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ncremental change is better than ambitious failure.

 

【三日鹤】审神者特别节目《昨天·今天·明天》

【三日鹤】审神者特别节目——《昨天·今天·明天》

 
 

By若愚

 
 

※时代背景:公元2205年非洲某酋长级本丸。

※为了契合小品白云黑土的设定:此处三日月宗近设定为成刀在公元990年(庚寅),毕竟爷爷是永延年间(987~989年)锻制。就当完成版在990年好了(殴。鹤丸国永设定为成刀在公元1057年(丁酉)。因为鹤丸姥爷最早有文献记载是天喜年间(1053~1058年)。

据说非洲人看完后就与卡卡卡和130告别,亚洲人看完后就飞去欧洲

※本篇纯属虚构,与相关人物团体种族无关。感谢春晚白云黑土系列小品。

 
 

审神者Lv98.999:各位现在看到的是我们《审神者130》的特别节目,这个节目的特别之处就在于我们请到了两位特殊的嘉宾,他们是来自欧洲皇室的一对饱经沧桑的刀剑夫妇。现在就让我们用掌声有请二位嘉宾!

【此处应该鼓掌】

审神者Lv98.999:您、您好,爷爷!请坐!请坐爷爷!

三日月Lv2:嗯,你先放开我的手。

审神者Lv98.999:呃、咳咳~美人您好!

鹤丸Lv1:叫谁美人呢!

审神者Lv98.999:对不起,把内心话给说出来了……那个,姥爷您好!

鹤丸Lv1:哎~你这审神者已经长这么壮实了啊。


审神者Lv98.999:爷爷姥爷呀,你们是第一次到这种本丸的演播室吧! 

三日月Lv2:第一次来非洲。 

鹤丸Lv1:嗯,是的。

 

审神者Lv98.999:……刚来这个演播室啊,都会有一点紧张。你看有这么多等级99的刀剑,这么多非洲观众,一会咱们谈着谈着就能放松,好吗?咱们先来个自我介绍。 

三日月Lv2:咋介绍? 

审神者Lv98.999:按您家里的习惯。 

鹤丸Lv1:那我先说呗~ 

审神者Lv98.999:好。 

鹤丸Lv1:嗷!!!

审神者Lv98.999:艾玛吓我一跳……是让您自我介绍,不是吓唬人。 

鹤丸Lv1:吃惊吗?你说要按照我们家的习惯,我们家习惯首次见面必须吃一惊。

审神者Lv98.999:好好,果然是与众不同的刀剑,想必您老伴特别经吓。


鹤丸Lv1:我叫鹤丸国永。

三日月Lv2:我叫三日月宗近。 

 

鹤丸Lv1:我一千一百四十七岁,过几个月就长一岁了。 

三日月Lv2:我一千二百一十五岁,整岁。

鹤丸Lv1:我属鸡。 

三日月Lv2:我属虎。 

鹤丸Lv1:这是我家老不正经。 

三日月Lv2:这是我刀鞘——咳,嗯……我老伴儿。

鹤丸Lv1:谁让你说实话!

 

审神者Lv98.999: 两位请坐。爷爷姥爷呀,太紧张了,别紧张。我跟您说这个节目吧,它就是个谈话节目,咱们谈谈它的话题就不紧张了。 

三日月Lv2:好。 

审神者Lv98.999:今天的话题是“昨天·今天·明天”。我看咱改改规矩,这回爷爷您先说。 

三日月Lv2:昨天,在5-1镰仓待着;今天,被你捞上来去了趟远征升级;明天,找个刀位去玩舰娘,谢谢!  

三日月Lv2:搜椅子~ (so easy的谐音,爷爷刚开始学英语,发音不够标准)

审神者Lv98.999:不是,爷爷我不是让您说这个昨天,我是让您往前说。 

鹤丸Lv1:前天?前天俺俩得到刀匠的通知说5675玄不救非,谢谢。 

审神者Lv98.999:爷爷姥爷呀,我说的这个昨天、今天、明天呀,不是——昨天、今天、明天! 

三日月Lv2:是后天? 

审神者Lv98.999:不是后天。 

鹤丸Lv1:那是哪一天呢? 

 

审神者Lv98.999:不是哪一天。我说的这个意思就是咱们回忆一下过去,然后评说一下现在,再展望一下未来。您听明白了吗? 

三日月Lv2:啊~那是过去、现在和将来! 

鹤丸Lv1:那也不是昨天、今天和明天呐。 

三日月Lv2:是啊,你这个问法有点毛病。 

鹤丸Lv1:对,没你这么问的。 

审神者Lv98.999:我这还弄错了……那谁先说呀? 

三日月Lv2:我说吧,还有准备。 

审神者Lv98.999:啊,准备好啦? 

 

三日月Lv2:刀剑乱舞新开服,非洲子民够争气;齐心合力仍掉沟,卡卡就是洒满地。谢谢! 

审神者Lv98.999:……还是首诗。 

鹤丸Lv1:该我了。 

审神者Lv98.999:姥爷也准备啦?  

鹤丸Lv1:是~我站着说吧。刀剑春风吹进门,非洲人民抖精神;刀装每次轮着穿,欧亚合伙欺负人。谢谢! 

三日月Lv2:欺负人还谢它干啥玩意。 

鹤丸Lv1:我不是欧洲的吗? 


审神者Lv98.999: 这叫什么谈话啊,整一个歧视非洲酋长老年会。爷爷姥爷呀,今天你们能来本丸,咱们就不说那些让人心烦的事儿了,咱说点高兴的事儿。这个谈话节目呢,它实际上就是说话,就是聊天,就是唠嗑,就是你们盘在榻榻米上喝茶晒太阳。您在家什么样啊,在这儿就什么样。别紧张,好不好? 

三日月Lv2:就是放松的事儿?你早说呀,早说我早明白了~

【头枕在鹤丸肩头上,一只手伸进鹤丸衣服里】 

鹤丸Lv1:你、你把那只不老实的手拿出来。 

三日月Lv2:人家审神者告诉我要放松呢! 

鹤丸Lv1:让你放松精神你放松手干啥啊!讨厌~别摸了!

三日月Lv2:不能来夕阳红调情哦? 

【此处应该鼓掌×2hit】

审神者Lv98.999:啊?行行行!!!快!快来下一步!【粗喘】

 

鹤丸Lv1:这样一点不文雅!!!

 
审神者Lv98.999: 爷爷姥爷我问一句,您就~那个既然不文雅,爷爷您的手应该从姥爷腰那里拿回来了。嗯好,坐端正了咱们继续……你们没听说过我们这个本丸吧?  
 

三日月Lv2:听说过,你不是酋长级审神者吗?非洲特有名那个。 

审神者Lv98.999:……对。 

鹤丸Lv1: 你的特征不是等级98.999还没毕业么? 

审神者Lv98.999:………对…… 

鹤丸Lv1:俺们欧洲刀可喜欢你了。 

审神者Lv98.999:真的啊///w///? 

鹤丸Lv1:都夸你呢,说你赌刀可拼了。 

审神者Lv98.999:这么说的呀! 

鹤丸Lv1:就是每次130太坷碜了。

三日月Lv2:你咋这样呢! 

鹤丸Lv1:不是要说实话吗? 

三日月Lv2:不要说的太实在~对不起啊,审神者。他那不是这个意思,我老伴的意思是俺们都喜欢你看你赌刀捞刀,哎呀,尤其是我们欧洲集团最爱看呐,江雪说你赌刀有特点,说你一看结果表情跟他似的。 

三日月Lv2:不是,是捞刀的表情跟江雪不高兴似的~ 

 

审神者Lv98.999:……你们欧洲刀都这么夸人啊…… 

 

鹤丸Lv1:俺们还说你—— 

 

审神者Lv98.999:行了行了……别说了,咱还是说您二老吧。我现在呢,把问题提的细一点,你们是哪一年结的婚? 

 

三日月Lv2:我们相约平安京。 

鹤丸Lv1:大约在五条大桥上。  

审神者Lv98.999:这好不容易不念诗了,又改唱歌了。当时谈恋爱的时候是谁追的谁呀? 


三日月Lv2:嘿嘿~ 

鹤丸Lv1:这事儿,你还别说了~ 
审神者Lv98.999:这属于个人隐私。  
三日月Lv2:其实酋审你应该有这种眼力,当时——我用现在的话说,天下五剑之一,美得天下无双。他追的我。  

鹤丸Lv1:你咋不实话实说呢?你让大伙瞅瞅你那腹黑的性格和不规矩的手,我能上赶子追你呀? 

三日月Lv2:这不是要看审美吗? 

鹤丸Lv1:怎么着了? 

三日月Lv2:这叫不规矩的手?你没瞧见刚刚那位酋审握住我不撒手了?

【此处应该鼓掌×3hit】 

鹤丸Lv1:我年轻的时候那绝对不是吹,身为皇室御物,白糯可爱玲珑细瘦。当年在伊达家光忠瞅我一眼就浑身发抖。

三日月Lv2:哼~拉倒吧!烛台切被问题少年大俱利气得——看谁都哆嗦! 
 
审神者Lv98.999:爷爷这么说不对,其实姥爷现在看上去都挺美的。

鹤丸Lv1:现在不行了,之前吓唬人都直接给整休克了,如今吓唬你,你也没大反应~ 
 
三日月Lv2:哈哈哈~这词儿用的甚好甚好~ 

审神者Lv98.999:……还知道自己吓人风险大。爷爷姥爷呀,我一个个问得了。先问姥爷吧。
 
鹤丸Lv1:问我呀? 

审神者Lv98.999: 姥爷呀,当时爷爷他是怎么追的你? 
 
鹤丸Lv1: 他就是~主动跟他爹——三条宗近往五条这边跑,和我挨着坐套近乎,没事儿和我唠嗑,不是抱着我就是拿打粉(手入刀剑的工具)给我来回蹭蹭擦擦,还总时不时说我看过你光屁屁的样子! 
 

审神者Lv98.999:光屁股?!

三日月Lv2:就是他刚锻出来那会……没装刀柄……

审神者Lv98.999:那你给他涂过丁子油吗? 

三日月Lv2:怎么没涂过,一涂就说还要—— 

鹤丸Lv1:这段请掐去别播谢谢!!! 


【注:修护刀剑的刀油丁子油有催情和润滑成分,日本古代武士喜欢用此搅基】

审神者Lv98.999: 诶呀,原来你们老两口算青梅竹马,虽然中间分居过许多年,但是爷爷姥爷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如今依旧过得挺好,我觉得就是这种百年如一日的劲儿啊,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是我们的榜样! 

 

三日月Lv2:嘿嘿,别向我们学习,俺俩感情出现过危机。 

审神者Lv98.999:以前? 

三日月Lv2:现在。 

审神者Lv98.999:怎么回事儿? 

三日月Lv2:自从我做了马当番后,他就突然跟我提出来要分居,说搁一个屋让他闻到马味会受到惊吓。我们俩每次办事呢,还嫌弃我内番的保暖衣太土。结果我就丢给他之前网上疯转的一条裙子,让他辨别一下是蓝黑还是白金……复合复合感情……其实我是想说这条裙子是蓝黑,能看成白金正是我中有你,你中有我啊!” 

【注:之前推特汤不热微博疯转过腐国一条曝光过度的蓝黑裙子,引发世界各地网民争论颜色热潮。】


鹤丸Lv1:你咋不实话实说呢?我为啥跟你分居呀? 

三日月Lv2:你心眼儿小。 

鹤丸Lv1:你一天到晚瞅都不瞅我一眼,天天搁5-3地图跟前等着盼着见狐丸,不是我说你啊。

三日月Lv2:说什么呢,那莺丸要是锻出来你眼睛不也直了吗? 

鹤丸Lv1:莺丸怎么了,莺丸对大包平那么专一简直是我心中憧憬。 

三日月Lv2:那小狐丸就是我理想萌宠,爱咋咋地! 

审神者Lv98.999:爷爷,这么说不对~ 

鹤丸Lv1:不拍了!当这么多黑脸面前你说这些干什么啊!  

审神者Lv98.999:都少说两句吧,二老。 

三日月Lv2:我错了,行不QAQ?你看大家都看着咱们呢QAQ~ 

鹤丸Lv1:那啥,这段也掐了别播。 

审神者Lv98.999:这段也别播昂~

鹤丸Lv1:都这么大岁数了~

三日月Lv2:不是你提起来的么! 

鹤丸Lv1:你不懂我在开玩笑呢! 

审神者Lv98.999:二老都这么多年了,千年百转历尽风霜,为了个出征地图吵架,我觉得不值。 


三日月Lv2:可不是么……后来他更牛了,这家伙把我们三条家和他伊达家的男女老少全找来开会,要弹劾我。 

审神者Lv98.999:事儿还闹大了! 

三日月Lv2:嗯……后来经过石切丸作证,岩融今剑光忠黑皮举手表决,大家一致认为我…… 

审神者Lv98.999:您是对的! 

三日月Lv2:给人赔礼道歉。 

 
审神者Lv98.999:赔礼道歉这段呀,一定要让姥爷讲。您肯定记着那天是怎么回事儿。  

鹤丸Lv1:有一天晚上,他咣咣凿我房门,我一开门他刀模刀样两眼直钩钩盯着我,非要给我朗诵首诗。 

三日月Lv2:……别说了。

鹤丸Lv1:“啊!小鹤,三明向你道歉!来到你门前,请你睁开眼,看我多可怜。今天的你我怎样重复昨天的故事,我这张依赖札还能否送进你的刀炉。” 

审神者Lv98.999:爷爷啊,后来怎么样了? 

三日月Lv2:130依旧了~~~ 

审神者Lv98.999:………是道歉吧,不是锻刀啊。

鹤丸Lv1:他在我屋待着的时间,正好是你刚刚锻出一把130。


审神者Lv98.999:……咳咳,你看啊,咱们今天呢先说回忆,说着说着又打起架,我觉得是这个话题呀,起的太沉重。下面咱们换个话题,畅想一下美好的明天! 

三日月Lv2: 我觉着我们俩现在生活好了,越来越老了,余下的时间也给你捞狐丸莺丸了。过去7000战,现在你快毕业了。下一步我准备领他出去旅旅游,走一走比较大的城市,度度蜜月。 

审神者Lv98.999:这个愿望好。


鹤丸Lv1:嗯,去一趟厚樫山。 

 

审神者Lv98.999:……要不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按照惯例在我们这次节目结束的时候,我们要请每一位嘉宾,用一句话再总结一下自己的内心感受。姥爷先来? 

 

鹤丸Lv1:就剩……一句啦? 

审神者Lv98.999:一句话。 

鹤丸Lv1:发自肺腑的呀? 

审神者Lv98.999:对,发自肺腑的。 

鹤丸Lv1:我也十分想要小狐丸! 

三日月Lv2:干啥玩意!你还说我呢,想小区遛狗也不带你这样领这么大一只啊!

审神者Lv98.999:这是发自肺腑的啊,爷爷!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也是我的心声!!! 

三日月Lv2:你这个非洲人就不要瞎掺和……行了都冷静冷静,我说点关键的。

审神者Lv98.999:好的,爷爷您说,就一句话。 

三日月Lv2:我也剩一句啦? 

审神者Lv98.999:对,一句话。 

 

三日月Lv2:出征的刀装又掉了,先给做仨特上金玉吧。  


审神者Lv98.999:……感谢现场的非洲朋友们和电视机前正收看节目的欧洲亚洲朋友们,咱们下周《审神者130》,再见! 

 

===========

 求大家留言分享出太郎和狐丸、莺丸的玄学QAQQQ! 
 

PS:据说为cp产出会有心中所得——当然也要求爷爷!!!

  48 7
评论(7)
热度(48)
  1. IFER.Imperium 转载了此文字
    yoooooo~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