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perium

I strove with none,
for none was worth my strife,
Nature I loved,
and next to Nature, Art;
I Warmed both hands
before the fire of life,
It sinks,
and I am ready to depart.

 

【茂灵】不可言语的whitey

*未成年不要饮酒,否则后悔。灵幻成年了都以亲身经历告诉大家喝酒多了会误事。

*发生在mob高中即将毕业的暑假。

*虽然车没加油,不过年龄不够18还是注意下。


1.

happy trail酒吧自从记者招待会事件后就再也没有灵幻新隆的身影出没其中。不过酒吧老板没想到四年多过后的今天,自己会因为喝醉酒的灵幻新隆而头疼不已。

其实在老板记忆中灵幻新隆的酒品还可以吧?一旦喝醉了他就会老实承认喝醉了,然后结账走人。今天突然再见到灵幻大师的时候,说老板心里不害怕是假的,毕竟当年灵幻遭人陷害的时候他可没少落井下石。而且这个人再次到来的时候面无表情,一脸冷若冰霜的样子,一看就是不好惹的主。这下可让酒吧老板心里头摸不准,这人是来君子报仇?按道理四五年都过去了,这仇还如此激烈吗?难道还是过生日?不该啊?这才刚9月。

这可愁坏了老板,只能亲自过来陪笑脸,让灵幻大人不记小人过,今晚酒水全部免单。灵幻没什么表情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压给他一万块钱,说我有钱,收起你那一套。老板只能强忍下心中不安,说好的好的你乐意怎么来就怎么来。

竟没想到这人坐下来就猛点好酒,两杯柠檬沙瓦,配的是清酒,过了一会儿又要martini…仿佛还不过瘾,他又追加一瓶威士忌。老板本想说新隆酱现在给我一万块都要不够钱了,但觉得他这么混着喝对身体也不好,还不如早送走他自己这个店还早一点安心,于是就陪他聊天,套套近乎,看能不能劝他回家。

这不聊不要紧,一聊灵幻就敞开了。听他话里的意思是自己这边一个学徒的孩子上大学之后要离开这座城市,老板心想不就走了一个打工仔吗?你何必纠结成这样?再找一个得了。灵幻就在那边絮絮叨叨地说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唉一想到朝夕相处那么久的孩子毕业走了,换谁都心里不好受啊。老板说你这是当儿子养呢?灵幻说你懂什么啊!我们不是那种关系!老板一次次被呛得也有点怒,于是道你还不如直接告诉他你舍不得他不就是了?灵幻继续呛谁让我这人就是这么善良啊!龙套他也有自己的人生,不能整个青春都和我这种大叔一起瞎混。


你不是21世纪灵能新星吗?老板想问没问出口,就看着一旁说着说着便趴下的人很头疼。龙套龙套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能让你这么挂记…不如叫出来给大伙瞧瞧啊。要不说酒吧老板就是个爱落井下石的小人,他这么寻思着就恶作剧上头,开始翻人家灵幻大师的手机。老款手机就是好啊,开锁键都是个不复杂的米字键,于是他就来回拨弄了一下,发现灵幻的手机里存着满满的信息都是出自一个人的,而那个人的署名就是龙套。大师的人缘不会差到就只有一个人给他发简讯吧?老板随便想了想,便翻了几封,发现有不少都是几个月前甚至几年前发的。内容也无非就是:“我马上到。”“吃拉面吧。”“谢谢师父。”…这些跟白开水一样没情调的东西。

哎呀,新隆酱这人原来这么疼徒弟,还这么念旧啊。算了不管了,赶紧找这个龙套把人接走,依灵幻的意思这小孩应该是冬天高考吧?我这只是出于好心让他来接您回家,可不是随便招未成年进酒吧啊,灵幻大师您不要怪我。老板心里默念了几句,就给龙套打了个电话。电话响了两下就接起来,那头传来一个声音比较柔和的男声,听了老板的话也很干脆,问了地址就说自己半小时之后到,还拜托老板好好照顾师父。

哎这么乖巧懂事的孩子,难怪灵幻难舍难分的。看到龙套本人后,老板心里再次肯定了刚才自己打完电话后的想法。听灵幻的口气还以为就是一个小孩,然而看到穿着运动服的龙套走进来,头发剪得很齐,一副清清爽爽的样子,老板觉得这孩子起码已经是个小伙子了啊。于是就装好人似的凑上去给灵幻美言几句想落个好,什么龙套小朋友知不知道你师父很疼你啊,你这孩子以后上大学要懂事哦,要不然对不起你师父的一片苦心,他可舍不得你走呢。

龙套听完这些话也没个表示,只是点点头道声谢,便蹲下身去背起灵幻。老板还想说你这人咋能这么小没良心啊,但或许是灯光效果?他分明看见被叫做龙套的少年耳朵红了一圈。原来这孩子是比较内敛不善表达吗?啧,灵幻大师是看他哪点好,就收他当徒弟呢?他比一般人开窍吗?有够没劲的。


2

回去的路上霓虹闪烁,不断有站街的应召女郎调笑背着人回去的茂夫,这种莺莺燕燕的地方茂夫是第一次来,却没有自己想象中那般新奇,反而显得自己格格不入。出了小巷就是大路,车流穿梭,灯火辉煌,谈笑声、音乐声不绝于耳,这种浮华喧嚣之下,多半藏匿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寂寞。这时灵幻打了一个喷嚏,想必是吹了一点夜风,他鼻子一抽一抽的。茂夫觉得就这么把人直接放到床上的话,有可能会感冒,还是给师父洗个澡比较好。

这么一想,茂夫到了灵幻的出租屋后先把师父安置好,接着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只穿着短袖T恤。然后他开始脱灵幻的衣服,上衣脱完了就开始脱裤子,脱掉灵幻最后一层的时候,灵幻似乎有点不舒服,扭了扭身子,用鼻音微弱地哼哼了声,这声音听起来瞬间就让气氛有点暧昧。

胡思乱想些什么呢,茂夫在心边训诫了自己。以前和师父泡温泉的时候,该看的不该看的不都早看过了吗?一起去澡堂泡澡的时候,师父还让自己给他搓过背,那时候不也是很自然?茂夫让自己大脑冷静了一会,然后抱着赤条条的灵幻往浴室走去。

其实自己来师父的出租屋也不是第一次,即便没有留宿过,各方面也都熟门熟路。因为灵幻时不时会让茂夫来帮自己做卫生,当然大多数情况下灵幻只负责在茂夫干完活之后,自己请他吃个饭这项工作。

茂夫一手搂着师父,抽出一只手调了调水温。他深知自己的师父跟猫一样,不仅吃东西怕烫,洗澡的时候也特别怕过热的水。两人以前泡温泉的时候,少不了茂夫提前试水温,烫了的话就用超能力把温度降低一些。

等水的温度适中后,茂夫先给灵幻简单冲洗了一下身子。灵幻也比较老实,让他扶着墙站好,他也就乖乖照做,就是热水浇到身上的时候,他会发出一声声喟叹。搞得茂夫有些脸红。等到茂夫开始给他洗头,灵幻在小板凳上坐着,便没有一开始洗澡的时候那么老实,动来动去,嘴里还哼哼唧唧。因为他怕烫,茂夫已经调低了水温,但灵幻还是挺抗拒,小幅度挣扎几下,一下子被泡沫刺到眼睛,他就很不舒服地抱怨了声:“好痛。”茂夫赶紧托起他的脸给他仔细冲洗着,然后尝试着问他:“现在好了吗?”

其实茂夫也不抱希望让一个喝醉的人给自己回复,令他没想到的是灵幻甩了甩脸上的水,伸出湿漉漉的手摸到了茂夫的脸,眯起眼睛淡淡笑了一下:“你啊,真的长大了。”

……上次听到这句话还是在距今遥远的记者会上,当时茂夫隔着人群看到师父的时候,ky如他也知道坐在那里的男人说出这番话的内心有多么怅然。再次见到师父的这个表情是后来自己的中学进路调查,只是那时的师父分明对自己说过,他会支持自己的梦想,尊重自己的选择。灵幻是个非常精明的人,不会轻易表露自己的真心,所以他对茂夫说这话的时候,茂夫真的觉得他是由衷支持自己的想法。

然而今天听到酒吧老板那番话后让茂夫有些犹豫,师父实际上心里并非是这么想的?师父其实更想让自己多陪陪他吗?茂夫心事重重地拿浴巾把灵幻一裹,将人抱了出去。冷不丁他被靠在自己肩头的灵幻发出来的喘息蹭到脸,那种热度顿时让人脸颊一烫,差点没抱稳。

“师父?”他小声的问了一句。

灵幻迷蒙着双眼看了过去,毕竟酒劲上头,脸也红润无比,脖子以下的皮肤都呈现出热水泡过的粉红色。“龙套……”他贴着茂夫的耳朵轻轻回答道,随即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茂夫的耳朵。

茂夫一下子就僵住了,停顿了大概几秒钟的时间,灵幻又舔了一下茂夫,开口道:“你耳朵好红啊,真可爱。”

“师父……你……不要这样。”随即他把灵幻塞到沙发上。不用看茂夫的脸,听声音都能感受到他此刻有多么窘迫。

“……嗯?”灵幻并没有听进去,反而伸出一条腿开始蹭茂夫的小腿。继而沿着小腿一路盘旋而上,他动作很慢,勾得人很是心痒,就像小猫的爪子在挠一样。灵幻的眼睛也朦朦胧胧的,似乎贴着一层水汽。到了茂夫大腿那里,他还坏心眼地用脚趾戳了戳,“好硬。”

灵幻的脚丫还在一边荡啊荡的,浴巾滑下去大半,他还不自知,喃喃着:“怎么有些热啊,龙套你快开空调。一会委托人来了,不能让人家感到不适。”茂夫却瘫坐在地上,心里思绪纷飞。师父显然是喝多了,酒劲上来开始发起酒疯。明知如此,他还是大脑很乱,可以说状态的不稳定值已经上升到70%。

只是这边茂夫整个人混乱不堪,那一边灵幻还不打算放过他。继续用脚趾轻轻点着茂夫的胸膛,“快去呀,真的好热~”然后他又用脚掌在茂夫的左胸那里摩挲了一会儿,“好小哦……嗯,为何你不动啊?”灵幻磨磨蹭蹭用胳膊撑起头,看着地上呼吸都要停滞的徒弟。“都要去上大学了……还是跟小孩子一样,怎么能让人放心呢。”

然而灵幻不知道的是茂夫此刻并非是傻愣在那里,而是内在持续暴走着,都快控制不住自己。还没等灵幻用脚趾揉捏够了对方,灵幻突然莫名觉得身体哪个地方一痛,随即便昏了过去。

……

翌日清晨,灵幻是被闹铃声吵醒的。他迷迷糊糊地从床上爬了起来,发现自己不着寸缕, 屋里却冷气大开,不禁激得他打了个寒战,只能裹紧了被子。一夜宿醉让他动都不想动,头也疼得厉害。浑浑噩噩中灵幻首先想到干脆不去上班了,给茂夫和芹泽他们发个简讯通知放假一天,然后当他的手指放在联络簿里龙套的电话号上,就在此刻,他恍惚之间记起来,昨晚在酒吧里自己喝得酩酊大醉,最后好像是龙套把自己背了回去……好像还给自己洗了个澡?

我应该没有失态吧?灵幻有点忧郁地想。他自觉自己酒品还凑合,只是昨晚的确是心里不痛快,喝着喝着就超过了自己的极限。唉,谁让他到后来脑子断了片,说不准会不会在龙套这孩子面前丢人。只是龙套以后就要上大学了,来这里的次数应该也会与日剧减吧。

灵幻在被窝里纠结地滚了一会,接着一鼓作气胡乱套上睡衣,关了冷气,准备站起来开窗换气。没想到双脚触地的时候,右脚掌蓦地一疼,灵幻低头一看,脚背上分明有一排牙印。


朝阳初升,西风渐紧。秋天就这么来了,叶子扑簌簌地开始下落。有那么一刻,灵幻的心微微一颤,仿若是纷纷落叶中的一枚。


-the end-



  133 1
评论(1)
热度(133)

© Imperium | Powered by LOFTER