鼻子,这个气味……他睁开眼睛一看,自己的尾巴果然被岩泉家的小鬼抓住了。


“小气,就摸一下而已,也不让嘛?”和自己待在同一根树梢上的小男孩瞪着滴溜溜的眼睛,一脸好奇地往前爬。“你为何不和同伴一起捡落叶准备过冬呢?”


“你管我!”等等?这个孩子能听懂我的话?这就意味着……“你这家伙是岩泉一吗?”


“是的哟。”小男孩仍旧好奇不已地把自己的爪子伸到及川的尾巴上。


“都说你不要碰!”就是这个死小孩让自己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过属于自己的生活!及川不由得生气,他用力把尾巴一甩,想吓吓这个未来的神官大人。


“哇啊啊!!!”然而他不知岩泉一并没有放开手,小孩被及川这一扫从树上直接甩了出去!


“要秃了!要秃了!要秃了!”


及川勉强用前爪攀着树枝,他的尾巴被岩泉紧紧抓住。


“你这家伙快放手!”


“我不要!这样我会掉下去摔死的!”


“怎么可能摔死,顶多……就是个骨折!”


“那也不要!”


“可恶!真是麻烦的死小孩——那个,你随便给我起个名字吧!”好事多磨,及川的幻化术原本就半斤八两,更别提此刻的危急关头,他的法力更是挤都挤不出一丝来。


“什么?”


“就是让你给我起个名字——要不然咱俩一起摔下去?”


“と、とおる[tooru]!”


只听嘭地一声,岩泉慢慢睁开眼睛,他发现自己此刻被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人稳稳地抱住。


“你这家伙比预想中的还要沉呐。”那人安全落地后,把岩泉也放了下来。“真是的……要是被族里那些老家伙知道,就该骂我违约,不按规矩办事了……”


成功变成人形的及川低头看着这个揪住自己裤子不放的孩子,“喂,松开手,你已经安全了。”


摇头。


“你该不会没被大人告知青叶的狐狸能修幻术的事情吧?”模样英俊的青年俯身弹了弹岩泉的脑门。“所以……以后多多指教啰。”


又摇了摇头。


“怎么?有什么不满吗?啊是啦……依照祖训我必须熟练运用幻化术并等你八岁后才能进行式神甄选。不过刚刚能让我救你的方法……只有让你和我定下契约使我变成人类了。”没想到式神选定比传说中还要容易很多?及川不知道是自己好命还是自己和这个孩子很搭呢?


“……”


“还不说话?因为被迫选了个半调子式神……你觉得被耍了吗?当然你也可以回去找你爷爷,托他召唤出青叶狐族的长老取消契约啊。”及川也知道即便他缔结契约成功变成了式神,他的法术也仍没修炼到火候。大概到逢魔时刻,或许连变身都不能掌握好吧。


“那个……你的耳朵还没有变成人形……我可以摸摸吗?”岩泉支吾了一句,他的双眼变得亮晶晶,眨也不眨地盯住及川一动一动的耳朵跃跃欲试。


“你干嘛……想也甭……好吧。”及川无奈地蹲了下来让那小鬼随意把玩着自己的耳朵。因为契约一旦结成,他就要完全服从于自己神官的命令。怪就怪自己修为不到家,不能把耳朵好好藏起来。


“嗯,就这样吧。我觉得没有什么不好的……刚刚的情况太过突然,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所以没有回答你。你来当我的式神其实还不错,因为你是一只很好的狐狸。”


“笨蛋,你这小孩知不知道‘人间险恶’四个字怎么写?或许我刚才是骗你故意引你上钩呢?因为啊,我这种水平的狐狸,是很难被选上成为式神的。”


“你没有尝试过怎么就知道自己不能呢?”


“我当然有尝试过啊……可我不能随心所欲变幻东西,甚至就连维持人形也勉勉强强。”


没有天赋,就是这样残酷的现实。


“尝试过,失败了,那就再尝试。不管失败多少次,你只要自己不认输,谁也不会说你不合格吧?”


天真的小鬼。


人类真好啊……明明他们就是同龄,作为狐狸的及川已经成年,化成人形也是一个高瘦的青年,而小岩却可以长期拥有属于孩童的单纯与信念。


(3)


是夜,月朗星稀。


微风从半掩着的拉门吹进室内。小岩解决了乌野事件后,一回家就睡了过去。因为小岩现在还太过年轻,同时也因为及川自己的能力并不稳定,继而让御神的年轻神官变得更辛苦,格外容易疲劳。从那次相遇后的十年里,及川一直在努力修炼自己的能力。


狡猾的家伙。投机取巧的家伙。卑鄙的家伙。我可是狐狸啊,狐狸不狡猾还算什么狐狸?这十年里及川一直对来自同族的流言蜚语充耳不闻。那个时候,他不知道是自己选择了小岩,还是小岩选择了他。


那个时候……他一定是听了太多太多来自远方的沉闷雷鸣,觉得自己过于孤单了吧。


“为什么要叫とおる?写作汉字的话是什么意思呢?”被赠予名字的当晚也像现在这样,变回狐狸的及川包裹着小岩,温暖着彼此的体温。


“是‘彻’哦~这样写。”小岩说着就用小小的手指在及川的背上一笔一画写着他的名字。“是‘贯彻始终’与‘坚持到底’的意思,当然也有‘澄澈透明’的意义。”


小小年纪就会写这么复杂的汉字了啊。及川用鼻尖碰了碰小岩的鼻尖。


因为狐狸你呀……眼睛晶莹透亮,就像琥珀的颜色,所以用“小彻”最好不过。


小彻如果怕打雷的话,就变回狐狸躲到我的怀里吧。一个人太过害怕,两个人的话,就会有两份勇气了不是吗?


及川你就保持你现在的样子就好,没必要勉强自己为了我做一些不必要的改变。


……


月亮爬过了围墙,徒留清白皎洁的月光透进屋子。这个六叠榻榻米大小的和室在月光中显得柔和又安详。推拉门此时投出了一个扭曲的影子,原先的狐影渐渐模糊,变成了一个高大的人影,而那个影子正俯下身靠近地上平躺的人影。


及川慢慢低下头,用人类的模样小心翼翼吻了岩泉的额头。“小岩呀,你知道吗?比起作为式神获得长久的寿命……我更想变成真正的人类,和你永远在一起。”


远处的雷声永远是虚无缥缈无法捕捉的东西,就像风一样。可它却一直无所畏惧地存在于自然之中,用与生俱来的姿态坚强地低鸣着,回荡着,不受天地万物的束缚。


两个月过后,青叶神社迎来了番薯祭。狐狸们将先前囤积过多的树叶拿了出来,分给当地的百姓。而附近的百姓则把培育一夏一秋的番薯挖了出来放进燃烧的树叶里烤熟,分给狐狸。人类与狐狸这样彼此其乐融融度过一年又一年的番薯祭。却没有一只狐狸像自己这样总想尝试去逾越那道看不见的界限。


及川今日变成人形换上巫女服帮助前来祭拜的居民。真是的……他现在比乌野那群乌鸦还要苦命。平日帮着人类驱邪除魔不说,到了节日还要被迫换上巫女服作为巫觋帮忙贩售御守、绘马与时运签……真是万恶的金钱社会!就连神灵都变得势利起来!


正在笨拙地使用手机交换电邮的及川被前来换班的巫女解救了下来,他觉得自己如果再待在那堆高校少女面前,不用五分钟,他肯定会羞得现出原形。人类的机器真是太难操作太复杂了!可那些女学生却偏爱作弄对电子一窍不通的他。


及川从神社偏殿退出来后,就看见自己的神官大人此时正有伤大雅地靠在鸟居那偷闲。于是及川恶作剧地跑过去捂住岩泉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笨狐狸川。”


“切~你就不能装作先思考一会的样子再作答嘛。”


“蠢材,地上的影子早就暴露你的狐狸耳朵了。”


及川慌忙去摸自己的耳朵,好险并没有露出马脚。“小岩你耍我啊!”


“只要你靠近,我就会发现你的气息。”岩泉说完拉着及川来到主殿,“人散的差不多了,给我一百元,我也要拜一拜。”


“喂喂,哪有上司跟下属要钱的啊?再说十日元就够了吧?你们青叶神社是打劫吗?香油钱竟然要一百元!”


“我前几天不是才发给你工资吗?快,废话少说,给我一百元。”岩泉说完歪头看着及川,“如果下个月不想被我扣工资的话?”


真是个抠门到家的万恶神官!每每被小岩坑走自己薪水当零钱花了后,及川觉得自己被选中成为小岩的式神……到底是幸还是不幸呢?


岩泉这时拿着及川给的一百元向后退了两步,接着用拇指将硬币弹进了钱箱。


“喂喂小岩你这样对神明不敬,小心长不高哦!”


小岩瞪了他一眼,接着拍拍双手闭眼祈愿着。


“让小岩答应和我做!让小岩答应和我做!让小岩答应和我做!”另一边及川也紧闭双眼合十双手嘴里嘀嘀咕咕着。


“我都听到了!你别想实现这个愿望!”小岩说着摊开了自己的时运签。


“是小吉诶!嗯上面写着……哦哦这句!‘坚定信念,命运之人一直守在自己身边’。”岩泉还没看清楚签语,就被及川一把从手里抽了出来高高举起大声朗读着。


“小岩……命运之人……不就说的是我吗?”


“还给我!”岩泉跳着脚去夺及川手里的纸条。


“不要~谁让小岩对神明不敬,个子长不过我~”


“你想让我用头槌把你打的鼻子出血吗?”


“禁止使用暴力!”


“笨狐狸,耳朵都露出来了!”


……


长久以来,我一直都痛恨自己不能获得强大的力量,却总想抓住那些没有把握的事物……总是想着那些难以做到的事情,如此循环往复,会让自己变得弱小吗?不,因为还没努力过,因为还没认输……所以我想我还是会持续听到那杳杳的远雷,并追逐着那些很难实现的事物吧。


及川偷偷地将自己的时运签藏在手里。


『只要坚持不懈,终会心想事成。』


---FIN---


及川与岩泉中心的四季物语,秋季篇达成☆~


抱歉笨作者又忍不住开了脑洞……要是OOC的话,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下一篇大概是冬季篇,基于原作,但肯定比原作来得更基。【此处的基是两个意思,嗯。】



  103 6
评论(6)
热度(103)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